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针刀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的调查研究概况

2020-03-25 02:51:15 《人人健康》 2020年2期

张自然

摘要】腰椎间盘突出症(lumbardischerniation,LDH)是常见病和多发病,是引起下腰痛和腰腿痛的原因之一,好发病于20~40岁青壮年,约占患者人数的80%,男性发病比例高于女性,这与高劳动强度以及外伤史有关,90%以上腰椎间盘突出症发生在L4~L5和L5~S1椎间隙[1]。所以下肢放射性疼痛与麻木为主要症状。针刀治疗LDH目前临床报道越来越多,且疗效显著[2]。笔者想对近年针刀治疗LDH中出现的优势方案与尚未完善之处进行总结。查阅近10年文献,国内学者围绕针刀治疗LDH主要进行了以下的研究。

关键词】针刀;腰椎间盘突出症;疗效总结

一、LDH當前现状

LDH基本病理的变化是腰椎间盘纤维环的破裂、突出的髓核组织等,物理或化学病理因素造成神经根损害,而产生一系列神经功能障碍的症状。LDH患者通过卧床休息、腰椎牵引、消炎镇痛药、理疗及微创治疗等即可得到缓解或临床治愈。近年来,微创介入疗法发展迅速,小针刀疗法具有手术简便、快捷、副作用小等优点,国内学者有不少关于小针刀疗法对腰椎间盘突出症疗效的观察,已有数篇报道发表,LDH作为临床高发病,虽不直接危害生命,但其严重影响患者生活质量。

二、针刀疗法的机制

小针刀疗法是一种将中医针灸针与西医手术刀融为一体,使传统的剥离、松解等手术由开放式变成了闭合式,对骨质增生、慢性软组织损伤等疾病具有良好的治疗效果。针刀治疗LDH的机制,正是本着疏其不通,散其瘀阻的原则,疏通经络,运行气血;在针的方面,刺激局部改善血液循环,由于组织蛋白分解,使致痛物质在血清中含量降低[3]。激发脑和脊髓释放内源性阿片类物质、5-羟色胺等成分,阻滞神经传导,发挥镇痛作用[4];另一方面,通过刀的作用,松解骨纤维管、周围韧带等,间接扩大了椎间孔,改善相应部位的症状,能够缓解脊柱两侧不对称的应力,使椎体韧带牵拉力平衡,解除椎间盘周围的高压力,从而改善腰腿痛、麻木等症状[5]。

三、临床案例

(一)方法:对照组实施针灸和推拿治疗(1)选取相关穴位实施针灸(2)对患者进行推拿治疗,共进行4周。治疗组患者采取小针刀疗法,标记患者的病区痛点,在治疗过程中着重对患椎间隙、两侧横突处阳性反应点为主。

效果:两组患者的疼痛程度均有所降低,治疗组患者疼痛评分降低显著,疼痛改善更为明显,差异存在统计学意义,对照组患者治疗总有效率为86%;治疗组患者治疗总有效率为93%。治疗组有效率更高[6]。

(二)方法:对照组给予手法推拿治疗。相关穴位进行按压,最后采用屈膝顶腰。最后给予滚法由上而下按压患者下肢的前外侧,并对相关穴位点按治疗,1周为1疗程连续治疗4个疗程。观察组在对照组基础上联合小针刀治疗。找出患者腰椎病变部位压痛点,使用小针刀依次松解棘上、棘间、横突间韧带以及肌肉、韧带筋膜等,每周1次,连续治疗4次。

效果:针刀联合推拿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可显著提高临床疗效,显著低JOA、VAS评分,改善炎症反应,促进腰椎功能恢复[7]。

(三)方法:观察组采用小针刀治疗,选择最敏感的压痛点作为手术部位,并根据患者病情对棘上、棘间韧带等予以适度的松解、剥离。5天1次,20天1疗程。对照组采用常规的针刺法或者腰牵法进行治疗,常规的针刺法取相关穴位,隔天1次,20天1疗程。腰椎牵引法:使用牵引床对LDH患者进行牵引,以患者能够耐受为度,时间为30分钟,隔天1次,20天1疗程。

效果:临床疗效观察组治愈43.2%,有效52.3%,无效4.5%,总有效率95.5%;对照组治愈35.7%,有效42.9%,无效21.4%,总有效率78.6%。总有效率2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2.2VAS评分疼痛VAS评分治疗前后2组组内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治疗后2组组间比较差异也有统计学意义[8]。

四、讨论

以上3个案例在笔者收集的文献中具有代表性,且时间跨度较大,能够比较客观地反映出针刀治疗LDH的现状。我们不难发现中医综合治疗效果比单一治疗效果相对较好;针刺与常规治疗(平躺卧床、使用腰围、牵引等)相比,是一种安全有效的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的方法,能更有效地改善患者的疼痛和生活质量。只应用小针刀治疗或者小针刀联合其他疗法较不含针刀疗法临床总有效率高。针刀治疗的选取位置在大部分文献资料中均是选择痛点与附近相关软组织,并未提及椎间管内外孔,且大部分针刀治疗的同时会兼用其他疗法导致结果不准确,或者针刀单独治疗的同时对照组却使用联合治疗,均未做到控制单一变量。可以得出结论,现目前针刀治疗LDH确实疗效显著,但实验数据并未完善,针刀疗法所包含的相关治疗部位与手法也并未讨论优劣,仍然有发掘的空间。

【参考文献】

[1]安徽省腰椎间盘突出症分级诊疗指南(2015年版)[J].安徽医学,2016,37(01):14-20.

[2]陈志伟,李斌杰,李国福,王绍敏,郭子坤,王薇.小针刀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疗效的Meta分析[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8,27(18):46-50.

[3]庞清民.针刀治疗臀深部神经卡压综合征的临床研究进展[J].河南中医,2008,28(4):4

[4]杨智,邓雪梅,黄圣哲,罗义玲,陈志.小针刀配合神经阻滞治疗急性腰椎间盘突出症289例[J].中国中医急症,2013,22(06):1004-1005.

[5]崔成埈,郭长青,付伟涛,梁楚西,黄怡然,孙红梅,许红,郭健,赵淑英,张丽萍,朴起范.针刀用于腰椎间盘突出症根性神经痛大鼠中枢镇痛的机制研究[J].中国康复医学杂志,2015,30(04):324-328.

[6]靳勇,蔡少忍.小针刀疗法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的临床观察[J].中医临床研究,2019,11(01):29-30.

[7]赖圆根.小针刀结合手法推拿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56例疗效观察[J].国医论坛,2018,33(06):51-53.

[8]吴栩,李文雄.小针刀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的临床随机对照试验[J].西部中医药,2018,31(12):125-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