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预言考古

2020-04-26 01:40:16 《江南诗》 2020年2期

沈耳

不 幸

请问街道中央的梅树

在夏天如何沉默?我如同

河底的鱼,想象水面之上的黑暗。

这是一个寥阔的瞬间。

街道在打鼾,统领众人的睡眠。

它用全部力量压住梅花的话语:

“停下来,想象一场大雪。”车辆驶过

我无意揭露世上所有的不幸。

遗 言

“复活”的隐晦,使你回归旧生活,

也许是误读,也许是正路,无人可知;

在一半是涨潮地的小镇,早雾轻巧地部署,

与你的脚印一起,分有了澄明。

奔跑在彼此的波浪上——船只在远离——

灵魂的帆布却裹住头部,视野一片幽暗。

分明是语言的篝火,让乡愁所属的科目升腾,

终老的人群却停止了舞蹈,来与夜空呼应。

“你的骨头如桑枝一般坚硬——我感到柔软——”

阳光在现实中迂回,阳光幽隐如闪电。

“这里是你的避难所,你的受难地,在初春

没有一位智慧的人躲过分赃,留下遗言。”

预言考古

是否将有一个历史,从呼喊中生长

幸福的激流,雨水的鳞片,一朵朵

拳头形炸环,在原野上站定了呼喊

“我们的岁月犹在瓮中,静穆而苦痛”

是否将有一个生长在预言中发生?

游移的阴影之界是仍然瑟缩的卑鄙者,

群马入眠在夏夜深深沉沉与森林共情

而丰富的未知,逐漸包裹这里。

干净的日子不多了,以刺伤蚌壳的明晰性

维护最后的房屋吧。用全部动物的眼睛

看见中心的墨水朝我们涌来。

挥臂的动作加速我们的坠落,还是

向着卧室前进?是否将有一个历史

清楚地初升,铺满厨具与书架并与我们碰撞……

渔家傲考古

在渔家屋,残阳收集者集结,天象显示器

的维护人员,排好网、棍、板、叉,再烧

一顿总结性的晚饭。烟灰点点流入针线间

的手颤,在心中,又一团鱼群翻腾地变形。

讨厌被讲得发霉的归家故事。讨厌把船帆

染上陈旧的意识形态,像被供奉的裹尸布

在湾流中舞蹈。入夜,瑟缩的阴影之界仍

包裹着疑问,似是弹出的消息提醒,逐渐

涉入寒暖流交接的波纹。而毕达哥拉斯的

事情,还困扰着他,他则用网困扰着蟹行

的无限潜力,并且与灯塔背离,偶遇塞壬

的眼睛。群行的工作,三山间的石头精灵

肮脏的工作间,农业市场(黎明前聚集起

虚无主义的老人),一切空间鱼型地串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