参考网


“海岸线诗群”作品选

2020-04-26 01:40:16 《江南诗》 2020年2期

主持人语:

“海岸线诗群”就像很多地方性诗歌群体那样,是深入到人文地理中的幽暗矿脉,是以涓涓细流的方式守护着文学的传统。如果足够幸运,就能开出一片奇异的花。“海岸线诗群”应该属于这样的幸运者,这两年来,异军突起的年轻诗人联结东部海岸诸省份的同行者,互通有无,潜心诗艺,成为最具活力并受广泛关注的青年诗歌力量之一。这里刊登“海岸线诗群”十二位主要成员的作品,其中林宗龙的诗已在本期《江南诗》首推诗人中刊出,其余诸人也迅速精进,各有所长,让人充满期待。(江离)

微光之牢(五首)

………………………………余 退

晚霞里

那晚到的走贩,肯定不是

有闲情吹海风的人。鱼腥味中

他深蓝色工服里的身体

几乎是套牢在电动三轮上

夕阳消除了差别,他和我都

掏出了手机拍照。在宏大的幻象

消失前,我们都镀上了

一层金甲,运用着未被日常

发掘出的摄影术——

我们稀薄的喜悦多么相似

如此忘我地抓取着

一张张方生方死的妄想图

微光之牢

扑向微不足道的光,夜晚的

鱼群扑向钓线上的萤火

它们吞噬银钩。这里有不可抵挡的

牢狱。桥上的人群吹着海风

手机的光亮着,多像倒塌的星空

锁在小小的掌心里。更深的夜里

失眠者,那些占星术士们

寻获梦境投射的光斑,像飞虫

不知疲倦地扇翅,击穿了镜子

书 虫

书虫蜷缩着身体,像一颗逗号

只要它移动,就不会有完结的句子;

它从一本书钻进另一本书

划出缓慢的闪电。它是唯一的活物;

耕耘无尽的土地,它出生在贫瘠的粮仓里;

很难想象,它如何在窒息的纸缝间穿行

进行着棉被内的游戏

那么多的世界被深深夹紧;

它吃掉字,以贪恋者的方式。无数的魂魄

等待着那一口。如果还想看看人间

它会替作者爬到书脊上;

它几乎是静态的,因为它知道

这里就是它的婚床

就是它的天空,就是它的墳墓;

它在运用着极度漫长的神力

一颗星星消失

出现沙,出现沙;

你打开巨典,以为释放了幽闭的可怜精灵

它转眼隐没在下一页里……

蓝 金

郑重其事地,那位妄想症者给我看他

提炼出的天空:一块幽蓝的金属

像是有着魔的湖水拍打着他的掌心

我多么怜悯他。每当深夜因噩梦

惊觉时,我又多想求一块来辟辟邪

手 语

在巴士的第二层

前后散开的聋哑人

用手语对话

似乎在进行一场潜水

坐后排的我

远远看到他们跃入

水中的姿势,快速消失

又忽然冒出的人头

又像在擦洗黑板

有连贯的白色擦痕

他们集体下站后

空荡荡的巴士继续行驶

我想叫住他们

某个座位上落下了

一样重物——

一只透明的玻璃瓶

海边岩石时刻(四首)

………………………………王静新

爱书者之路

有人把秩序

从餐厅恢复到阳台,

信仰精简的快乐。

障碍在于书房一面堵心的墙上,

木板弧度所引发的同情

需要清掉那过剩的、沉迷的分量。

这些书籍看着

那无度的购书者自食其果。

看到他在双手的迟疑和目光的愧疚中

从个人史的乱局中溃退。

而嗜书者,在看到

这墙壁出现了新的空白

像荒野中的一条小径,

轻装中,他感觉到又跟上了

一匹隐士的慢马。

海边岩石时刻

面对深深的荒芜

为什么我们来到海边——

大海不断揉搓巨岩。

浪潮把盐

撒入它丰富的褶皱中。

躺卧在这凝固的道袍上,

感觉到时光在潮汐中变得静止

只有一种伟大的贫瘠,如此宏阔。

石缝间一朵紫花观望着

无边之蓝,纯粹得没有杂念。

放眼望去,大海庭院空无。

唯有波光闪烁不停,

为一种至深的简朴作序。

音乐与回忆

——赠J

唯有甜蜜的森林

绵延着熟悉的小路。

节奏和音调的感觉

也曾游荡在年轻的血液中。

曲谱不会忘记

它萦绕于某些饱满的情绪中,

黄昏浸入黑夜,

流向悲欢的堡垒。

旋律赋予空中的少女

一片雪花似的邀约——

请穿越山体般的时间,

请用上细胞深深的痴迷。

音乐认出了一缕幽香

勾起的空缺,正是

一个荒谬的、私有的梦。

正是这个站台前,正是久久的等待——

让某个中年男人

赋闲长途,沉醉于乌有,

在一趟中年的动车内飞山越水,

去爱一小把脑际的空气。

气候变迁时刻

——给右骑

新闻中

雨水连年跨越山脉

和高原,戈壁沙漠

迎风的细草,

已大于他知觉的时序。

回暖的海洋

把一座城市搬进唐朝,

或一片残垣怎样

放弃了对荒芜的抵抗,他看不到。

繁盛和坍塌已许多次经过他,

智者的片言在草木深处。

如果他心中有一只侯鸟,

那该飞往何处?

一个人因而是在迷雾里

完成了整座海洋。

一个寻觅绿洲的人

将通过一道模糊的月光。

湖山诗篇(四首)

………………………………卢 山

虎跑断食有感

——遥寄李叔同

这一年杭城多雨,多过你

写给情人的信

虎跑断食数日,胃里一片虚无

如西湖升起的烟云

肩颈劳损的速度,超过六和塔

在夜晚抽出的新芽

仿佛故国已远,你忽然决定

在江南的这片清风明月安顿余生

妻子摇橹而来的波浪

并不能撼动你端坐如一座铁塔

有人送来黄金,你终没有

正眼看过这个世界

春雷击中林间的松果

你从午后的梦中惊醒

四望无人,六和塔正襟危坐

如一位静穆的禅者

推门而去,几处早莺啄食

落在台阶上的木鱼声

御茶村抒怀

群山起伏如一个王朝的喘息

在御茶村,盛夏的烈焰中

我们咬着青春的小齿轮

攀援而上。野花窜起一簇簇火苗

催促人们掏出怀中的兵戈凌乱

再组织一批热气腾腾的词语

将一个诗意盎然的小朝廷定格

在这一片辽阔的茫然和茶香中

宋六陵埋伏在我们四周

等待下一次華丽的跃身

我吞下的抹茶饮料已在胸腔

翻滚出千军万马

大地活色生香,隐藏了多少

暗无天日的秘密?群山正大张旗鼓的

吐纳出它的焦灼和烈焰

如我紧贴肌肤的中年危机

夜宿九里松

七月的蝉鸣起伏,拍打着行人的脊背

江南的雨水倏忽而至,不远处的

宝石山拨弄波浪和云朵的琴弦

红色的宣传语结满屋顶的果实

将天空的云层拉得更低

有人埋首疾走,在医院的下一个窗口

急忙交出身体里的病历本

在九里松,我们安顿下来

黄昏的绿色声波传导出一个盛大的夏天

当雨水熄灭了一盏盏路灯

我们关好门窗,赶走病房里

摇晃的树影。在妻子的怀里

一枚呼吸微弱的星球

从湖面的地平线悄悄升起

宝石山之秋

十月盛大,秋风翻越宝石山

在湖面颁布一道季节的法典

气流的转换加重了我们的脚步

那些即将远去的,我们还会

有机会再见吗?窗外的那只松鼠

是否已经退回一幅南宋的山水画?

暮色的马群奔涌向我的窗口

在造物的辩证法里,我燃起的

诗歌火把也终将会熄灭

我相信在这些悄无声息的转换里

一定有某种来自湖山的神秘佑护

比如苔藓在石头里孕育春天

情人在离别里准备相见

比如在妻子和女儿熟睡的时候

我拆下肋骨和筋脉

用文字为她们建造一个

固若金汤的梦中家园

白 鲸(三首)

………………………………杨 隐

白 鲸

我又一次看见那头白鲸。

在漆黑的夜里

在冰凉的海水中。

灵活的胖子,它游动

上下翻转。

我想亲吻它

在这样一个漆黑的夜晚。

一头白鲸

一个美得无以复加的精灵

它对着我在笑

在漆黑的冰凉的海水中。

一头白鲸

巨大的、缺氧的白鲸。

它向光亮处游去

那巨大的冰盖的缺口,一个

不规则的圆洞

阳光从那里照射到水中

不停地折射、消失。

阳光,到不了更深的地方。

一头白鲸,需要从这个洞口

伸出头去呼吸

它不得不这么做。

它知道洞口外有什么,它知道

那一只北极熊已经等了很久。

一件遗忘许久的衣服

一场梅雨过后,我心血来潮

捡拾旧衣服。

在衣柜顶部的格子里

我发现

一件曾经很喜欢穿的呢子大衣。

黑色,厚实,时尚。

我记得买它的时候我的毫不犹豫。

我记得穿着它

去出席过一些很重要的场合。

它的一个纽扣曾经掉过

我专门买过一枚同样的,缝上。

哦,我曾多么喜欢它。

简直难以置信。

我竟记不起最近穿过它是什么时候。

它被遗忘在衣柜的深处

在众多的旧衣服中郁郁寡欢。

我不会再去穿它了

那样一种感觉已经消失。

就像你年轻时爱过的很多东西

现在想来已波澜不兴。

但你仍然会记起

一些混乱的极端时刻。

当你把一件旧衣服从衣柜深处

打捞上来,并试图摊开它

你会明白,痛苦是需要

足够久才能完成的。

就像那些在漫长的雨季后

突然醒来的霉斑。

采石者说

趁落日犹疑,我们走下堤岸。

夕光如袈裟抖动

而江水入定,压制着波澜。

无名的采石者在浅滩里弯腰、埋首、站立……

姿势仿佛跪拜。

他们信奉的宗教

在绵延不绝的江水中,在孤独的漩涡里

在缠绕的藻荇以及深渊般的鱼眼中。

江水,并不带走一切。

关于命运,它藏匿下数不清的线索;

它称量过的事物,像鐵皮船

运载的细沙一样不可胜数。

它给每一个闯入者都留下了一道

穿身而过的暗门。

只有那些伟大的漫游者永远地

忘记了回来的路。

而采石者精于此道

他同江水搏斗,并以他的方式

完成一次秘密的交换。

他找到了那么多的石头

其实不过是同一块。

当一个采石者向你展开一段描述

琳琅满目的博古架,几乎

像他生命的枝桠一样陡峭、惊心。

但我始终成为不了一个称职的采石者。

“只有和江水一起,它才是完整的。”

江水平阔,犹如巨大的棺木

当一块石头滑出水面

它鲜活的纹路迅即消失。

蒙德里安或另一个脱胎换骨的画家(三首)

………………………………马号街

前往地球

一天

我们来到地球

你很喜欢

即在那里住了下来

我不喜欢

就回到了我的火星

一天

我想念你了

从火星上写了封信给你

你没有回复

我便动身前往地球

地球人真多

七十亿

我得挨家挨户找

现在还没找到

比遨游宇宙慢多了

蒙德里安或另一个脱胎换骨的画家

这个孜孜以求的画家突然怀疑起自己

观看世界的方式

在一张已经佚失的纸上,他写道:

我画下的整个世界,难道不是幽灵们握着我的手 画下的

我的眼睛从来难道真是我的眼睛

作为一个画家

当我说我的时候,我的画作的时候

我说的难道不是那些亡魂,那些亡魂的世界

他们被称作大师

用经典的颜料、造型、方法

把一个又一个画匠变成木偶人

我难道不也一直是其中糊涂透顶的一个

意识到这点,晴空中我遭受雷击

无可避免

我死了

我因自己的死亡而颤栗、而痉挛

我恨事故来得太晚

又庆幸总算来了

我,未婚,无绯闻,少交际

从此由惯性抛向荒野

陷入绝境

这是平淡无奇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并静悄悄猛烈地持续到我寿终

前往南京第七年第六处寓所

所有东西堆在楼下

一一装上车皮

我们松了口气,把自己也塞进去

打包带走

说家太奢侈

这城市第五处短暂的寓所

我们竟有些不舍

连二房东那几件寒酸的家具

我们也忍不住拍照留念

更别提白云和飞鸟常常光顾的露台

那里曾挂满衣裤和口水巾

风来的时候,颜色们翩翩起舞

风去了,一幅静默的水彩

未满周岁的宝贝

这个曾堆积玩具和卡片的世界

也曾充盈欢笑、忧烦和泪水

这牙牙学语的时光

能否坠入你潜意识深海

难以理解的奇幻碎片

是否某日会漂流在你艰辛成年的梦里

啊,一切都来不及了

我们这吉普赛人的命运和生活

搬家公司的车门已经关闭

司机正漫不经心地旋转钥匙

回头的一刹那

熟悉的大楼突然剧烈地抖动

我们可笑地看见,它哭了

白露,山中早课(五首)

………………………………北 鱼

礼 物

阳光不远万里而来,为灰色

柏油路镀上黄金。零维空间的礼物

在树荫分割的平面随机拆合

车辆、行人,走失的宠物

垂直穿越,包起、松开……

仿佛没有发生。唯独我抬头以回赠

推门时,儿子迎面而来

“给我读读你写的两行字”

是一张揉捏过的废纸,有着未完成的

纸飞机的折痕

湖风日记

两件柔软的事发生在一起

你可以理解为两条被子,让风吹皱

同样的寻常的午后,相隔很远的

两天,被同一块石头击中

如此看来,应该有两个人

相互做了同一个比喻

比如,你还是那么欢喜地

用时光的弦,漫射我湖中的倒影

离别现场

当不舍未显异常。大兜路的

梧桐撮合两地故人,公映百年寂静

落叶在先,你坐在我后面

季节的暗示指向了时光衰变

中年发福,疑似灵魂的最佳变异

而未嫁之人,恰是一张消磁的光盘

怎么能责怪月亮?今晚

它不过是一盏离别戏的聚光灯

只要它不特意照过来,我们就继续

倒一杯相逢无期的茶水

白露,山中早课

清晨,树们摇起云雾

山风将露水铺向大地的果盘

僧人敲空木鱼

鸟鸣温习季节更替

隧道口钻出的汽车

转瞬间,消解于鐘声的边缘

我在石盆里洗净双手

低头去接白露霜果

霜降次日

秋风已钝。刺破指尖的

是换季的紧迫,缝补日夜的

断针。一些破洞在替我们叫喊

另一些已被打上补丁

而换季,使一件旧衣快速失去意义

冬日的车间赶工推出新款

树叶削价,毛皮附身

砍价还价,使原价失去意义

而我们害怕受冷,数倍于

寒冷的压迫,甚至没有压迫

镜子的真理(四首)

………………………………叶申仕

船还没有来

时间早就过了

船还没有来

码头上灰蒙的天空

落下黑雨滴一样的旅客

像是一群不被祝福的人

彼岸,他们的孩子正在降临

他们的恋人正在消失

一些属于他们的位置,空着

在计划外的现场,这是一个事件

在灯塔倾斜的海岸线

没有汽笛声和被犁开的浪花

本该被停泊的海面

一团阴影在起伏

是无名的灰鸟在飞翔

还是水妖在潜行?

滩涂上,一条搁浅的小鲨鱼

等待被大潮冲刷

而船,依然没有来

镜子的真理

太阳从喉咙中升起

我的狂笑依然发不出声音

但我的哭泣,从未缺席过一滴泪水

左眼繁星蜂拥,右眼挂着月亮

没有雷鸣,大雨从体内溢了出来

没有清风,千万只绵羊在天空推推搡搡

与自己的幻象告别的人

是没有影子的人

与没在镜中出现的事物

合力推开,残梦虚掩的玻璃门

当一颗石子,怀着皇后的怨恨

与虚构的自己偶然相逢

大地上就撒满无数,破碎的

一小片人间世

童年的纸飞机没有黑匣子

主治医生告知我时日无多

的当晚,我盯着重症室的墙壁

它释放出积攒多年的,千百张

星空般扭曲变形的面孔

它允许收藏多年的呻吟和涕哭

于今晚集体发声

重症室的墙壁比别的墙壁更白一些

夜半,护士小姐来为我换药

她哽咽着问我有何遗愿的时候

恰好有一架纸飞机,不知从何方向来

默默地停落皎洁的窗台

很像五岁的我折叠的那一只

白色的纸飞机停在白月光里

童年的纸飞机她没有黑匣子

蛇与年轮

红蛇吐着红信子,在石缝间蜕皮

像换代后的古人脱去前朝的旧服

成功后的它显得欢愉

没有脚,速度却比蜈蚣快得多

我被新鲜醒目的裸体吸引,紧随其后

那是一个春日的暮晚时分

我越追越快,我超过了自己

学它一样,将自己的空壳丢在身后

它“嗖”一下钻进一个树墩的裂缝里

盘绕成一圈圈年轮

朝南的线条疏松,朝北的更密一些

我感到疲倦,在树墩上坐了下来

屁股底下冰冷的发条正越拧越紧

好像有无数条蛇在缠绕腹中的猎物

树墩的边缘,一株新绿的嫩枝

在每一阵春风中飘忽不定

岁 晚(四首)

………………………………谢健健

保 持

保持某种味觉?

保持呡椰汁时,想到松木梯子的能力

物还能给我新的体验

从新的体验中,保持觉知的能力

此刻,我爱上了收获者的身份

我猜他将椰子,从树上震落

天空洒落一地的椰青

我在觉知中,接住了其中的一个

岁 晚

白露结霜,季末始降?

秋水,折返回幽涧

长风吹了九万里摇落

有一块阴沉木归化山野

不知不觉,四季又更替一轮

那些喜乐,又一次在田间收获

本源涌出万物的躯壳

什刹海飞过一群经年的白鹤

在黄公望隐居地

公交车仍去富阳,而我半途改志

闻说黄公望久,还未拜访

一路打听进山去路,山水

借着村人的言语流出

像那些水墨画的前世,

也要借着旁听导游的转述

这些来自元明清的纸本

留住了赵孟頫,黄公望

留住无用上人和吴宏裕

九峰雪霁,映着毕加索的脸:

有人代我们作画,写诗

传播美学与老庄

在山中,我在纪念馆多留了一会

听凭秋日淬炼我的骨头

流动出晕黑的本源:多么熟悉啊

我就是黄公望提笔时,砚台里上好的徽墨

一路向北

越是北上,我越有悲哀之感

像被押解的徽、钦二帝

像一个王朝倾颓的倒影

一路向北,我拜访每个城市的故友

绍兴,湖州,杭州

每个城市都在下着大雨

我们不停的吃饭,不停的喝酒

以此证明我们的友谊依然牢靠

我们十分刻意,像是我在赵孟頫旧宅

听见的那阵蝉鸣,叫得响亮又悲伤

像是它每叫一声,都猜测自己

或许是最后一次登场

山 中(五首)

………………………………沙 漠

洁 白

年少时的那一场雪,还没消融

一棵树,由光润到皲裂

除了献出绿意

枝桠和鸟鸣,像生灵之间的一种承诺

不会再有一场雪来把那场雪覆盖

我们都在市井行走

少年时的爱人,在一张干净的纸上

保持着初时的品质和温度

在一个小地方,你用一部诗经沐浴

对弱小弯腰,不说关心尘世

在一个小地方

你做的,就是看护好自己

小小的心

野 地

晨风像一阵告急

这怡静的时刻稍纵即逝

野花轻摇如仙女

水嫩的蘑菇,像回不去的星星

照耀野地。此时,就算有野狗醒来

尘世还是安静湿润

如一头刚刚洗刷过的奶牛

一握青草,就可以揭示一个真理

在寂静空阔的野地,所有领悟

都是洁白的。喷薄而出的尘世是一张

悲伤的网

此刻,你的剪影收拢了晨雾

让时间得以清澈,怀念得以

涉及万物,和爱情

启 蒙

为自己的“野脚”准备一段行程

和一百个镜头。“起个大早吧”

清晨谦逊,像一位尽责的引导者

旷野因无人而干净

水洼一片又一片,映着天空的蓝

草丛错落着袒露斑斓心

“来借景的人儿,请不要踩踏它们

万物都在生长神的意志”

你那么鮮艳,把秋天穿在身上

你在一次次复述神谕,并传递至

一个古朴的渡口

山 中

在山中。我们变得纯朴而古老

像一条失而复得的真理。这让人迷恋

花草、石头、蝴蝶,夹道相迎

没有欲求。风吹一吹

还你干净的时辰——

山中多宁静。鸟鸣多清澈,可以映出心灵的倒影

秋风的来信是一种抚慰

旷野上,小草频频点头

秋有辽阔的情怀

都装在这微凉的信里。

她们在大地上,展示春天的背影

在朋友圈,几张照片像隔空伸过来的

芭蕉扇,扇动我心底的一地落叶

我看见的黄昏,天地澄明

为她们修葺了更好的舞台

因为对秋天膜拜,草丛献出斑斓之心。

因为对小草膜拜,我俯下身来。

对 弈(五首)

………………………………刘秀丽

裂 缝

八月,枯草在长高

触及到天空。鸟懒得飞翔

风磨着渡口,蝙蝠练习黑暗

走出屋子发现:色彩在燃烧

河边,脚印冻结

被光咬碎的玻璃闪亮

背过身去的苦楝树

把嘴深深埋下

吸着台风带来的阴影

对 弈

每一天最初时分,我左右手各执一棋

先下白棋,再下黑棋

仿佛白昼黑夜的交替

夏风在一旁观战,聆听无形抽水机

有节奏的轰响

有时,花楸树果子落下,打在头上

提醒我:让黑棋先下

我盯着棋盘,像盯着虚空

嘴里念念有词,跺脚不让

有时白棋被笑声围住

我把云的信件撕破,月的桅杆折断

将棋盘掷在一旁。仿佛被弃的岁月

有成群结队的霜与秋风赶来

完成这一场对弈

苏 醒

凌晨三点,街道空荡得只剩下鸡鸣,狗吠

樟树拍打着叶子,留下一串喧响

城市从夜色走来。楠树在走动

它经过我时,向我喷洒着灰色

我感到时间在下沉

雾气沉沉中,仿佛有人将钥匙插进门锁

房屋,马路,山峦……打开它们的窗子

乡村扑扇着翅膀

将绿倾倒在我脚下

稻田哼着歌,禾尖上洒着阳光的花粉

当我走进废弃多年的园子

靠近满墙的蕨类植物,深省:

“只有甩掉身上的空虚,吃掉这里的荒寂

才能慢慢生长”

陶 瓷

我将反复欣赏这幅画

晨光透过薄纱映照它。也许画家的手

无法把握光线的变化

它使每个角落都散步它的影子

应该有束扶朗听见赞美

仿佛一首歌溶解在古老的唱片中

当一块看不见的小石子飞出,如枪响

没有预言家

唯有焗或金缮两种修缮工艺

或许它会再次陈列

窗外,桂花在无知的欢乐中舞蹈,如海鸥

追逐泡沫

秘 密

处暑过后,人们忙着拆除自己的营帐

谁拽着夏的枝条,搅动一池涟漪

睡莲隐秘的四肢划动

温瑞塘河是否有涨潮,退潮

船在移动,没人关注这个问题

下午两点。风像一队骑兵,从街头走过

阳光跳起静美之舞

白云悠悠

我必须扯下那朵缠绕灵魂的旧日云朵

秋天用一个又一个手势,控制鸟的晃动

蝉声已断,留下一地省略号

我是误入人间的烟火

你倘若无法平静地认识

只能学烟囱向天空吐秘密

阿爸的海(四首)

………………………………蘇志强

营生者

海风猎猎。没有一只海鸥掠过

茫茫滩涂边,你是唯一的拾螺人

回应着大海的问候。

每片海石下、每道石缝里隐藏着

旺盛的意念

长满砺壳的尖锐划破了

生存的欲望,你必须用血去覆盖

篮子里不多的海螺。

累了,你偶尔昂起头,弓起的身子

像一只熬熟的虾蛄。

如果是涨潮,你即将奔赴

另一处潮汐里,去填补大海的回声。

阿爸的海

阿爸像一只挂在船舷外的破轮胎,每

与埠壁碰撞一次,便磨损一回

当阿爸的海退去了波澜,少年的阿哥

从书香里钻出,在风浪里颠簸

风暴正在降临,阿哥从阿爸手中

接过最窄的航线,驶向红色的海域。

“从船头渡到船尾只有32步”

每当阿哥回家,总向流泪的阿母提起这个

当巨浪滔天,阿哥已在驾驶舱里落成一只鸥鹭

他早把父母的遗嘱小心藏进大海的心脏里

石头花

我们相识,像初现的火焰,

清洁而宁静。

你从门缝里递过一根点燃的火柴

我怕烫着,以虚空应对闪电,并

小心翼翼地绕过一道道暗礁

以颠簸的船舶为证。

回避,是缺陷的唯一选择

纵然以大海为准,我却难以

衡量波浪的形态。熄灭,

是夏日里最美的风景。

挑鲜女

她们是一群疾飞的鸟。

甲板上,她们把星光和残月装进鱼筐,

并用最小的浪花,运走最大的礁石。

她们的羽毛又急速落进菜场这片林子里,

布衫里跃动的双乳,紧跟着潮汐的节奏。

拎菜的市民们直奔鱼腥而来,秤,一边

安稳着喧哗,一边朝女人的勤快倾斜

突然几声哨响,她们落荒而逃,

像一群偷啄米粒而被惊吓的麻雀。

晌午,她们拖着一筐筐卖剩下的鱼虾,有如

推着一截废弃的绿皮车厢,走街串巷。她们的

每一声吆喝,抖落出闪光的鳞片,余音里,

仿佛一只被雨淋湿的鸟正感受着展翅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