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阿莱杭德拉·皮扎尼克十二首诗

2020-04-26 01:40:16 《江南诗》 2020年2期

阿莱杭德拉·皮扎尼克(1936-1972)二十世纪阿根廷著名女诗人。1969年获得了古根海姆奖。主要作品:《最后的天真》《工作与夜晚》《黛安娜的树》《疯狂的石头》《音乐地狱》等。

乞求的声音

我仍然敢于去愛

死亡时刻光发出的声音

那残垣断壁里被时间遗弃的颜色

在我眼中我已失去了一切

索求遥不可及,惘然知其徒劳

未来岁月的阴影

——致伊万聂· A ·博尔德洛伊斯

明日破晓

人们会为我穿上化成灰烬的衣裳

口中衔着花瓣

我将永世长眠

在一面墙的记忆中

沉浸于动物梦境的呼吸

我是……

我的翅膀?

两片腐烂的花瓣

我的理智?

一杯酸涩的红酒

我的生命?

殚尽竭虑的虚空

我的身体?

椅背上一道伤口

我的动摇?

一面童锣

我的面孔?

一个难掩的零

我的眼睛?

啊,无边际的碎片

离 别

一束被遗弃的火影灭杀了它的光芒

一只恋爱中的小鸟引吭高歌

如此多的狂热生灵于我的寂寞之中

唯有一帘细雨与我相伴

存 在

你的声音

一直无法走出

我的视线

它们掠夺我

把我锻造成石头河上的船

倘若你的声音

不是我炙热沉默中唯一的雨

请解开我的双眼

祈求永远

对我

倾诉

感 激

在我心灵的风暴中

你让低垂翅膀的紫丁香保持沉默

我的生活被你变成了童话故事

沉船和死亡的地方

成为令人崇拜仪式的借口

挚爱的格言

为了在渴望中辨认我的标志

为了唯一的梦具有意义

我不在依靠爱情苟活

我全然成为祭品

漫无目的般游荡

犹如母狼在森林中迷失

于肉体空荡的夜晚

说着无辜的话

相 遇

有人沉浸于静寂并将我遗弃

现在孤独并不是一个人

你像无尽的黑夜般倾诉

如饥似渴地告白

情 侣

一朵花

离黑夜不远

我沉默的身体

朝向

短暂的露水绽放

发光者

当你注视我

我的眼睛即是钥匙

一堵墙拥有秘密

我敬畏语言,诗词

只有你使我的记忆

变成深陷的旅行者

一簇无法燃尽的火光

清 晨

动物长眠的日子

赤裸裸地梦见一个太阳之夜

风雨将我抹去

像抹去一团火焰,抹去

写在墙上的一首诗

我理解她的缺席

如果

我敢看敢说

是因为她的身影

如此轻柔地

浸入我的名字

远处

雨水中

我的记忆里

她的脸

在我的诗词中燃烧

美丽地散发出

一缕芬芳

那张消失的可爱面孔

译者简介:梅娜,诗歌发表于《诗刊》《浙江诗人》《人民日报》《北京诗人》等。出版合集《无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