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书房中的鸟鸣

2020-04-26 01:40:16 《江南诗》 2020年2期

留白帖

四尺宣纸他画

千顷黄灿灿的油菜花。

收笔处暮春者六七,

咏而归。

村舍白描,

可闻河边捣衣声。

炊烟袅袅升起,

几笔淡,

几笔浓。

他悄悄告诉我:

那一挥而就

细如银丝的,

是母亲在做家常豆腐的炊烟。

远山的皴裂,

是一种痼疾,

也是他娴熟的一种技法。

惟有留白他取舍不定。

在四尺宣纸上,

还是在枯笔难于企及的,

他内心的孤峰之上——

己亥春日某池边小憩即事

池边老柳树一棵棵

又绿了,在它们自我复制的

日渐加深的荫翳里。

坐在池边长椅上,

坐在它们不可遏制的

荫翳里的我,

又瘦了三斤。

头顶树梢的蜘蛛,

一圈一圈地织着,

自认为坚不可摧的生活。

这万物可见的荫翳里,

池水斑斓,

犹如先知们

匿藏于此的一个染缸。

浸染着南来北往的浮云,

此起彼伏,

乱象丛生的鸟鸣。

浸染着我一个无知者的双眸。

书房中的鸟鸣

午后书房假寐醒来,

被驯服的鸟鸣不绝于耳。

我书房四壁完好无损。

它们来自何处?为什么,

我能辨识鸟鸣中被驯服

那一部分的喙和舌头,

却无法说出它们是绝望的

哀鸣,还是愉悦的啁啾?

半月前午后,一声闷响中

一只麻雀死在了书房窗下。

我可以想象一种绝望

俯冲的力量,而它坠地那一刻

抽搐着的身体,

是那么的轻。

书房巨大的玻璃窗,

完好无损。我不可名状的

悲伤源自何处?如果

一种自我驯服的边界

是这首诗的鸟笼,

那么假寐中的书房,

就是囿于我

无形的鸟笼——

墙上渔火

酒里藏着低眉老僧,

茶中撞上戾气莽漢。

让他们隔一条江

一竹林

一堵墙

一面镜对饮如何?

老僧诳语连天,

莽汉箴言掷地。

——那日夜深在我书房,

范厨一口酒一口茶喝了半晌。

他说了些什么,

现在我已忘得一干二净。

惟有江上渔火映在墙上,

如梦如幻。

荷跋十行

那日在野在途,

在遍地都是

春风朗读者的声浪中。

我在,

那池枯荷在。

几只白鹳在,

在作鸟兽散的白云下,

画荷尖,

画荷叶之上

一颗颗集聚而成的事物。

作者简介:影白,原名王文昌,1977年秋生于云南昭通。诗散见于《文学》《诗刊》等刊物。参加诗刊社第三十届青春诗会,第三十一届鲁迅文学院高研班学员。著有诗集《红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