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盖茨退休:巴菲特与微软都留不住他了

2020-04-19 10:06:02 《看天下》 2020年8期

纪宇彪

3月13日,比尔·盖茨“退休”了:微软宣布,公司创始人、前世界首富比尔·盖茨正式辞去微软董事会的职务,同时也退出伯克希尔·哈撒韦董事会,专心投身于慈善事业。

关于选择退出的理由,盖茨表示,“伯克希尔公司和微软的领导层从未如此强大过,所以现在是采取这一步骤的时候了。我将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慈善事业的优先事项上,包括全球健康与发展、教育,以及我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越来越多的投入。”

对于之后的去向,盖茨透露他仍将和微软合作:“微软将永远是我一生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将继续与萨提亚(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和技术领导层合作,帮助塑造愿景,实现公司的宏伟目标。”

盖茨为众人所熟知的,不只是微软的事业,更多的还是在微软之外的战场,其中就包括对流行性疾病的关注。这几年,他一直就全球健康的话题来预测未来。上个月,盖茨基金会还承诺捐款1亿美元,用于支持全球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

几日前,比尔与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及另外两个大型慈善機构又承诺捐赠1.25亿美元,用来帮助加快开发新冠病毒肺炎治疗药物。其中,盖茨基金会和医疗慈善机构韦尔康信托将各出资5000万美元,万事达卡影响基金承诺出资2500万美元。根据盖茨基金会的说法,这1亿美元将用于加强病例发现、隔离和治疗,保护弱势人群以及加速开发疫苗、药物和诊断方法。

微软以外的战场

刚宣布退休没多久,盖茨就在社交新闻网站Reddit上,做了一场关于新冠肺炎的专题问答,一共回答了网友31个问题。彻底退休后,盖茨有更多的时间关注微软之外的事。

1994年,微软创立后的第十九年,盖茨拿出9400万美元成立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致力于减少全球范围内存在的不平等现象。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公共基金会,每年花费近50亿美元。

1997年1月,《纽约时报》作者 Nicholas Kritof 发表了名为《在第三世界,水依然可致人死亡》的报道。他看到的是,在一些无力建造污水处理系统的贫穷国家,居民往往会随意将排泄物直接倾倒进河流,但他们同时也在河流里取用生活用水,这使得“每年有 300 万的父母要埋葬死于痢疾的孩子”。

这篇报道很快被遗忘,但没想到被盖茨夫妇注意到了。这个疾病在现代国家几近绝迹,所以并没有被公众关注,残酷的现状触动了盖茨夫妇,他们决定要着手改善落后地区的卫生环境。

在翻看了《世界发展报告》和相关书籍后,盖茨意识到污水处理主要在厕所和下水系统两个环节,如果当地政府建造的贫民窟没有下水道,铺设管道和供水系统工程量太大,且需要“耗费数百亿美元”,即便能负担起建设成本,他们还要考虑这个卫生系统所需的大量能源和水源。所以,发明成本只需十分之一的替代方案,才能在未来“拯救数百万人的生命”。

在他的主导下,基金会出资近700万美元办了一场竞赛,来自全球的参赛者拿出在没有水、电力和化粪池的情况下就自动运转的厕所方案。在这个竞赛中,出现了“就地解决”粪便的无下水道厕所设计。

除了集思广益之外,盖茨还和机械工程专家合作,18个月后,工程师团队拿出形似小型工厂的Omni-Processor(粪水转饮用水的装置),它先是蒸发掉排泄物的水分,再燃烧固体制造更多蒸汽,而蒸汽又成为这台处理器的动力。它不需要外接电源和水源,还能蒸馏出纯净的水。盖茨喝了一口,表示和饮用水是一个味道。目前,Omni-Processor 在非洲达喀尔已经能够处理三分之一的污水。

为了让这个慈善项目尽快推行下去,盖茨还亲力亲为到世界各地宣讲。2018 年年底在中国举行的“新世代厕所博览会”,他手举着一罐密封的人粪,寻找产品合作商以降低新型厕所的生产成本。在做了大量调研和分析后,瞄准最急迫的需求,动用技术和资源,结合市场进行成本控制、量产和推广,盖茨一步一步地推进他的无下水道新型马桶项目。关于产品的想法在2011年前后成形,7 年后产品亮相,盖茨推论量产要等到2030年。这期间所需要耗费的心力和财力不可估量,即便是比尔·盖茨,早期拿着产品想法寻求大学的帮助时,也吃了闭门羹。

“鼓舞人心不是我的目的”

对西方来说,小儿麻痹症已经是遥远的历史,早在1955年口服疫苗就已问世,但在30 年后全球仍有35万病例。一方面,疫苗覆盖不到那些偏远的地区;另一方面,因为宗教和观念的摩擦,不少地区认为这是西方想要残害他们的孩子而拒绝疫苗。

通过一次次走访地方领袖,消除他们的恐惧,再通过基金会加大疫苗投放的范围,即便如此,情况甚至在继续恶化,2008 年,尼日利亚的病例数量翻了近3倍。为此,盖茨让团队利用高清卫星图像和计算机算法,为尼日利亚重绘了一幅精确的地图,以此为据再统计每个细分区域的发病率。经调查,盖茨发现尼日利亚的地图居然自是1945年就没更新过的版本,很多病例因此遗漏。可以说,为了发现这个根源,盖茨团队重排了一份“课程表”。

就这样,全球新增病例锐减至两位数。但盖茨并不打算“见好就收”,继续为“零发病率”的目标投入60 亿美元。但现实是这种病症离完全消灭还遥遥无期,在Netflix 制作的 3 集纪录片《走进比尔:解码比尔·盖茨》中,导演说,“你这个举动不够鼓舞人心(inspire)”,盖茨回答道:“鼓舞人心不是我的目的,我想要的是效果最大化(optimization)。”

事实上,这不是盖茨第一次排“课程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为了在开学前排出一份课程表,教师往往需要耗费几个月的时间才能排出来,但盖茨所在的湖畔男校又恰逢要和一所女校合并,重排课程表让老师们头疼。

他们最终找到了编程天才盖茨,让他设计一套选课系统,因为要同时兼顾学生的需求、考核的需要、教室和老师等资源的分配,盖茨和艾伦认真理清了课程表的变量和逻辑。思路是先有全景式的把握,再对局部进行调整和分配。不知道多少个通宵达旦后,他们终于赶在开学的前一天开发出选课程序。

刚宣布退休没多久,盖茨就在社交新闻网站Reddit上,做了一场关于新冠肺炎的专题问答,一共回答了网友31个问题

“我只有技术这把锤子了”

纪录片《走进比尔:解码比尔·盖茨》主要以盖茨基金会在重新发明厕所、消灭小儿麻痹症和改造核能上所作的努力展开,反映盖茨在他的“第二战场”上如何受挫,又是如何用技术和经营企业的思维一步步解决问题的。

在核能项目上,盖茨遇到的是更大的挫折。能源使用所释放的二氧化碳让气候变得更糟,而像太阳能和风能等清洁能源又会受限于气候等因素,无法持续供应,所以盖茨想抓住机遇,开发一种清洁、安全的核能。

当一颗中子撞击一颗原子的时候,会产生链式反应,从而生成大量的熱能,热能产生蒸汽以驱动涡轮发力。整个过程不会释放任何二氧化碳。于是,盖茨在2006年成立泰拉能源,测试新型核反应堆。然而,2011年的日本福岛核泄漏事件影响了项目进程,全世界有如惊弓之鸟。

泰拉技术团队在安全问题上非常自信,他们介绍说,以贫铀为原料,行波反应堆就像是一直燃烧缓慢的蜡烛,添一次燃料就能用上10年。另外,盖茨表示,“这种核反应堆所能发生的最糟的情况也只是反应堆停止发电,而不是放射性物质泄漏。”而对于不能被利用的核废料,团队也正在研究如何将它们转化为电力。

可以说,核能是一种“不受欢迎”的能源。盖茨笑着说:“(认真考虑推动这种能源),是因为它就是一种除非我帮一把,否则就不能实现的创新。”但他也承认其中难度,“数亿美元,召集大量科学家……要不是因为气候变坏,我不会做这件事。”

2015 年,泰拉能源和中国政府达成合作,但在2018年又因为中美贸易战等复杂原因中断。“当你遇到挫折时,你会做些什么?”盖茨回答:“会退后一步,力求客观。”

盖茨一直主张的厕所革命,离最终量产也仍有距离,盖茨在和合作方接洽时,对方报价5万美元,但他觉得500美元才能推行;为了彻底消灭小儿麻痹症,每年投入几十亿美元;核能项目的落地困难重重,甚至暂时中断。盖茨想过放弃吗?是的。但同时,他又在不断暗示自己“需要更加努力”,“我希望冒险去做那些没有远见就无法实现的事。”

在纪录片中,导演问了一个问题:“很多人说你是一个技术疯子,想凭技术解决一切问题,你怎么看待这种批评?”盖茨缓缓说道:“我只擅长这个,我只有‘技术这把锤子了。”对盖茨来说,退休是另外一种“上路”,期待他拿着这把“锤子”在微软之外的战场上取得更多的胜利。

● 摘自微信公众号极客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