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甘当“补缺官”的贺炳炎

2020-02-26 08:47:09 《党员文摘》 2020年2期

梅兴无

补缺十九团团长

1933年春,执行“左”倾路线的中央代表,在湘鄂西大搞“肃反”扩大化,一批批党员、干部被当作“改组派”“肃”掉了。所谓“改组派”即“中国国民党改组同志会”,是国民党内汪精卫派系向蒋介石争权夺利的一个小团体,已于1931年解散。

时任红三军七师十九团团长的贺炳炎,尽管连“改组派”是哪三个字都弄不清楚,也被当作“改组派”给抓了起来。他生性倔强,不管受到怎样的刑讯逼供,始终据理抗争,毫不屈服。部队不停地转移,贺炳炎被押进了由所谓的“改组派分子”组成的“改组派连”。正走着,前方忽然枪声大作,红军前沿部队与国民党军队发生激战。前沿部队中的十九团因指挥员被捕,群龙无首,一开战就陷入被动局面。红七师师长卢冬生急得直骂娘,赶忙派通讯员到“改组派连”“借”贺炳炎当团长指挥作战。贺炳炎二话没说,抓起通讯员给他的驳壳枪,箭一般地冲向战场,组织十九团进行反攻,迅速扭转了不利战局。

战斗胜利了,贺炳炎下意识地把驳壳枪往腰间插,却被跟在他身后的“肃反”队员下掉了,随即一副锃亮的手铐又铐住贺炳炎的双手。

补缺特科大队长

贺炳炎被押回了“改组派连”。他性子刚烈,别人用一根绳子捆,对他则用几根绳子,行军时把沉重的米袋、大捆的草鞋架在他肩上。在被关押的第29天,贺龙无意中发现了蓬头垢面的贺炳炎,在他的据理力争下,贺炳炎才被放出来,但只允许他做管理员之类的工作,还给他留下一个“改组派自首分子”的“政治尾巴”。

贺龙把贺炳炎安排到军部做管理员,好随时调用。8月,中央代表带领红七师留守湘鄂边根据地,贺龙和政委关向应带领军部和红九师到宣恩、咸丰、利川开辟新区。9月23日,军部和红九师抵驻“神兵窝”——咸丰县黑洞镇,收编了以庹万鹏为首领的“神兵”700余人,改编为特科大队。

贺龙很重视被收编“神兵”的改造,点名让贺炳炎去当大队长。“神兵”是带有封建迷信色彩的土著武装,士兵绝大多数是穷苦农民出身,作战勇敢,但他们迷信吞朱砂之后“打不进、杀不进”。贺炳炎因势利导,启发他们的阶级觉悟,破除迷信,到战火中锻炼意志,使特科大队很快成为一支能打硬仗的队伍,人们都称它“铁壳大队”。

补缺十八团团长

1933年12月,红三军七、九两师在石灰窑会合,特科大队被编进红七师。贺炳炎没有队长当了,又因“自首分子”的“政治尾巴”,不能回部队任职。他心里很憋屈,但还是听从安排回军部继续当管理员。

1934年6月,红三军转战到黔东开辟新根据地。红三军政委关向应找贺炳炎谈话,让他带十几个人到沿河县发展游击队。贺炳炎是拉游击队的好手,同他一块下去的十几个人都是被诬为“改组派”的红军骨干,现在他们有了干革命的机会,热情都很高,发动群众,组织武装,很快拉起八支游击大队,在这个基础上成立了沿河独立团,贺炳炎任团长。不久,沿河独立团与由“神兵”武装改编的黔东纵队合编为黔东独立师,贺炳炎任师长。

10月24日,红三军与红六军团胜利会师。会师后,红三军恢复红二军团番号,贺炳炎的独立师被编入红二军团,原九师二十七团改称六师十八团,贺炳炎补了十八团团长的缺。

补缺“火头军司令”

贺炳炎担任十八团团长不久又被撤职。1934年11月10日,红二、六军团在永顺天主堂召开会议,当时“左”倾路线的影响还没肃清,在批评湘鄂西“肃反”扩大化错误的同时,又作出一个决议,凡是过去的“改组派自首分子”都不能当主官,已经当了的都要撤下来。这样,正在指挥十八团参加十万坪战斗的贺炳炎被撤销了团长职务,幸得賀龙、关向应保护,贺炳炎才当上总指挥部的管理科长。这是他第四次遭到不公平待遇。

1935年3月,国民党军几个纵队“围剿”湘鄂川黔根据地,红军在澧水河边的后坪与敌反复争夺。一路敌军突然冲到距红军总指挥部几十米的地方,主力部队都不在,只剩下炊事员、司号员、饲养员、运输员这些“火头军”,情况十分危急。恰在这时,贺炳炎带两名挑夫从大庸挑盐返回指挥部。贺龙眼前一亮,大喊一声:“贺炳炎,你当‘火头军司令,上!”

贺炳炎扔下挑子,扯开嗓门叫喊:“同志们,跟我冲!”他抱着一捆手榴弹,冲锋在前,手榴弹一颗接一颗地投向敌阵。“火头军”跟在他身后,呐喊着冲到立足未稳的敌阵中,很快扼制住敌人的进攻,为部队主力赶来增援赢得了宝贵的时间。总指挥部终于保住了,贺龙、关向应等首长脱险了,贺炳炎在战斗中腰部负伤。

在担架前,贺龙握着贺炳炎的手说:“这一仗,你这个‘火头军司令立了大功。”贺龙关照他好好养伤。贺炳炎淡淡一笑,说:“敌人的子弹没劲,打到身上软塌塌的,没什么了不起,很快就会好的。”

再度补缺十八团团长

贺炳炎伤好后仍回管理科,喂军马、送给养,一声不吭地埋头苦干。

1935年6月,红二、六军团转战鄂西,在咸丰县忠堡包围了敌纵队司令兼四十一师师长张振汉的部队,战斗打得异常激烈。红十八团伤亡很大,团长高利国、政委朱绍田相继负伤,全团营以上干部仅剩下一营长曾庆云和团总支书记余秋里两人。

贺炳炎奉命跑步到指挥所。贺龙当时正在生病发高烧,任弼时政委代替他下达命令:贺炳炎立刻去十八团当团长,余秋里任政委。

贺炳炎直奔火线,代表总指挥部向余秋里传达提升他为团政治委员的命令。6月14日凌晨,贺炳炎与余秋里一起率领十八团和兄弟部队一起,从四面向敌人据守的构皮岭阵地发起总攻击。贺炳炎挥舞大刀,带领战士们勇猛拼杀。此战消灭敌四十一师师部和一二一旅,活捉了张振汉。

忠堡战斗是贺炳炎的人生转折点,在余秋里的帮助下,他恢复了党籍,从此甩掉了“自首分子”的包袱,轻装上阵。此后,他南征北战,出生入死,立下了赫赫战功。

后来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的余秋里这样评价:“贺炳炎同志被打成‘改组派,在他被怀疑、被冤枉的时候,革命信念仍然毫不动摇,在战场上出生入死,奋勇拼杀。只有真正的共产党人才能做到这一点。”

(摘自七一网七一客户端/《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