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等春来,去看我们喜欢的花

2020-03-25 08:14:07 《闽南风》 2020年3期

朱向青

第一次见到黄鹤楼是在飞驰的列车上。

早就知道黄鹤楼是中国四大名楼之一,也早在书本上看过历代文人墨客赞咏黄鹤楼那些千古绝句: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总觉得此楼是很遥远神圣的。却不料那年就在从福建至北京车上,在火车呼啸驶过声中,听到有人欣喜地说:快看,黄鹤楼、黄鹤楼。窗外瞬间晃过一座有着黄色琉璃瓦的塔楼,楼的每一层似乎都有外翘的檐角,这就是黄鹤楼了?火车太快,看不清楚,但那曾经遥不可及的黄鹤楼毕竟就在身边,就在眼前,那天,它与车外同样一晃而过的滔滔长江以一种召唤般亲近的姿态吸引了我。

又过了几年,真正踏上了黄鹤楼和长江大桥所在的武汉的大地。登上黄鹤楼,放眼望去,武汉三镇尽收眼底,那贯穿武汉蛇山龟岛的长江大桥,飞架南北,在浩渺的江波中赫然伫立。行走于长江大桥上,但见江水缓缓流淌,远处江面上笼着一层如纱一般的薄雾,偶尔传来一两声清亮悠远的江楼钟声。向北望去,左岸是秀美的龟山,右岸是郁郁苍苍的树。置身于熙攘的市井,能感受到这个城市的亲民气息。除了酱料特别浓郁的招牌热干面,还有糯米丸子、烤猪蹄、煎土豆、臭豆腐、炸香蕉、各种涮串……端出来的都是让人惊讶的大盘,量多到吃不完。居然还有小时吃过的白米酒糟!我们一人一碗打包拎着来到江边的小广场,几个画了花妆穿着戏服的汉剧演员穿梭来往,树下老百姓挨挨挤挤闲坐聊天,有的张口亮嗓,有的捧茶啜尝,还有埋头扎花刺绣的。见了来自外地的我们也不认生,随和地招呼我们落座听戏。这一城热情爽朗大气的武汉人,让来自闽南的我爱上了长江之滨这个樱花盛开的地方。

这一切却在2020年的开春突然变化。一切看似如常,千万个武汉同胞如同全国各地兄弟姐妹们一样欢天喜地迎接新年,却蓦然困于灾难,一群看不清狰狞面目的疫魔凶猛来袭,迅速蔓延于武汉大地。这座九省通衢大都被粗暴地按下了暂停键,倏忽消失了川流不息的人群,停滞了沿街叫卖的商贩,街巷门户紧闭,清冷异常。许许多多武汉人及他们的亲朋不知道,在一个突然的清晨,肺疫就会带走生命。不知道,在一个平常的黄昏,病毒就来到了他们身旁。不知道,有些磨难和离别会来得那么痛楚那么措手不防。不知道一个小小的肺炎竟带有摧毁一个家庭的力量。而远离武汉的我和许多普通百姓一样,只有等待,等待着这场浩劫赶快过去。每天宅家看着扑天盖地的疫情消息,依旧读书、听音乐,看剧……心里却异常沉重,浅薄的空气似乎也沉重起来。想到黄鹤楼旁户部巷街头的天桥原本人群簇拥的盛况,还有人群里那一张张朴实亲切的面庞,止不住的心酸。

这个冬天,武汉太难了。武汉把自己悲壮地和全中国全世界隔绝,锁在空空荡荡的江汉大地。医生、物资极度缺乏,确诊数字与死亡人数不断攀升,疫情从武汉到全国,而无数力量则不惜逆行从四面八方汇聚到武汉。

爱和希望,比病毒蔓延得更快:有报道说美国洛杉矶几位年轻侨胞买了成千上万个口罩和手套捐赠给武汉。他们刚毕业,没太多积蓄,几个人凑钱,也不留名字。义工告知国内清关必须要留名。他们商量了一下,只留下四个大写的字:“中华儿女”。中华儿女!不管身在何处,心是相连的。虽然远在海外,依然为祖国牵肠挂肚。

“精忠报国”这四个字是写在防护服上的无声的誓词:她是一名95后护士,也是家里的娇娇女,家人流着泪劝她别去一线,她说这是责任,不能退缩;还有送别时隔着口罩的坚定的承诺:等疫情结束后,我娶你!他和她本来准备过年时定亲,疫情来袭他驰援武汉,这是他向女友示爱的最特别的方式;还有本打算回老家过年的他说服了老人,自己与妻子留在了武汉,就在餐厅门口向市民免费发放口罩……

这个城市的角角落落有太多回忆,有多爱这个城市就有多心疼它。“大家各出各力,都是为了自己的家”。從抗疫的白衣战士、驰援的人民子弟兵,到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的建造者、来自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捐赠者……就像一首歌中所唱:其实,今天无论你我在哪,我们真正的位置,都在武汉。无论是全力以赴的医生,还是在病房里和病毒搏斗的病人,都是我们的兄弟姐妹,我们的亲人。人力有时候真的很渺小,但团结起来就可以创造很多奇迹,在祖国的中部,在湖北,在武汉,爱与思念正统领着各种资源形成一股合力,为武汉的新生按下了快进键。

其实人们多想按下那个重来键啊,回到年年那个一家老小齐齐整整穿新衣逛大街热热闹闹的新年,定格在年年这个樱花浪漫的春天。很多东西失去了,包括至亲至爱的人,很多再不能重来。但我们明白,那些因灾难而空出的地方必有更好的东西来填补。那些舍去的并未消失的时间里必有更好的故事发生。希望上天能够善待所有在煎熬中的人们。记得看过一张照片,和武汉第七医院一墙之隔的居民楼,左边的老奶奶在晒着太阳织毛衣,右边的老爷爷和老奶奶在晾衣服,这样的场面让人抱有对美好生活的希望。是的,面对疾病与痛苦,说永远真的是一件太遥远的事情。度过眼前的难关,才是最要紧的。即使在夜晚,从窗台往外望,小区路灯依然亮着,发出暖黄色的灯光,远处依然有万家灯火,再远处,立交桥上的夜景依然璀璨好看。面对寂静空荡的城市和宅家不出的生活,或许,沉默坚守才是现在的感受。有时不知从哪里飘来一首“多年以后”,心想多年以后我们都要记得这不平凡的岁月,顿时眼眶发酸。我想当专家宣告此次肺炎真正结束的时候,所有的人一定都会痛痛快快大哭一场吧。

疫情过后你最想做什么?谁是你第一个想见的人?“这一年才刚刚开始,好像全世界就在以各种方式提醒我们要学会珍惜。”最近,微博上的这段话,引发了很多人的感触和共鸣。武汉方舱医院里病人尽管被暂时隔离,但在医护人员的悉心照料下,他们的“小欢喜”从未消失:跟新疆医生学跳传统民族舞“黑走马”“麦西来甫”、和海南医生摇摆儋州调声、和着《火红的萨日朗》跳四川坝坝舞……而领舞的医护姑娘们被厚厚防护服包裹着的步伐虽然略显笨重,却是这世间最美的舞步。临下班前,辛苦劳累了一天的姑娘们仍不忘和同组前来支援的医生约好,等疫情过去了一定来吃武汉美食,“下次再来武汉,要把好吃的找到,都吃了。”

不由又想起去武汉时住过的那家民宿的那位美丽的老板娘,当我们要由武汉转往武当山时,她热心建议可以把行李寄放在客栈,下山时再取。还为我们细心准备了上山需带的路线图和水等物品。她笑吟吟地说,到了我这里,都是我的家人。这个亲和而又生机勃勃的大武汉啊,我宁愿相信,它只是生病了,全国人民在帮她,她一定会好起来的。我相信,樱花会再次绚烂,热干面依旧逸香,街道会重新人声鼎沸。而我还要再去户部巷,去光谷,去黄鹤楼,去看长江。我要等春来,我要在樱花盛开的时节,摘下口罩,和武汉的兄弟姐妹们,好好拥抱。

到那时,我们一起摘下口罩,去见我们爱的人,去看我们喜欢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