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中药直肠滴入治疗中风后便秘

2020-03-25 02:51:15 《人人健康》 2020年2期

姜培升

摘要】 目的:研究中药直肠滴入对中风后便秘患者便秘困难有较大的帮助。方法:选取我院2018年1-12月104例中风后便秘患者,随机分实验组、对比组,实验组利用中药直肠滴入治疗,对比组传统西医方法治疗,比较两组治疗效果差异。结果:实验组便秘发生率9.62%,对比组便秘发生率15.38%,两组住院时间、便秘持续时间、便秘发作次数、治疗满意度差异明显(P<0.05)。结论:中风后便秘是临床较为常见的合并症类型,患者在出现便秘后,单纯西药无法对患者采取显著的治疗效果,利用中药直肠滴入治疗效果更高,值得临床应用。

关键词】 中风后便秘;中药直肠滴入;治疗效果

中风后便秘是临床上较为常见的并发症,患者在发病后存在排便量降低、大便硬结、排便费力、排便时间长等问题。患者甚至出现有便意但无法顺利排便[1]。上述症状不但会影响患者的正常新陈代谢,还会对患者的治疗产生较大的压力,影响患者治疗效果与康复。由于中风会增加患者的治疗压力,对患者的治疗效果也有较大的影响。大部分患者需要对其进行药物、心理干预,促进患者排便顺畅程度,但治疗效果受到较多因素影响。中药直肠滴入能够将药物直接作用在肠道上,促进肠道的有效蠕动,促进治疗效果改善[2]。本文对所选中风后便秘患者开展中药直肠滴入方式加用,观察患者治疗效果差异,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我院2018年1-12月104例中风后便秘患者,随机分实验组、对比组,52例/组。实验组男27例,女25例,年龄33~86岁,平均年龄(65.16±20.84)岁,病程3~17天,平均病程(12.46±4.54)天。对比组男26例,女26例,年龄34~85岁,平均年龄(63.27±21.73)岁,病程4~18天,平均病程(13.36±4.64)天。患者均在我院住院治疗,符合脑血管疾病防治指南需求,排除患者存在严重生命风险,排除患者存在认知功能障碍、失语症状,患者均肝肾、心脏、肾脏功能正常,排除临床实验用药无法耐受情况。两组基线资料无统计学意义,有可比性(P>0.05)。

1.2 方法

实验组利用中药直肠滴入治疗,对比组传统西医方法治疗。

中药直肠滴入治疗:利用麻仁30g、白芍20g、大黃20g、枳壳10g、太子参15g、当归20g、生白术10g,厚朴10g组成方剂,并利用煎煮方式取汁用药,将药汁放置在清洁的消毒柜中,待温度下降至与肠道温度相似的条件下,对患者进行直肠滴入治疗,1次/日,每日更换方剂中的药物。

传统西医治疗:对患者进行便秘药物的应用,药物选择甘油等药物,在患者出现便秘情况后,对患者进行肛门给药,促进药物进入肛门后,帮助患者排便。

1.3 疗效判定

对比两组便秘发生率=发生例数/总数*100%。对比两组住院时间、便秘持续时间、便秘发作次数、治疗满意度。

1.4 统计学分析

数据均采取SPSS19.0统计学软件处理,计量资料:住院时间、便秘持续时间、便秘发作次数、治疗满意度,均数±标准差(x±s),t检验,计数资料:便秘发生率,率(%),X2检验,P<0.05组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实验组便秘发生率9.62%,对比组便秘发生率15.38%,两组住院时间、便秘持续时间、便秘发作次数、治疗满意度差异明显(P<0.05),见表1。

表 1 两组住院时间、便秘持续时间、便秘发作次数、治疗满意度比较(x±s)[n()]

3 讨论

中风后便秘在中医临床上属于中风后的并发症,患者由于情志不遂、分泌功能受限等原因导致发病。中医治疗中风效果较高,但对多数患者来说,单纯中风治疗无法对患者便秘产生较好的治疗效果。但同时便秘对患者中风的疾病严重程度、治疗压力有较大的影响。西医治疗中风的方法,主要从肠道润滑等方式进行治疗,目的是增加患者肠道蠕动,提高患者便意,促进患者顺利排便,西医对中风后便秘的治疗属于被动治疗,对便秘的预防性较差。中医治疗中风后便秘,能够通过中医药剂等方式,对患者开展治疗,促进患者治疗效果的提高,帮助患者在治疗过程中,提高排便顺畅程度,促进患者治疗过程中的不良反应降低,减少患者在中风康复过程中,由于便秘产生的不良反应[3-4]。中药汤剂能够帮助患者改善治疗效果,但由于中风患者症状表现导致吞咽困难,面瘫等症状,口服用药有一定的困难,且患者的用药治疗效果较差。临床为改善这一问题,利用直肠滴入给药方式对患者进行治疗[5]。

本文对所选中风后便秘患者开展中药直肠滴入治疗后发现,患者在出现便秘症状后,利用直肠滴入用药治疗,患者的便秘发作次数得到显著降低,同时患者在治疗后的便秘症状也得到显著改善,发作次数降低,住院时间减少,提高了患者对治疗的满意度。

综上所述,对中风后便秘患者开展中药直肠滴入治疗效果显著,患者治疗后的便秘持续时间降低,值得临床应用。

【参考文献】

[1]顾雪彤,王玲姝,李冠男.针刺联合卒后润燥丸治疗中风后虚秘的临床疗效观察[J/OL].中医药临床杂志,2019(09):1696-1699.

[2]孙永康,杨海燕,王新志.王新志应用猪牙皂治疗脑系疾病经验[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19,25(09):1238-1240.

[3]陈沛,江澜,耿花蕾,王雅惠,王月,杜钟名,刘胜哲,邹忆怀.中风病痰热腑实证的研究现状[J].中西医结合心脑血管病杂志,2019,17(18):2770-2773.

[4]龙茵,李芳,杨仕良,莫帆.电针不同深度针刺天枢穴治疗中风后便秘的临床疗效及安全性分析[J].亚太传统医药,2019,15(07):138-141.

[5]赵惠,国强,孙波,韩学鹏,张彦,李雨阳.俞募配穴埋线法治疗中风后便秘的疗效观察[J].辽宁中医杂志,2019,46(06):1272-1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