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隐匿的麦田

2020-04-26 01:40:16 《江南诗》 2020年2期

主持人语:

马修诚诗句中的“断”与“顿”给人带来了清新气息,在他留出空白之时,也能感受到一种未尽之力时刻准备蓄势而出。蒙晦这里的诗是一首元诗,重新探讨了已经探讨过无数遍的问题,诗是什么,它能做什么。而尤佑的诗要具象得多,在《拼图游戏》中营造了一个把沉重的负荷关在门外的温暖空间。王长征书写了自然之美,那种让人沉醉的清新与葱绿,让我们感受到“虫鸣被耳朵摁住/轻吟着十月赞歌”。蔡英明同样是注目花鸟,充满明亮的色彩,自然所具有的灵性是“我与上帝的间隙/躺着金葵花与蓝色词语”。马克吐舟的《蓝草莓》则将我们带到“一把雨伞和缝纫机在手术台上相遇”这种超现实的语境里。苏仁聪的诗刚好相反,他发现的是大草原上扎根于泥土的美:悬崖施工者、哈萨克的毡房、石河子下班饮酒的工人。陈迟恩展现了一种细腻的风格,无论是写雨还是写管道维修工。同样写到了雨,但王近松在雨中感受到的是城市里人内心中的孤寂。柳燕对乡村的回望里充满了温暖的情感:饥饿的炊烟、急雨弹奏的群山、牛翻耕着土地在冬季存下来的芬芳。沈耳的诗中,“语言的篝火,让乡愁所属的科目升腾”,现实、想象和历史在这里交汇、编织,重新展开。十二位年轻的诗人,最年轻的只有二十岁,向我们展现了属于他们的诗的沃野。(江离)

平 原

线的

深处,广袤

源于车辙

最陌生的恳请。

在你眉间

又一次

漫游的房屋越来越少

而你发丝上的隐喻

越来越多

歌 唱

我唱着你走入一种

那星辰

围绕着你的

使夜如巨石打开的

苦痛

从这里,我们相互遗留

彷佛我们曾是你的

去往现处

被记忆包围的一只

牡蛎的眼睛

彷佛我们曾是,眼帘的芦苇轻轧着光亮

曾是

抛掷黎明的羞怯山脊

在死亡的砾石,抚慰

天一般细弱

彷佛这苦痛,在我们嘴里

用水的语言,摇撼

悬系人世的响铃

更高的

雪如骰子让灯塔翻跃

并饰于,攀上它手指尖的黑夜

披上海潮你便从这世上睡去

写给保罗·策兰

没有距离

使锤子够到黑暗

没有思想

使唇词的雪花变苦

一座桥

它停留在感知的信壳里

抡摆,以镰刀的形式

载运时代

你可以与风相认

你可以在井中闪光

直到石头

长出属于第三者的羽毛

你可在水中窥视

在米拉波桥

隐匿的麦田

剥光一层层

在你脑海——如记忆模糊膨胀的

悲哀矮星

我们会说出——面包的语言

在故土

诀别白昼的另一侧

当没有人开始怜悯

一朵火花碎屑,自由地

在你内心沙哑旋转——这被

命运——迫使你发光且

忍耐的图腾——烫印

多籽的胡桃树

幼皮,你带着它

那里——你曾以此书写过

脸,山脊绒软的触摸

逐渐,爬露

并为我泛绿的瞳仁谱写曲调

可它却缓缓使秃鹫通过我们的死亡

分娩一阵

伤口的秋风

麦穗如此萧瑟地被余晖溶解

掌心颤栗的金田

跟着你,在偶尔绽放的,隐喻破隙处

第一次被

某個高声者,以稻草人的嗓音

诱人的——瞥见

你的灵魂,火一般羞怯

唇口间的祭坛

唤那些——沙砾吹来的名字

名字,你我,都不再摇动

彼此头上——漫游的钟摆

在眼窝自身的漩涡中

说,我们说

说它是:

天空敞开一件锈迹斑斑的浴衣

落日披上它

兀自流血——似浸入

一次,被藏起的

传动在你脑海,所不可分享的

如置入在飞行中——

麦粒的惊跳

(不朽的芦苇丛

视觉般——嫩绿

自言自语)

——恰似

麦田诞生之擦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