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你是接引我回返人世的俄尔普斯

2020-04-19 10:06:02 《看天下》 2020年8期

濑名:

谢谢你今日应约,陪我去镰仓看薪能。我原以为夏末正值你事务繁忙,便不抱什么希望,也未在车站等候,哪知你踏着起行的笛鸣进入车厢,倒把我吓了一跳。

来日本后第一次坐电车,我特意买了清晨的票,希望能够看到日光刺破云幕,电线杆自田野的浓雾中渐渐显现的夜昼交替之景。少年读书时对京都颇为向往,列下诸多事项,期待有朝一日得以完成,其中一项便是搭一趟去往岚山的电车,像明治四十五年谷崎所做的那样,看一看原野上盛开的紫云英。然而如今是夏末,旅程的终点也并非谷崎笔下的渡月桥,我要奔赴一场年少的约定,脚下踩的异国土地本会让我感到孤独,幸而有你同往。

你能来,我很高兴。

我的座位靠窗,窗沿悬挂了一只小小的玻璃风铃,绘着淡粉色的樱花,车身晃动,圆润的瓷珠与铃身相击,声音极清脆,在狭长的车厢里回荡许久后又显得有些悠长,让人无端觉得这将是一个非常愉快的夏日。

我在电影里看过薪能表演中幽光明灭的景象,结束时已过了九点,照射舞台的灯光倏然湮灭,周遭幽暗更显。篝火便在此时燃了起来,满眼都是随风摇曳的橘红火焰与映照其上的池水波纹,无比庄严壮美,但也十分寂寞。这种寂寞的印象一直延续到夜晚的镰仓,我从来没有去过这个城市,心中却勾勒了许多属于镰仓的意象,潮湿的夜风、幽夜中连缀不绝的橘色街灯、江畔的丰茂水草,以及深草里若隐若现的萤虫。它们使我满怀的期待里暗藏着某种忧愁。

列车上我悄悄注视着你的侧脸,幸运的是你没有回头,否则你那双清澈的湛蓝眼眸里一定会倒映出一张惊惶失措的脸。

感谢日本国土面积的褊狭与电车的迅疾,让我偷来了半个与你独处的白日。午后你停在书店的门口轻声征询我的准许,那一刻我脸上出现的愕然绝不是婉拒。

我几乎要喜极而泣了。

你大概没有发现我刻意落后了你半步,状似无意湊到你的身边去翻阅你拿在手里的杂志。我第一次看时尚杂志,遇到诸多不懂向你请教,你低头与我分享作为模特站在秀场里的从容欢愉,纤长手指于书页间跳跃,划过裙摆与烈焰红唇,止于居中一页。

“去年在巴黎。”

你回头微笑,尾音略带骄矜,眸光如月铺潮涌,我浸浴其中几欲窒息。

书店,人群,我们靠得那么近。

其实我并没有认真观看薪能,甚而中间一度昏昏睡去,偶尔惊醒只闻到阔大的空间里弥漫的松燃香气。半梦半醒间眼前的火焰同电影中一样辉煌壮丽,自罅隙里可窥得台上演员被凉风吹起的明丽衣裙,夜幕中喑哑能乐与猎猎风声缠作一处,间或杂入柴薪哔啵;远处的照明灯光映出台上张张细目黑眉的能面,其上幽微情绪竟清晰可辨。

像闯入了幽魂的诡梦,恍恍中闻得经正之声,便觉出十分的惊惧,与十二分的迷惘。但你握上了我的手。濑名,你是接引我回返人世的俄尔普斯。

我在黑暗里望住你低垂的眉眼,又强迫自己收回那肆无忌惮的视线,我怕我眼里溢出的喜悦与爱意会吓到你。我无比谨慎地克制着心中的占有欲。

逃掉下半场时我紧紧跟随你奔跑,月光清皎,淌入你身便成了流动的纱衣。我心中激荡,涌出无限的勇气,我在想,我是不是可以再进一尺?

于是在山中蜿蜒的小路上,当你回身递出右手时,我向前一步拥抱了你。

你一触辄止,是我擅自的拥抱延续了这场幻梦。今夜氛围太好,偶尔的莽撞和冲动是可以被允许的——我这样劝说自己。

再给我三秒。我已经悄悄松开了交缠在你身后的双手,你的回拥那么轻,我可以马上退出你的怀抱。

山下传来声响,继而黑夜被瑰丽的火光照亮。我看清了我自己,在你的双眼里。

原来我竟已泪流满面。

你看啊,天上的花火。

 2019年7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