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呈贡夜雨

2020-04-26 01:40:16 《江南诗》 2020年2期

王近松

深夜随想

——致正奇

我的小镇上,犬吠声撕开安静

有节奏的声音,都像是抒情曲

老人说,狗能看见幽灵

幽灵怕狗

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只知道

这是南方的故事,像梅雨

有人发现、记录下来

慢慢也会变成北方的故事

钟声哒哒,将我催眠、将我唤醒

十九年了,只有时间

仍在走動,而我们

过着同一种生活,过节回家

节后抢票、挤车

又回到城里,模仿着昨日的动作

夜是好东西,释放着孤独

而我们,都走不出死亡的栅栏

都将走到时间之外

不能回来

呈贡夜雨

从树叶上

路面上,或者是伞上

听雨,声音递变

到呈贡,大学城C出口

伞是物质的,雨从高处跳下

地上,红色的灯光

将雨水变成红色,血迹斑斑

雨在时间里漫步,雨躺在地上

变得残忍

秦练点烟,火机里,火花蹦出

火花和雨滴,在高楼间

各自相安

雨,落在肩上

落在头顶,打湿孤傲的灵魂

夜里,我们投身旅社

寻求栖息地,我们不是候鸟

只是习惯,在城市间

停留,就像

夜里这场雨

夜巡,致刘洋

停在路边的

执法车,从另一端看此时的场景

天空,布满乌云

电杆的轮廓,在照片里

格外显眼,在G7611都香六威段

执法记录仪,一如既往地

保持着动态,与你,以及其他同事

虚构角色,记录着高速上的细节

灯关,用灵敏的器官

为单调的执法,赋予新的意义

在路上,向前驶去

不只是打量山河

还在一瞬间。给远方的朋友

一声问候

在这夜里,灯关会凭空消失

而面对前方,或者是夜幕

我们始终保持向往

只是为了,打开心扉

在无边的夜幕里

以熟人的身份,与过往的

行人,轻声交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