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雨中的桃子

2020-04-26 01:40:16 江南诗 2020年2期

主持人语:

雪青马的这组诗是斯蒂文斯和废名的结合体,清奇混合思辨。影白的诗里有六朝的味道,《世说新语》的吉光片羽。这几年的胡澄更像一位清修的隐士,她的笔下有密集的静,和弥漫的悲悯,她通过写诗自医医人。王家铭的这组诗冷静,节制,长于刻摹,“如剑气般英俊”。周鱼一方面为我们找到生活中那把藏在鱼腹中的匕首,另一方面她用诗歌为我们营造神秘。马累的这组诗本有20首,这里为节选,一个后世写作者对乡贤大师的仰慕和追怀。人世间的爱和温情在郑荣华的诗里闪耀。肖炜这组诗简练,硬朗,笔端常带感情。离离的这组诗里弥漫着成年人的悲伤。两三笔轻描淡写,金妮就为我们勾勒出一个女孩的日常,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怀。(飞廉)

秋雨之夕

潮湿。阴冷渐渐上来

雨——黑暗,正往下掉落

远山不见了,仿佛真的已远去

近山,如案几静下来

你数着塑料罐里最后几粒巴西松子

它们的小尖牙,一点点嗑开你

它们让你想起一句话——

“世界和你,正在一枚松果中暗下来”

当你抬头看向阳台

潮湿的空气中,一条鱼正在游过

也可能是一只晚归的白鹭

橙色自行车

细雨落下黄昏

身体的闪电先于雷声抵达

凤凰山小心藏掖好三声鹧鸪

一排橙色公共自行车

在车棚下整齐站立

它们刚刚从不同的道路归队

或者:一直在此地休整

接受锁止器的固定

此刻,大雨是我們共同的

锁止器

此刻,一群奔马找到了同一个骑手

却不准备奔跑,也无法奔跑

在获取一把雨伞或解锁密码的过程中

岑寂的铃声甚至比密实的雨声

还要迷人

入夜的星空

入夜的天空呈现深海蓝

我们都是更深处的微生物

直立行走的四肢着地的单腿独立的

又有什么区别

恰好海水透明微风轻拂

恰好能看见海面几点星星的泡沫

当树梢摆动,星光似乎也在动

这蓝印花布的星空

星星们看上去挨得这么近

似乎鸡犬之声相闻

(其实远得很,老死不相往来

就像海沟里或大街上天天见面的我们)

当一阵疑惑的风拂过

有的星星已经死去,有的行将消亡

你看到的不过是一丁点返照的回光

入夜的星空又蓝又深

永恒不变的又是什么?

不要问,不要问那闪烁其词的星星

雨中的桃子

当我写下:桃子

雨中的桃子。它已经消失

文字成为一种追悼或追忆

雨中的桃子,多么像少女掩面而泣

好比,桃子经由少女之手

逃离一场大雨

它们可能是一大竹筐,也

可能只有两只——

两个娉婷少女的隐喻

带来并送走立夏的雨水

带来并送走雨水般的光阴

光阴深处的蔷薇献出一生的苦甜香

蕨类咀嚼着它们

如同咀嚼入夏的糍米饭

从市井到数步之遥的山林

桃子的消失事件正转移成

人世间越来越重的浓荫

当林中灯盏如鸟巢闪亮

金属栏杆上,氤氲的雨珠

比桃子消失的皮肤还要湿滑

春雨公交

清明前,一场凌乱春雨

杭垓到递铺。已多年没坐城乡公交

几张青春面孔,携带春笋和油菜花

气息——让我恍惚了一下

让我想起坐汽车颠簸进城

上中学时的样子

(比一只新皮箱更腼腆)

我知道自己无法跟他们交换

表情——他们的表情笋衣般脆嫩

右侧车窗边,一个短发女孩

在我看她时也在回头看我

(她的皮肤有我曾深爱的细腻白)

——拿出一本《野外七人诗选》

在汽车出站前,我随手翻了起来

作者简介:雪青马,本名黄学芳,浙江省作协会员。1977年生于赣州,现居浙江。1997年大学期间开始现代汉诗创作。著有诗集《爱上雪青马》《自然的神示》。作品入选《诗探索年选》《中国诗歌年选》《70后汉诗年选》等多个选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