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依托医教结合制度开展青少年肥胖干预的SWOT分析

2020-02-24 07:11:33 《上海医药》 2020年2期

姚婷 万品文 孙兰

摘 要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速、居民生活水平的提升、饮食方式的转变及体力活动强度的下降,中国的超重和肥胖人群快速增加,超重和肥胖向低龄化发展的趋势也越来越明显。上海市闵行区依托医教结合制度开展学生肥胖干预,探讨通过建立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学校、家庭三位一体的工作体系,制定分组干预模式和个性化健康促进活动改善肥胖干预效果。运用SWOT分析法探讨社区在医教结合制度下开展肥胖干预的主要优势、劣势及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应建立起有效的社区、学校、家庭三位一体工作体系,在以往工作模式的基础上加入个性化干预手段,提升教师、家长和学生的依从性,有效促进学生肥胖干预成效。

关键词 医教结合;青少年;肥胖

中图分类号:R723.14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6-1533(2020)02-0018-03

SWOT analysis of development of adolescent obesity intervention based on the combination of medicine and education system

YAO Ting1, WAN Pinwen1, SUN Lan2

(1.Public Health Department of Xinhong Community Health Service Center of Minhang District, Shanghai 201107, China; 2.Administrative Office of Xinhong Community Health Service Center of Minhang District, Shanghai 201107, China)

ABSTRACT With the acceleration of urbanization, the improvement of residents living standards, the change of diet and the decrease of physical activity intensity, Chinas overweight and obese people are increasing rapidly, and the trend of overweight and obesity to the younger age is becoming more and more obvious. Minhang District of Shanghai carried out obesity intervention for students based on the combination of medicine and education system, and explored through the establishment of a trinity work system for community health service centers, schools, and families, to develop the group intervention mode and personalize health promotion activities to improve the effect of obesity intervention. SWOT analysis was used to explore the main advantages, disadvantages, opportunities and challenges of obesity intervention in the community under combination of medicine and education system. An effective trinity work system for communities, schools and families should be established, and on the basis of the previous work mode, personalized intervention methods are added to improve the compliance of teachers, parents and students, and effectively promote the effectiveness of obesity intervention.

KEY WORDS combination of medicine and education; teenager; obesity

肥胖被世界卫生组织认定为影响健康的第五大危险因素,也是高血压、糖尿病,血脂异常、冠心病、心肌梗死、卒中及乳腺癌等多种疾病的主要危险因素。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速、居民生活水平的提升、饮食方式的转变及体力活动强度的下降,中国的超重和肥胖人群快速增加。 2000年中国的超重和肥胖率为23.2%,超重和肥胖人口已接近總人口数的1/4[1-2]。2012年我国未成年肥胖人群已经达到了1.2亿,超重和肥胖向低龄化发展的趋势明显[3-4]。

医教结合最初运用于特殊学校,通过医疗康复和教育训练的结合促进特殊儿童的全面发展。2010年,闵行区将此概念引入到学生的健康管理工作中,通过“医”“教”的双向深度改革、相互理解和磨合建立了闵行区医教结合制度,从而为学生提供更优质、高效的健康管理服务。

闵行区依托医教结合制度开展学生肥胖干预,探讨通过建立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学校、家庭三位一体的工作体系,制定分组干预模式和个性化健康促进活动来改善肥胖干预效果。SWOT分析法在20世纪80年代初由美国旧金山大学管理学教授韦里克提出,它对1个项目或工作的内、外部条件进行优势(strength)、劣势(weakness)、机会(opportunity)和风险(threats)的综合分析,根据分析结果制定相应的发展战略、计划及措施等[5]。下面运用SWOT分析法对依托医教结合制度开展青少年肥胖干预进行系统分析。

1 优势分析

1.1 医教结合制度发展成熟

闵行区于2010年建立了以全科医生为主体、一校一医的学生健康管理网络及医教联动机制。校园医生每周有计划的在校园内开展健康促进活动、传染病防控工作督导、学生疾病监测、学校环境及饮食饮水卫生的监测和指导工作。闵行区社区医教结合制度开展近10年,在学生健康管理中取得了较大成效,为顺利开展青少年肥胖干预工作奠定了良好基础[6-7]。

1.2 学生健康管理系统建设成果显著

闵行区于2010年建立了学生电子健康档案与健康管理信息网络平台,目前已全部实现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与中、小学校的信息系统联网,在信息平台内可以进行学生档案查询、学生疾病管理(超重、肥胖、营养不良等)、学生体检数据统计及管理效果评估分析等,信息化平台建设成效显著[8-9]。

1.3 区域医疗联合体构建完善

2012年至今,闵行区逐步形成了综合型和专科型2大类若干个医疗联合体(由1家三级医院、区域内1家二级医院和区域内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形成的医疗医联体,简称医联体)。医联体的建立完善了远程会诊及双向转诊服务通道,为学生的疾病诊断、就诊提供了保障。

1.4 校园医生具有专业优势

闵行区的校园医生均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全科医生担任,全科医生具有专业医学资质,能较为全面地掌握各学科医学知识。闵行区为此制订了完善的工作制度及职责,由系统记录校园医生的进校频次及持续时间,并对医生进行业务培训及考核,考核合格后才可持证上岗。以上举措为开展学生肥胖干预提供了人力资源保障[10]。

2 劣势分析

2.1 “医”“家”联动薄弱

目前的医教结合制度注重的是“医”和“教”的结合、交叉,但缺失了“医”和“家”的联动机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与学生家庭之间缺少互动,导致许多干预措施未能得到有效执行。

2.2 学生及家长依从性不高

中国家庭中,孩子的学业始终是父母最为关注的,大部分家长认为学习成绩的优劣与否直接影响到孩子的前程,带病上课甚至也被认为是学习努力的一种表现。在这种社会氛围中,青少年的健康早期干预一直被家长所忽视,学生及家长的自我健康管理意识较差,依从性也较低。

2.3 学校评价体系有所偏颇

目前学校的评价体系主要遵从“应试教育”模式,学生的成绩和升学率从主要评价指标进一步上升为关键评价指标[11]。学校评价体系的偏颇导致学校和教师仅以提升学生的考试成绩和升学率为目标开展工作,学生的德、体、美、劳教育逐渐被忽略和边缘化。

3 机会分析

3.1 国家政策支持

2009年8月,上海市教育委员会等8个部门联合制订了《上海市特殊教育三年行动计划(2009—2011年)》[12],第一次提出了医教结合的概念,并将医教结合作为三年行动计划的目标。2014年4月,《上海市特殊教育三年行动计划(2014—2016年)》[13]中再次提出应深化医教结合研究,让政策更好地与当地医教结合发展相契合。

2011年7月4日,中国共产党上海市委员会、上海市人民政府颁布了《关于切实提高青少年学生身心健康水平实施学生健康促进工程的通知》[14],通知全面部署了本市学生健康促进工作及学校体育卫生工作,并启动实施了学生健康促进工程。

3.2 低龄慢性病患者健康需求提升

《中国心血管报告2018》[15]的研究结果显示,儿童慢性病患病率呈持续上升趋势。以高血压为例,2010年中国儿童高血压患病率为14.5%。1993—2011年中国健康与营养调查结果显示,儿童高血压患病率呈持续上升趋势,年均增加0.16个百分点[16]。首都儿科研究所流行病学研究室发布的最新研究成果表明,将高血压防治窗口下移至儿童是遏制我国高血压上升趋势和降低心血管疾病负担的根本方法[17-18]。社区及学校对青少年慢性病干预的需求随着慢性病患者的低龄化逐渐增长。

4 风险分析

4.1 学业压力较大成为社会问题

中国基础教育取得的成绩在世界上有目共睹,但学生在取得优异成绩的同时,所承受的压力也很大。有学者认为,我国中小学生的压力主要表现为“六多六少”,即书本多、课时多、作业多、考试多、补习多、竞赛多;睡眠少、文体活动少、德育活动少、生活能力培养活动少、自主活动少、创新活动少[19]。学校和家长均认为,提升成绩的唯一途径是增加学生的学习时间和学习任务,当今学校的教育问题已然成为了整个家庭及社会的问题。

4.2 习惯的改变需持之以恒

习惯是人的行为倾向,一旦养成,不论好坏,都具有很强的稳固性。我国著名教育家叶圣陶先生认为,养成好的习惯应随时随地加以注意,躬行实践,才能收到良好的效果[20]。要改变已经形成的习惯是一件困难的事情,需要足够的毅力、自我约束力和修正能力,并且持之以恒才能收到效果,肥胖干预效果低下的原因之一就是无法坚持健康的饮食及运动习惯。

5 策略

5.1 利用国家政策完善医教结合制度

充分利用国家、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和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关于开展医教结合及实施学生健康促进的政策,进一步完善目前的医教结合制度和工作流程。同时加强校园医生的团队服务能力,为其配备1~2名工作助理和1名公共卫生顾问,从原来的一校一医发展为一校一团队,为肥胖干预的开展提供更优质的人力资源。

5.2 依托医教结合制度延伸工作内容

在目前较成熟的医教结合工作制度上,延伸开展一系列的医、家、校活动,通过活动加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与家庭之间的联系和互动;在学生健康管理系统信息化支持下建立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学校、家庭三位一体工作体系,明确三者工作职责;同时加强对学校教师、家长和学生的健康教育,逐步提升教师和家长对学生肥胖的认知程度,让相关责任人肩负起肥胖干预过程中的监督責任,确保干预的连贯性和效果。

5.3 利用健康需求提升契機开展肥胖干预

由于慢性病患者日趋低龄化,社区和学校对慢性病防治的需求也有所增加,应利用这个契机结合开展低龄慢性病患者及学生肥胖的干预工作。同时,为提升学校、家长及学生对肥胖干预的兴趣,应通过基线调查进行分组,制定个性化干预措施,并将美学、心理学和康复学纳入其中,开展个性化的健康促进活动。

5.4 切入学校素质教育,开展长效管理机制

在学校日渐重视素质教育的同时,应将良好的运动和饮食习惯纳入到素质教育课程中。通过社区、学校、家庭三位一体的干预体系对学生开展长效管理,在管理过程中不断进行教育、指导和监督,从而使学生养成正确的习惯和健康行为。

综上所述,闵行区依托医教结合制度开展青少年肥胖干预是切实可行的,但应建立起有效的社区、学校、家庭三位一体工作体系。在以往工作模式的基础上加入个性化的干预手段,提升教师、家长和学生的依从性,有效促进学生肥胖干预成效。

参考文献

[1] 武阳丰, 马冠生, 胡永华, 等. 中国居民的超重和肥胖流行现状[J].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05, 39(5): 316-320.

[2] 倪国华, 张璟, 郑风田. 中国肥胖流行的现状与趋势[J].中国食物与营养, 2013, 19(10): 70-74.

[3] 刘亚琼. 美国儿童和青少年肥胖问题现状、对策及对中国的启示[J]. 青年学报, 2017, (2): 95-100.

[4] 季成叶, 孙军玲. 中国学生超重、肥胖流行现状与15年流行趋势[J]. 北京大学学报(医学版), 2004, 36(2): 194-197.

[5] Paul Davies. Case study-Multiprofessional[J]. Automat Constructi, 1997, 6(1): 51-57.

[6] 杨慧. “医教结合”理论基础的探析[J]. 现代特殊教育, 2017, (10): 72-73.

[7] 张晓英, 罗广华, 李玉华. “医教结合”对民办托幼机构卫生保健工作的促进作用[J]. 上海医药, 2017, 38(8): 52-54.

[8] 何丹丹, 赵燕萍, 苏华林, 等. 以全科医生为主体的校园学生健康管理模式探讨[J]. 中国全科医学, 2014, 17(1): 84-87.

[9] 刘玉昌, 董恩宏, 王丰, 等. 基于“全科医生进校园”模式的学生健康管理效果分析[J]. 中华全科医学, 2018, 16(12): 2059-2062.

[10] 郭楚英, 吴靖平. 医教结合模式的探索与实践[J]. 健康教育与健康促进, 2015, 10(1): 66-68.

[11] 林璐晨. 中小学优质学校评价研究[D]. 福州: 福建师范大学, 2011.

[12] 上海市教育委员会, 上海市发展改革委员会, 上海市民政局, 等. 上海市特殊教育三年行动计划(2009-2011年)[沪府办发(2009)32号][EB/OL]. (2009-08-31)[2019-10-21]. http://www.law-lib.com/law/law_view3.asp?id=299874.

[13] 上海市教育委员会, 上海市发展改革委员会, 上海市财政局, 等. 上海市特殊教育三年行动计划(2009-2011年)[国办发(2014)1号][EB/OL]. (2014-04-30)[2019-10-21]. http:// www.czj.sh.gov.cn/zys_8908/ghjh_9064/jhzj_9067/201512/ t20151201_171847.shtml.

[14] 中国共产党上海市委员会, 上海市人民政府. 关于切实提高青少年学生身心健康水平实施学生健康促进工程的通知[沪委发(2011)15号][EB/OL]. (2011-07-01)[2019-10-21]. http://www.doc88.com/p-6486715947480.html.

[15] 胡盛寿, 高润霖, 刘力生, 等. 《中国心血管病报告2018》概要[J]. 中国循环杂志, 2019, 34(3): 209-220.

[16] 范晖, 闫银坤, 米杰, 等. 中国3~17岁儿童性别、年龄别和身高别血压参照标准[J]. 中华高血压杂志, 2017, 25(5): 428-435.

[17] 胡承康. 儿童少年肥胖与慢病低龄化潜在危害与防控对策探讨[C]//中国营养学会第十次全国营养学术会议公共营养分会论文集. 北京: 中国营养学会公共营养分会, 2008: 1.

[18] 张立美. 慢性病低龄化趋势不容小觑[N]. 内蒙古日报(汉), 2017-10-30(011).

[19] 李文和. 上海市小学生课业负担调查研究[D]. 上海: 上海师范大学, 2017.

[20] 张靖. 从叶圣陶先生有关理论看良好习惯的养成[J]. 长江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6, 29(2): 249-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