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荒山志怪

2020-04-26 01:40:16 《江南诗》 2020年2期

荒山志怪

1

我们早已习惯了占山为王

心怀天下的一隅

山上多风雨

也多酒水

恰好听风听雨下酒最宜

稀稀落落好像

旧日里游弋的我们

一心不乱,嘴里喋喋

山顶上也有二重天

一冰一火

不也像冰冷人間里

一饮而尽的酒水

刺痛你,刺得人目前发昏,脚步虚浮

心底又泛起暖意,像从前少有时光里的温情

我们在这山头呆得太久了

久到风雨终于汇聚一身

柔软又暴烈

2

山与水相会却没能成画,某种不谐

我们始终没能掌握远眺里的透视法

3

有时我们也会顺着铁轨

走去对面那座荒山头

看见枯骨、蛇虫、捕兽夹,好像看见另一种生活的 全貌

烟烟火火的我们在这山巅

目力也没练出太远

直至此时也明白

我们只是这无名山上自命不凡的山精野怪

谁又有何超凡的命数呢

顺着铁轨往来的地方去

真能去到更好的时光里?

又或者会遇到,那意气飞扬的

山大王、流浪儿、无臂剑客、狗日的睁眼瞎

便劝他

“这铁轨已经荒废了许多年

回头吧,它什么都带不走了”

4

又回到这老山

他已经太老了

大路再也朝不上天门

像软哒哒的阳货

低眉顺目地望着脚下

生怕落走一枚幸运的硬币

我们会拍拍他褶皱如花岗岩般的老脸

“哥几个陪你一起老

等你老到要死的时候,哥几个比你先死

到时候切要记得

湖川翻腾、山崩地裂”

5

这山里昼夜不分,晨昏颠倒

岂是不在人间

继续喝吧,天底下尽是琼浆玉液

喝到昼夜交替又交欢

全都混作一团

便又可以走在光天化日里

我归去又归来的友人

你们又在轻霾天隐去

灰黑色的躯干与四肢

越来越虚弱

模糊成一团街灯的点缀

你说起这两年枯索

你说,干枯的人像落叶一样细碎

可能吧,我应该会认可

但我只顾上一圈圈转着面前的杯子

好像我多拧上一圈,就拧开了生活的奥秘之门

或许我们心底藏着巨大的秘密?

一个密谋的酒馆,隐晦地试探

学舌者,厌倦的无常,期待彼此告发

(亲密的人,请摩挲我的后耳

我习惯在这藏起所有秘密)

我回过神来,继续听你们说

桌上的酒痕开始划出新月

渗入的破败纹路轻轻指向

借贷宿命的银行

应许之地全是乌有乡

我不知道,下一个十二月

你们是否仍会为我寄来雪花与刀片

刺入北方的平原

乡音沸腾了一整个短暂夏天

又迅速愈合

而你身边,那永不可见的小神

终于不能,缓慢地降落

我又是否应该继续转着杯子

拧紧生活得以变幻向莫测的发条

作者简介:肖炜,1994年生于贵州,彝族,现就读于中央民族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博士研究生,随导师敬文东修习诗歌批评,中央民族大学朱贝骨诗社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