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遗弃的自然

2020-04-26 01:40:16 《江南诗》 2020年2期

刘振周 李建春

李建春品读:

刘振周的诗,总是含着一些当代紧迫的问题,而观照一些基础性的东西,但是他既不得出结论(因为结论早就在),也不趋向于意境的提炼,而是保持张力的状态,中间的状态,随语感而起止。这首诗的第一节:人的所有努力无非是远离自然而接近文明,但文明的实质为何?这是一个存在之思的起头。“又是星期一……”,笔记式的书写。家乡下暴雨,他却“只联想到水,和溺者”,从暴雨到水的元素抽象,及“溺者”。“清镇的雨”,个人记忆。这是从现实起飞进入生命的词语趋向。后面的描写是从生命展开的,具有存在意味和超现实感觉的。猛兽不会拜访我了,“进入自然的心脏”。等等。这展示了一种身姿,一种抽象,与现实若即若离,他的语言却是满幅的,肉体的风格。

所有努力无非就是为了远离自然

而接近文明——那该如何诠释文明?

群居?!

又是星期一,天空灰暗。

听说家里遭遇暴雨,我只联想到水,和溺者。

以及清镇的雨。

仿佛只剩下寒冷和夜晚、漆黑的枝桠,

小路通向乡间公路旁零散的房子,

窗口透出枯黄温暖的灯火。

我正睡在田野中央。

周围一片片被征收的庄稼①,枯萎的马铃薯。

溪水声从沾满雨雾的草丛传入耳朵,

除了安静,此时,猛兽是不会再拜访我了。

每天,渴望夜幕降临。

就能进入自然的心脏,倾听彼此的声息。

哦,那雨水——

以千變万化的形态呈现,我从未

如此靠近水的灵魂,甚至我的身体也充满水。

再以不断的幻化从山上的雾气到雨中炊烟、

屋檐水滴,蒸腾的汤。

我如此渴望被水包含。

还有漆黑。水在漆黑之中穿梭,

出于淤泥而不染,是自然原本的品格。

(选自本刊2020年第一期“江南风”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