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油价大跌,生活就美好了吗?

2020-04-19 10:06:02 《看天下》 2020年8期

岳云

3月9日,美国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2013.76点,收于23851. 02点。跌幅达到7%上限,触发熔断机制。( 新华社 图)

“石油价格已经比矿泉水便宜了”,这听起来不可思议,却真实地发生了。

北京时间3月7日,石油输出国组织及其盟国(OPEC+)最终未能达成新的深化减产协议,而原有减产协议将在3月底到期终止。在谈判破裂的当天,沙特调低四月原油的全球售价,挑起了这场石油价格战,国际油价迎来了断崖式下跌。

其中,美国WTI原油最低触及27.38美元/桶,布伦特原油最低触及31.02美元/桶。如果按照27.38美元/桶的油价,一桶原油的价格约为194元,同样体积矿泉水的价格约为477元,“水比油贵”的奇特现象再次出现了。

没错,再次。这并不是历史上第一次出现 “水比油贵”,国际能源战略专家陆如泉在自己的专栏中回顾了历史上几次国际油价暴跌,1985年、1997年、2008年和2014年都曾出现过暴跌后持续一年以上的低油价的情况,油价甚至低到过10美元/桶。

他认为,这次的情况比前几次都要复杂,文章中他引述并认同了知名能源战略专家陈卫东的判断:“回顾前四次油价暴跌事件,1986年和2014年两次下跌主因是富余产能;1997年、2008年的两次下跌主因是金融危机,导致需求不足。唯有这一次,是需求和供给两相夹击造成。”

石油是人类最重要的能源,也是化工业的基础原料,衍生的产业几乎覆盖到居民生活的方方面面。中国是目前世界最大的石油进口消费国,低油价无论是对居民还是企业都意味着减少开支。但长期低油价真的是件好事吗?

这样的判断或许过于乐观。油价快速下降可能造成通货紧缩,而在石油价格战之前,新冠疫情的全球蔓延已经引发对于通货紧缩的担心。换句话说,经济正在进入下行周期,在经济高度全球化的今天,大萧条面前没有人能够全身而退。

油价如何影响到你我?

虽然国际油价已经跌到30美元/桶以下,但国内油价并不完全由市场调控。按照2016年出台的《石油价格管理办法》规定,国内汽、柴油价格调控设“天花板价”和“地板价”。其中调控上限(天花板价)为每桶130美元,下限(地板价)为每桶40美元。此次国际油价下跌到30美元/桶以下,国内也进行了调价,并未固守40美元/桶的地板价。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解释道,高油价的时候企业平摊了一部分成本,让利给消费者,在低油价时补偿企业一部分成本, “实际是一个跨期的中国式的油价调节,兼顾居民和企业利益。”

油价下降首先体会到变化的就是交通运输业和有车居民。卓创资讯成品油研究团队预计,以油箱容量50升的家用轿车为例,加满一箱92号汽油将较之前少花40元;以月跑2000公里、百公里油耗8升的小型私家车为例,未来半个月时间内,消费者用油成本將减少64元左右。物流行业支出成本也将大幅降低。以月跑10000公里、百公里油耗38升的斯太尔重型卡车为例,未来半个月内,单辆车的燃油成本将降低1577元左右。

同样是燃料,天然气的价格变化就很少能让消费者直接感知,海通证券2019年1月发布的证券报告梳理了国内天然气定价的各个环节。在国内,气态天然气的销售价格通常是政府指导的,从供气的资源方到城市燃气公司会制定一个门站价,这是中国天然气价格最重要的环节,目前实行政府指导价。而在城市燃气公司到终端的居民之间会在门站价的基础上附加一部分配气费。整套价格的调整通常由政府主导,上下调整的幅度小且频次低,短期内很难感受到天然气的价格下调。

除此之外,石油是重要的化工原料,衍生产品有橡胶、石蜡等工业用品,也有化肥、杀虫剂等农资用品,化学纤维广泛用于服装和家居,不少化妆品和清洁用品也是石油的衍生产品。石油的价格波动顺着产业链上游传导到下游,最终影响到生产物价和居民生活物价。管清友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油价波动产生的影响是全方位的,产业链短价格就传导得更快,产业链长价格就传导得更慢。

不只是工业品,有研究表明,农产品价格也在受到国家油价波动的影响,一篇《国际油价波动对国内农产品价格的冲击传导机制:基于LSTAR模型》的论文通过数据模型分析发现,虽然国际油价不直接影响国内农场品的价格,但通过通货膨胀率、货币政策和国际农产品价格最终间接影响国内农产品价格的波动。

而且这种趋势还在逐渐加速,恒大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在2012年发表的论文《能源价格波动对中国物价水平的潜在与实际影响》中提到中国的物价对油价的变动也变得越来越敏感,2007年原油价格上涨对 CPI 和总体物价指数的影响程度大约是1987年的三倍。

2020年3月18日,沈阳市一家加油站。(东方IC图)

低油价快感不可持续

这个结论听上去与实际感受可能不符,但时间轴拉长,感受大不一样。

看起来石油价格下降有利于以此为原料的产业降低成本,物价降低也有利于居民节约开支。但这种受益是短期的静态的。从产业来说成本是减少了,更关键的是需求减少了。对居民来说,正值疫情大流行,消费不可避免地大范围陷入停滞。

“当原油价格下降,意味着需求的减弱,从产业链的角度来讲,肯定是中下游受益。”管清友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表示,但是从大的宏观系统来看,这些行业虽然受益于价格下跌,但是也受制于需求的弱化。需求的弱化会导致工业品价格持续走低,反映的是通货紧缩。

他以航空业举例,航空用油的成本降低了,但新冠疫情对出行需求的影响更大。“航空公司受到影响,飞机制造厂商像空客势必又会受到影响,所以产生的影响是一系列的,连锁的。”

在管清友看来,低油价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这次油价暴跌一方面来自供给冲击,国际石油供给过剩。加之美国页岩油气技术的革命,使得美国非常规油气资源的产量大幅提升,让美国从一个石油进口国变成了石油出口国,产能可观。

除此之外,全球经济萎缩带来的需求减少是更加致命的。他提到了两个词“高位均衡”和“低位均衡”。当需求减少时,产油国为了占据更多的市场份额,获得和过去相当的收入,就会降低价格,加大产量,这就不可避免地陷入价格战,导致价格进一步降低。这就会进入到一个低油价周期。即使在下一次谈判中沙特和俄罗斯能够再次谈拢,价格也只会恢复到3月7日以前的水平,总体上仍然处于低油价周期。而一旦进入低价均衡,持续的时间就会非常长,长则七八年,短则两三年。

毋庸置疑,我们正在面临经济衰退的考验。根据路透社日前针对41位经济学家的调查,有31人都表示全球经济扩张已经结束,进入衰退期。摩根大通全球经济研究主管卡斯曼(Bruce Kasman)表示:“2月到4月的3个月中,几乎全世界的经济活动都在收缩。我们在上周得出结论,新冠肺炎将造成全球衰退。”他认为关键问题在于这段衰退会有多严重,持续时间有多长。

据测算,美国和欧元区将出现负增长,新冠肺炎在2020年引起的全球衰退幅度和1982年、2009年的衰退类似。

美国银行全球经济首席研究员哈里斯 (Ethan Harris)說:“全球经济预计今年将增长1.6%。1月份调查时还有3.1%,现在则剩一半。这是2007到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低, 2020年全球GDP的预测范围是从-2.0%到 2.7%,显然波动幅度较大。”

市场信心的衰退首先表现在金融上,两周之内,美股出现4次熔断。金融市场的崩溃已经开始,实体商业也因为疫情的停工受到重创,消费萎缩、公司破产、失业率上升无不在糟糕的经济环境里雪上加霜。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当经济进入衰退期时,短暂的低油价快感很快就会被收入锐减甚至无钱可花浇一盆凉水甚至冰封起来。特别是油价暴跌这个常常和经济危机同时出现的符号一旦现身,低油价似乎也不那么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