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社区产褥期妇女中西医结合健康管理模式的研究

2020-02-24 07:11:33 《上海医药》 2020年2期

巴东娇 付金荣 刘玉昌 范媛媛

摘 要 目的:探索對产褥期妇女采用中西医结合健康管理模式的效果。方法:将2015年2月—2017年1月纳入管理的产褥期妇女300例,按所在居委分为干预组和对照组各150例。对照组给予常规产后管理,干预组是在对照组基础上给予中西医结合健康管理。比较两组产褥期妇女乳腺管通畅情况,子宫复旧情况以及抑郁评分。结果:干预组产褥期妇女的乳腺管通畅率明显高于对照组(96.7%比89.3%,P<0.001)。干预组产后42 d产褥期妇女的子宫大小三径之和为(153.28±16.46)mm,小于对照组的(168.75±16.24)mm,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1)。干预组产褥期妇女抑郁评分为(2.47±2.74)分,低于对照组的(6.35±4.60)分,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1)。结论:中西医结合健康管理模式能有效促进产褥期妇女的产后身心恢复,其方法简便、有效、安全,值得在社区中推广应用。

关键词 产褥期;中西医结合;健康管理

中图分类号:R173 文献标志码的:A 文章编号:1006-1533(2020)02-0056-03

Study of the health management mode of integration of traditional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for the puerperal women in the community

BA Dongjiao1, FU Jinrong2, LIU Yuchang3, FAN Yuanyuan1

(1. General Practice Department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of Xinhong Community Health Service Center of Minhang District, Shanghai 201106, China; 2. TCM Gynecology Department of Longhua Hospital affiliated to Shanghai University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Shanghai 200030, China; 3. Office of Xinhong Community Health Service Center of Minhang District, Shanghai201107,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effect of adopting the health management mode of integration of traditional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for the puerperal women. Methods: Three hundred women with puerperium who were included in the management from February 2015 to January 2017 were divided into an intervention group with 150 patients, and a control group with 150 patients according to their neighborhood committees.In the control group, women in the postpartum period were given routine postpartum management and in the intervention group, the women in the puerperium were given the health management of integration of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based on the control group. The patency of mammary duct, uterine involution and depression scores in puerperal women of the two groups were compared. Results: The patency rate of mammary ducts in the intervention group was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at in the control group(96.7% vs. 89.3%, P<0.001). The uterus size sum of three diameters of the women in the intervention group were (153.28±16.46) mm, which was lower than that in the control group (168.75±16.24) mm, and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P<0.001). The depression score in the intervention group was (2.47±2.74), which was lower than that in the control group(6.35±4.60), and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P<0.001). Conclusion: The health management mode of integration of traditional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can effectively promote the physical and mental recovery of puerperal women after childbirth, whose method is simple, effective and safe, which is worthy of popularization and application in the community.

KEY WORDS puerperium; integration of traditional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health management

产褥期是指胎儿、胎盘娩出后产妇身体、生殖器官和心理方面调适复原的一段时间,一般为6周[1]。随着妊娠过程中的生理变化以及分娩过程的疼痛,加之孕产妇角色的转变和产褥期的特殊性等诸多因素,孕产妇易伴不同的身心疾病,严重影响了产妇的恢复质量[2]。《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中医药服务技术规范》(国家中医局2013版)指出要为孕产妇开展中医健康指导和保健服务,包含综合运用饮食起居、食疗药膳、情志调摄、产后康复等中医药方法参与的孕产妇系统管理,也是当前传承发展中医药事业的工作要求。但社区产妇对于健康管理存有盲区,或受传统观念的影响管理依从性较差。本文旨在探索运用中西医结合的健康教育和中医药适宜技术服务等方法与常规产后访视服务相结合进行管理的效果。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对2015年2月—2017年1月被上海新虹社区纳入常规管理的产褥期妇女,按照居委分为对照组和干预组,每组150例。纳入标准:具有孕期管理档案,妊娠足月顺产或剖宫产,新生儿一般情况良好,出院回社区接受管理的产妇;自愿参与本研究并签署知情同意书。排除妊娠结局不良、有严重并发症、有严重基础疾病者。

干预组妇女的平均年龄为(28.0±4.3)岁,其中顺产104例,剖宫产46例。对照组妇女的平均年龄(27.0±3.9)岁,其中顺产101例,剖宫产49例,平均年龄和生产情况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

1.2 干预方法

1.2.1 对照组的常规产后访视

产后3~7 d进行第1次产后访视,产后2周进行第2次产后访视。访视内容包括:(1)询问病史、孕期、分娩过程和产后恢复等情况;(2)观察产妇一般情况以及精神状态等;(3)检查乳房,了解子宫复旧、恶露以及伤口愈合情况;(4)指导产褥期的饮食平衡、营养调整、适当的锻炼活动、个人卫生、以及避孕等,督促产后42 d进行母婴健康检查。

1.2.2 干预组的中西医结合管理

在对照组常规管理的基础上,运用中医体质辨识、体质养生、饮食起居、食疗药膳、情志调摄、产后病防治、及适宜技术参与产褥期妇女健康管理;对产褥期易出现的并发症如产后缺乳、奶结、产后抑郁、产后子宫复旧不良等进行干预,促进产妇身心康复。引导性地提供三个方面(上门访视、健康教育指导、中医适宜技术服务)的中医药菜单式服务管理。第1次产后访视时为每位产褥期妇女建立中医健康档案,进行体质辨识并给予相应的健康指导;提供中医药服务菜单,由随访医护人员根据情况选择中医药服务项目并记录服务内容,形成中医药服务档案。构建以上门访视为基础、健康教育为指向、针对性的中医药适宜技术服务为干预的综合管理模式。

上门访视团队由家庭医生、团队助理及中医医生组成。家庭医生及团队助理负责常规产后访视工作;中医医师负责中医产后保健指导和适宜技术服务等,结合访视中出现的情况给予相应处理。

健康教育指导是通过上门访视、社区讲课、微信公众号推送方式为产褥期妇女及家属、照护者提供中医药健康教育指导,包括体质保健、产后恢复保健、食疗调补等;发放健康教育处方;利用各社区服务站点,由全科团队成员对产褥期妇女及照护者进行集中授课并鼓励互动交流。

中医药适宜技术服务是根据社区访视等途行径获得的相关信息,有针对性的提供中医药适宜技术服务,如六步奶结疏通法、中药汤剂、食疗药膳、中医康复治疗等。

1.3 效果评估

(1)抑郁状况评估。于产后42 d对产褥期妇女采用汉密顿抑郁量表进行评分。总分超过25分,为严重抑郁;超过17分,为轻或中等度的抑郁;如小于7分,为没有抑郁症状[3]。(2)子宫复旧情况。于产后42 d进行B超检查,观察产褥期妇女子宫大小,以产后子宫三径之和大小评价子宫复旧情况。(3)乳腺管通畅情况。观察两组产褥期妇女42 d乳腺管通畅情况。参照评价标准[4],通畅:排乳正常,乳房无包块和疼痛;欠通:排乳量少,乳房有包块或疼痛。

1.4 统计学方法

2 结果

2.1 两组汉密顿抑郁量表评分比较

干预后,干预组产褥期妇女抑郁量表评分平均(2.47±2.74)分,对照组平均(6.35±4.60)分,差异有统计学意义(t=7.614,P<0.001)。

2.2 两组子宫复旧情况比较

产后42 d,干预组产褥期妇女的子宫大小三径之和为(153.28±16.46)mm,对照组为(168.75±16.24)mm。差异有统计学意义(t=6.286,P<0.001)。

2.3 兩组乳腺管通畅情况比较

产后42 d干预组有145例产褥期妇女乳腺管通畅,通畅率为96.7%,对照组有134例乳腺管通畅者,通畅率89.3%,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6.196,P<0.001)。

3 讨论

近年来的研究显示,诸多中医技术方法对产后疾病治疗及预防有显著作用。郭慧宁等[5]运用针刺、推拿、中药、中医情志调护等方法治疗产后抑郁、产后身痛及产后缺乳等临床疗效显著。范博园[6]的调查结果表明,包括中医适宜技术在内的中医药服务在社区居民中享有较高的信任度,有近半数的社区居民希望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能得到中医药服务,中医药服务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和生活方式的不断变化,产妇对于产后保健和身体恢复的要求增高,她们面临的社会、工作、家庭问题日益复杂,产后抑郁症的发病率也逐步攀升,而传统的产后访视服务模式已不能完全满足新时期产妇的需求,应不断更新和拓展[7]。

本研究以专业访视团队为支撑提供健康管理服务。通过上门访视、发放材料、微信公众号等方式进行健康教育宣教和健康指导,普及知识,积极纠正其行为;由家庭医生、团队助理及中医医生组建综合专业团队对产妇提供专业的产后宣教指导,并及时发现问题;增加中医药服务菜单便于全程管理,丰富了常规产后上门服务的内涵。第一时间预防产后疾病发生和提供对症处理,为产后康复提供有力保障。相关研究结果显示,产妇的保健知识听课频率与抑郁症的发生率呈负相关[8]。中医药健康指导可以明显改善产妇的奶结、乳汁不足、子宫复旧不良、痔疮便秘等症状。中医药服务加入孕产妇产后访视和管理服务易被接受,疗效明显,并能提高孕产妇的中医保健知识水平[9]。通过中西医结合管理,干预组产褥期妇女的乳腺管通畅率较高,产后42 d子宫大小三径之和较小,抑郁评分较低,提示中西医结合健康管理模式能有效促进产褥期妇女的身心恢复。

目前媒体网络信息发达,产妇无法获得可靠的知识获取途径,易受不科学信息的引导而适得其反。社区健康宣教应充分运用专业和信息化的手段提供相应服务。中医社区干预具有辩证施护特点,讲究整体调理和治本,易被产妇所接受,有利于社区干预的实施[10]。中医药适宜技术“简、便、廉、验”特点更易于进入社区、家庭并被居民所接受,将中医药适宜技术与家庭医生服务有机融合,为需要的产妇及时提供相应的防治结合服务,帮助产妇康复,扩充了孕产妇管理模式的内容,对中医适宜技术的推广更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11]。

目前,重点人群管理是家庭医生服务的重要内容,做实家庭医生制度重在提高居民的满意度和获得感。本研究在社区产妇常规管理工作的基础上,融入中医药健康管理服务,依托家庭医生团队,通过上门访视、健康教育指导及中医药适宜技术的运用为产褥期妇女提供全程、全面的中医药健康管理服务,促进产褥期妇女的身心康复。中西医结合的健康管理模式探索也是对提升社区健康管理内涵和效率所进行的有效尝试。

参考文献

[1] 乐杰. 妇产科学[M]. 6版.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4: 82.

[2] 王竹青, 韩萍, 潘太健, 等. 延续护理对产褥期妇女健康状况的影响[J]. 现代生物医学进展, 2016, 5(36): 936-939; 929.

[3] 汤毓华, 张明园. 汉密顿抑郁量表(HAMD)[J]. 上海精神医学, 1984, (2): 61-64.

[4] 赵春英, 郑洁, 郑一华, 等. 六步奶结疏通法治疗积乳症2186例临床观察[J/CD]. 中华乳腺病杂志: 电子版, 2010, 4(4): 394-402.

[5] 郭慧宁, 叶茜, 张静, 等. 中医药治疗产后诸证体会[J]. 河南中医, 2013, 33(10): 1708-1709.

[6] 范博园. 中医药在社区卫生服务中的需求与供给情况研究[J]. 中国全科医学, 2011, 14(25): 2909-2914.

[7] 杨燕. 社区产后访视的研究现状及展望[J]. 上海医药, 2014, 35(4): 58-61.

[8] 兰艳辉. 当前产褥期妇女的保健知识和行為现状与解决措施研究[J]. 当代医学, 2018, 24(29): 155-157.

[9] 丁霞, 唐朴勤, 李良军. 2349例孕产妇中医药干预结果分析[J]. 中国妇幼保健, 2013, 28(25): 4129-4130.

[10] 景素芬, 潘华, 俞晓婷, 等. 社区中医干预初产妇产后焦虑及抑郁的效果[J]. 上海医药, 2016, 37(20): 48-50.

[11] 程慧琴, 段俊丽. 中医药技术在社区孕产妇管理中的应用[J]. 上海医药, 2014, 35(20):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