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蓝草莓

2020-04-26 01:40:16 《江南诗》 2020年2期

马克吐舟

鲨士比亚

——致白爾

据说我也是个热爱艺术的年轻人

可没爬两层,就倒在展厅门口的长椅上

像是撂在上海滩上的一条杂鱼

被你无奈搅做拿铁咖啡的目光注视

画框里也有一条鱼,长着人头的鲨鱼

你说那人头是莎士比亚,我说那副画该叫鲨士比亚

我们原本也都力量杀死比尔

用远胜于乌贼的墨汁勾勒海洋的圆腹

却又往往只能像握紧钱袋那样握紧尖牙状的刀柄

抵住胸口,另一头对准比史前巨兽更难缠的绒毛怪

在一面镜子前反复掉转,带着魔鬼鱼似笑非笑

没有准头的嘲弄,将变短的呼吸拴上掠身而过的 鸥鸟

天台,酒馆,地铁车厢里,大盘鸡前

你都将菠菜般的神谕吹进岛屿,吹进船夫的烟斗

让奥德赛在一滴工业废水里也照样航行

你的喀尔刻不允许犹豫——

不配冲浪的就做大肥猪

你对猪猡爵士福斯塔夫却保持着即位前的期许

以致于他跟风流娘们儿鬼混几时

总会想挠后背,仿佛有鳍

将如五指穿心而出

便也想驮着摇摆的山追逐一条狡诈的白鲸

喊口号的大师兄声嘶力竭

他不允许犹豫——

并为你祈祷

第十二夜,脏腑正中的海难终于微微发甜

据说你也是个爱生活爱吃奇异果的年轻人

梅山西路

两天了,足够忘记一个人

耳畔漫入广场向西的晚潮

将那些上岸的舞者重新变回沙子

拥抱间隔了两层薄薄的衣衫

就显得松散,无法填满

没有鱼鳔让下巴从布满麝香的洞穴里浮上来

被初夏的梅子酸掉的舌头在你裸露的胸口旋转

两天前的夜晚,我在建筑工地大门

传来的犬吠和追赶声中

失神地绕过三个锥形桶慵懒合抱的

未加盖的窨井,那时

我身旁的我应该已经失足

或跃跃欲试地掉了下去

像只溺水的蜻蜓

蓝草莓(Bluegrass Berry)

蓝桌布,蓝柄小刀,蓝莓口香糖

这就是我在被雨点印刷得不太浓黑的空气里切除你怨恨的手术台

雨伞撑开了你的全部:

每一颗与我相关的内脏都鼓鼓囊囊

像是被糯米挤满的豆沙馅儿粽子

别针把晚春的箬叶一一穿起

跟诺言的缝纫机比赛着心跳的速度

我是不是有些太粘了

是不是甜得都发黑了

让你必不可少地边擦嘴

边从生气时处处结晶的碳

生长出血红多籽的草莓

在小刀下蓝色的焰火中爆炸

你的库存也多了许多

每一次告别你都带走我的一小部分,皮肤或者

气味,软组织或者硬通货,跟你

正在食欲的蒸汽波里和平演变的部分混在一起

你说不完的俏皮话藏在哪儿呢

是不是就在草莓的旁边?

不知怎么轻轻一碰

就从豆荚里接力赛似地弹出来

把熟热的果脯香扑到我脸蛋上

像敷面膜,敷上我的另一张脸

需要订书器和棉线,才好软硬皆施地

止住你,溢开夜空的知识的粒流

采摘你,外科医生切下增生物时丰收的喜悦

需要一场辣白菜般乱舞的蓝色烟花

收割还湿淋淋酸在的云尖的:

两尊神,两只宠物,一出过时的悲剧

蓝《尼采思想传记》,蓝圆形台灯触钮,蓝油画积郁 的远景

雨停了,电动摩托车遭遇侵犯后的警报声簇拥着

一个未来天气里的雪人,掉下萝卜,掉下松果

拖着唯有从禁区光滑的后背才能迎头撞上的尾 巴,走向我

越来越接近涡旋的眼眶将我吸收,仿佛因此

我就能变成她灼然得将自己和海洋和

积雨的云层和宿舍楼里的末人

都融化的目光——

偷偷打量着就洞穿了你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