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韩国人为何对宗教如此痴迷?

2020-04-19 10:06:02 《看天下》 2020年8期

张子宇

3月3日,韩国高阳市政厅,工作人员通过电话挨个询问新天地教会信众健康情况。(美联社 图)

韩国国务总理丁世均颇有些无奈。

韩国疫情暴发后,集体性的宗教活动一直是疫情传播的隐患。韩国确诊感染者中,超过一半是新天地教会的信众。3月21日,丁世均发表谈话强烈建议宗教场所、室内体育和娱乐设施暂停开放15天,政府随即也启动了相关行政命令,但有宗教团体仍然执意要举行集会。

韩国人对宗教的执着可见一斑。

韩国国土面积很小,人口才五千多万,连中国河北省的人口数量都比不上,但它在世界上有很大的影响力,比如韩剧、手机、汽车,都是畅销全球。

除此之外,还有一样全球化的“商品”,宗教。德国海德堡大学宗教学学者瓦贝尔多夫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在欧洲,宗教界把‘三星、现代和基督教看作韩国的‘三大品牌。”

韩剧还得排在后头。

之所以能成为韩国一大品牌,一个重要原因是,韩国人对宗教非常狂热。

狂热到什么程度?举个例子,韩国信众竟然敢到塔利班的地盘去传播基督教信仰——要知道,塔利班可是一个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武装组织。

圣徒,全球第四

韩国的天主教、基督教信仰,从一开始落地,就是在打压与反抗中发展起来的。

奈飞(Netflix)有部热播剧,《李尸朝鲜》(又名李氏朝鲜、王国),其历史背景就是朝鲜半岛最后一个王朝,李氏朝鲜王朝。剧中各种严格的儒家礼法让人印象深刻。

李氏朝鲜时代,除了儒教,朝鲜半岛还有佛教、道教和基于东北亚原始崇拜的萨满文化。当然,这些宗教的地位,各不相同:佛教仅在高句丽,百济,新罗对峙的朝鲜半岛三国居于过统治地位。以巫术为主的萨满文化不受朝鲜半岛士大夫阶层青睐,当时朝鲜奉中国明朝为正朔,知识阶层更喜欢王阳明那套心学。1392年,李氏朝鲜取代“钦慕胡化”的王氏高丽后,强调华夏正统观的儒家思想取得了绝对的统治地位。

这种状态被天主教打破。1784年,天主教进入韩国。来源依然和朝鲜半岛历史上多次的文化输入一致——中国。

在北京的朝鲜使团,接触了包括著名的利玛窦在内的西方天主教传教士。和明清时代的中国一样,对西学感兴趣的,最早都是儒家的知识分子。

2005年6月24日,东正教徒的精神领袖东正教大公宗主教巴尔多禄茂一世到访韩国,与时任韩国总统卢武铉一起出席活动。(美联社 图)

几经波折,来自苏州的周文谟,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进入朝鲜的天主教传教士。但正如在中国明清两朝和日本的遭遇,天主教在朝鲜经过了一波迅猛的发展后,开始和统治阶层发生冲突。

宣扬众生平等的理念,明显有害于“阶层分明,独尊两班”的李氏朝鲜统治秩序。政府先后发起了辛酉邪狱,丙午邪狱等多次镇压。这些行动虽然打压了天主教的传播,却也带来一个副产物,很多殉道者被教宗册封为圣徒,这使得朝鲜半岛的天主教圣徒数量,居世界第四。从这个数字上,也能看出韩国人一旦信教后的态度。

天主教在朝鲜半岛明面上消失后,一直到19世纪末,朝鲜国门再次被西方列强撞开。这次以美国人为主,1884年,2位美国传教士亨利·阿本策勒和元杜尤将基督教新教传入韩国。

对于积贫积弱的朝鲜,无论是精英阶层还是普通民众,面对亡国灭种的现世苦难,美国传教士带来的基督教新教,意味着另一种希望。

李氏朝鲜末代君主高宗李?(“熙”的异体字),对美国传教士有特别的好感,甚至一度只接受美国新教传教士提供的食物。另外,韩国著名的基督教背景大学,在中国因美女而闻名的梨花女子大学的校名,也来自高宗馈赠。

1905年,乙巳条约签订,1910年,“日韩合并”。朝鲜(大韩帝国)亡于日本。这成为朝鲜民族的奇耻大辱。当时朝鲜半岛所有宗教,都需要面对日本统治,重新“站队”。因为日本同样盛行佛教,朝鲜半岛的佛教寺院,和日本妥协合作者不少,传统的儒生亦如此。

2007年7月30日,半岛电视台播出的视频中,塔利班在阿富汗关押的七名韩国女性人质之一。 她和其他22名韩国人因为在阿富汗传教而遭到绑架。(美联社 图)

而对于西方传入的宗教,在日本朝鲜总督府威压下,天主教和基督教新教的卫理宗都选择妥协,只有基督教新教的长老会不肯让步,特别是拒绝信徒参加日本要求的神社参拜。

于是,基督教新教一跃成为朝鲜民族主义与救亡运动的重要支柱。

1910年到1945年,尽管面临日本压制,朝鲜半岛基督教新教徒增加了10万人。甚至在日占时期,朝鲜半岛的对外传教也开始出现萌芽,大量朝鲜移民前往中国东北和山东,朝鲜传教士也随之而来。

李氏朝鲜末期和日占时期基督教的快速发展,除了民族危机外,还有语言学上的原 因。

朝鲜民族文字谚文是一种表音文字,這意味着几乎所有的朝鲜人都可以看懂,相反,理解汉字长时间局限于士大夫阶层。《圣经》被翻译成谚文后,非常容易被普通朝鲜人理解和传播。

1945年,日本投降,朝鲜半岛获得独立,随之南北对立并爆发战争。在南部的韩国,第一任总统李承晚就是基督教新教卫理宗的牧师,他执政时期是韩国政教关系史上的首轮“蜜月期”。

这之后,韩国政府与基督教之间关系多有波折,但基督教在韩国的发展却一直持续进行。目前,韩国首都首尔拥有世界上最大的12个基督教堂会中的11个。韩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基督教长老教会——永乐长老会教会,也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福音派教会,汝矣岛纯福音教会。著名的教会大学包括梨花女子大学,延世大学等。根據2017年的数据,韩国天主教徒占总人口6.4%,基督教新教徒占总人口的20.3%,佛教徒占19.6%,其余为其他宗教或无稳定宗教信仰者。

韩国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基督教大国。

声教讫于四海

当首尔十字架林立时,海外传教也就成为韩国信徒的新目标。

军政府时期,由于受到压制,所谓“道不行,乘舟浮于海”,韩国基督教徒开始前往海外。由于当时和韩国建交的国家很少,韩国传教士主要前往日本和菲律宾。

富裕也是很重要的前提,朴正熙时代开启的汉江经济奇迹,让韩国全社会的财富激增。大量教徒,不光包括传统的天主教和基督教新教,也包括大量新兴宗教,都将这视为上帝的庇佑或信仰的福音。

2007年9月12日,遭塔利班绑架的人质获救后,在韩国首尔的发布会上讲述期间遭遇。他们去阿富汗传播基督教,遭到塔利班绑架。对方殴打他们,还迫使他们皈依伊斯兰教。(美联社 图)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随着韩国几乎和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建立了外交关系,韩国的海外传教开始进入高峰。

韩国的海外传教士,从1979年最初统计的93 名,到1990年年末增为1645名。2007年韩国海外传教士达到17697名,占当时全世界海外传教士的15%。根据韩国传教研究机构KWMA的统计,2016年韩国向海外172个国家派出的传教士共计27205人,其中15217名集中在东北亚、东南亚、南亚、中亚地区,占韩国海外传教士总数的56%。

韩国成为了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传教士输出国。

除了经济上富裕以后产生的报恩与献身情结外,韩国海外传教的热衷,也和“半岛性格”有关。所谓“半岛性格”,就是指韩国人那种热情,吵闹,风风火火又喜欢从众的性格。相比之下,日本虽然也是“新兴宗教展览馆”,但寡言的日本人天然并不适合成为传教者。

这种在互联网时代容易被认为是“虎”的刚烈狂热传教风格,也给韩国的外交埋下了不少炸弹。特别是,韩国人总是不畏危险,前往各种战乱地区传教。

2004年,韩国传教士金鲜一在伊拉克被恐怖分子斩首。2007年,阿富汗的塔利班武装绑架了23名韩国传教士。2007年,韩国传教士在肯尼亚被武装分子袭击身亡;2010年,利比亚逮捕了在利比亚传教的韩国人。

特别是2007年阿富汗的绑架事件。23名韩国人质中包括16名女性。由于2004年韩国牧师被斩首后,韩国政府遭遇国内巨大压力,这一次韩国政府尽全力进行了营救。

历经40多天的谈判,韩国政府最终与塔利班达成协议:韩国同意于当年底前从阿富汗撤出所有韩国部队,停止韩国民众在阿富汗的基督教民间传教活动。塔利班则同意释放扣押的全部19名韩国人质(此前已有两名人质遇害、两名人质被释放)。

但是,不救被骂,救同样被骂。

事件结束后,韩国社会也对韩国政府和传教团队进行了强烈的抨击,特别是,韩国政府可能还为此支付了数千万美元的赎金。很多韩国民众也无法理解,为什么韩国传教团队热衷于到伊斯兰教国家进行传教。

对于国内信众的传教狂热,韩国政府不得不修改了护照法,以限制韩国人去危险国家传教。直到现在,韩国的驻外外交机构最头疼的依然是本国的传教团队在国外又捅了什么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