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脑出血后继发性脑损伤的分子机制的研究进展

2020-03-25 02:51:15 《人人健康》 2020年2期

张晨

摘要】 脑出血后的继发性损伤由细胞及各种炎症炎症因子导致,最常见的是神经胶质细胞,以及红细胞,血管内皮细胞,这些细胞通过自身释放,或者激发其它组织成分释放多种细胞因子,并且通过细胞吞噬途径,不断地加重脑组织水肿,脑细胞的凋亡,进一步地加重继发性损伤。

关键词】 继发性 神经胶质细胞 小胶质细胞 因子 补体

脑出血是临床最常见的神经外科疾病,脑出血除了明显的占位效应之外,最主要的造成脑损伤的机制是其脑出血后周围脑组织以及脑出血部位之外机体为了应对脑出血继发性产生各种物质以及活化的相应的细胞对大脑的进一步损伤,本文对近段时间新发现的继发性脑损伤的分子机制进行归纳,为临床脑出血后减少继发性脑损伤以及进一步研究脑损伤的分子机制,提供一定的参考意见。[1]

引起继发性脑损伤的细胞成分,主要是自身受损的神经原细胞,原位的神经胶质细胞,以及破损血管中的红细胞、血管内皮细胞等参与脑出血后机体自我修复与损伤。[2]其中神经细胞钙通道超载,及线粒体功能障碍导致的脑水肿,溶解的红细胞产生的凝血酶,血红蛋白,铁,血红素,转铁蛋白和铁蛋白,以及进一步激活小胶质细胞和巨噬细胞直接或间接地通过释放相关的细胞因子等物质促进细胞产生的氧自由基進一步加重损伤。

因此脑出血后小胶质细胞的活化作用产生的各种炎性因子等物质对脑损伤起到很关键的作用,而且对其炎性因子的释放及如何发挥作用等进行干预成为近几年的研究对象。影响其炎症因子释放,可以从小胶质细胞的活性,相关遗传基因的表型等进行干预。在研究继发性损伤后的相应的基因干预外,研究者还发现某些常用的药物治疗某些疾病的同时,其中有些相应的药理作用可干涉细胞的基因表达,其中 T小胶质细胞的细胞的这些炎症反应同样可被罗格列制,通过检测细胞中PPARγ mRNA的表达水平来判定罗格列酮的抑制小胶质细胞的吞噬作用及炎症反应。研究还发现罗格列酮通过刺激NQO1 和γ-GCS-HS mRNA两种因子适当水平的表达来减少小胶质细胞产生过多的趋化因子,活性氧 (ROS), 和血清一氧化氮等物质从而起到脑出血损伤后的保护作用。同样辛伐他丁是常用的降脂药物,研究的临床资料表明,辛伐他汀每天治疗一次,对侧肢体功能障碍、血管痉挛频率、脑水肿程度和出血量均有改善。[2]其在ICU急性脑出血后应用,可通过印制炎症因子ILFI4、ILFI6、IL-8和IL-10等的分泌,从而减少脑出血后的进一步损伤。但是究竟影响这几种的因子减少的机制无法知晓。此外,抗炎和血管生成诱导治疗在脑出血中的治疗益处已被证实。[3]除了小胶质细胞的双相作用外,微血管障碍造成出血后的脑水肿其中研究发现钠钾氯及相关蛋白转运通道中发挥重要作用,在急性脑出血后加速水离子进入脑组织从而造成进一步损伤,研究通过布美他尼来压制这些通道可以脑水肿的情况。[4]

综上可见脑出血后的引起继发性损伤的因素较多,并且通过药物[5]来减少相应的损伤因子,并提高脑组织以及其保护系统的保护作用来减少脑组织的进一步损伤已经进行了很多研究。而神经外科未避免较大量脑出血造成的各种继发损伤常采用的外科手段是细孔穿刺引流等各种清除淤血的方法。临床大夫通过临床的不断实践已经大体得出针对不同的脑出血,根据脑出血的量,位置,性质,时间等应当采取的手术方式已经采取干预措施的时机。但究竟采取相应措施后脑组织及其周围相关系统的改变,以及反映脑未在进一步损伤的指标检测等手段未进一步详细的研究。[6]

【参考文献】

[1] Wang K, Ha T, Chen X, et al. A combined diffusion tensor imaging and Ki-67 labeling index study for evaluating the extent of tumor infiltration using the F98 rat glioma model[J]. Journal of Neuro-Oncology,2018,137(2):259-268.

[2] Liew H, Cheng H, Huang L, et al. Acute Alcohol Intoxication Aggravates Brain Injury Caused by Intracerebral Hemorrhage in Rats[J]. Journal of Stroke and Cerebrovascular Diseases,2016,25(1):15-25.

[2] Hamming A M, van der Toorn A, Rudrapatna U S, et al. Valproate Reduces Delayed Brain Injury in a Rat Model of Subarachnoid Hemorrhage[J]. Stroke,2017,48(2):452-458.

[3] 周中和. 出血性脑损伤细胞凋亡机制研究进展[J]. 国外医学.神经病学神经外科学分册,2001(04):250-252.

[4] 张祥建,张丽英,胡书超,等. 大鼠脑出血继发性脑损伤及脑水肿中补体受体2型的作用[J]. 中国临床康复,2005(13):84-85.

[5] 潘新发,万曙. 小胶质细胞在脑出血后继发性脑损伤中的作用[J]. 中国神经精神疾病杂志,2013,39(07):437-439.

[6] 张清涛,宋春旺,汪峰,等. 早期微孔手术对30例脑出血后继发性脑损伤和预后的影响[J]. 重庆医学,2012,41(13):1276-1278.

课题名称:高血压脑出血微创手术时机选择的基础机制 2018年山东省医药卫生科技发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