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粤港澳大湾区“一校两制”探讨

2020-02-20 08:46:24 《小康》 2020年5期

刘金保 曾锦标

目前内地医学高等教育主要包括两种形式,一是独立发展的医学院校,二是综合大学内设的医学院。独立医学院校由于其专业的特殊性仍然具有较好的发展潜力,但当前的高等教育评价和资源分配体制在一定程度上不利于独立医学院校的发展。综合大学办医学院,其办学模式和管理方式各不相同,根据近十年发展成效来看,实行“一校两制”的模式,让医学院相对独立发展更适合中国的国情,发展得也非常好。

当前,在體制尚存差异的前提下,粤港澳湾区内高等教育如何发展和深度合作,特别是独立医学院校如何借助大好机遇实现突破性发展,“一校两制”的发展模式值得探索。

内地高校实施“一校两制”管理模式的经验做法

“一校两制”是指在一所高校内实行两种不同的管理体制、措施和方式。由于高等医学教育的特殊性,在独立建制的医学院校并入综合院校后,有一部分学校采取了“一校两制”这种管理模式,对当前破解医学院校发展中的瓶颈或许有所启发。

北京大学医学部管理模式。2000年,北京大学与北京医科大学合并后即组建北京大学医学部,医学部实行主任负责制,北京大学授权医学部主任全面负责学校医学教育、科学研究、附属医院及相关行政管理工作,管理自主权的保留也基本适应了医学教育发展特殊性的需求和要求。医学部充分利用北京大学综合学科优势,加强交叉融合助力学科发展,推动医学教育改革与科学研究,努力改善基础设施条件,启动并不断探索医学、药学与预防医学学生长学制的培养模式,大力推进医学学科与理科、工科、人文社会学科的交叉,学科实力显著提升,学科布局进一步优化。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管理模式。2000年,同济医科大学合并为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保留了很大的管理权限,同济医学院为学校统筹、协调、管理医学教育的机构,以学术管理和服务保障为主要职责。2006年,华中科技大学成立医科管理委员会,调整同济医学院的管理职能,更允许其对外代表华中科技大学医科,其中涵盖所有医科院系和附属医院。

在当前医学高等教育竞争日趋白炽化的今天,医学院校已面临不进则退的严峻形势。北京大学、华中科技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医学院校的发展模式充分考虑到医学院校发展的相对独立性,产生了较好的效果,值得借鉴。

高度尊重医学高等教育发展的特殊性。相对而言,医学高等教育具有特殊性,它的培养周期更长、培养成本更高、培养难度更大,培养过程对实践要求较高,培养对象的职业相对更加固定,与其他学科的融合交叉更加紧密。长周期、高成本更是决定了高校要对医学教育有着充足的投入和充分的耐心;较高的时间要求决定了医学教育必须依托附属医院开展;与其他学科的联系紧密决定了开展医学教育不仅要有基础医学、临床医学、护理学、药学、医学技术等基础性学科体系,还要有人文社会科学等作为支撑。

因此,综合性大学在并入医学院校后,必须充分尊重医学高等教育发展的特殊性,采取“一校两制”管理模式,将医学院(部)与其他二级学院区分开来,在人、财、物等方面赋予医学院(部)充分的自主权和独立性,使医学院(部)在享有综合性大学更高层次的资源的基础上得到全新的发展,并以更高水平的发展助力综合性大学在学科完整性、综合实力等方面迈上新台阶。

充分依托大学综合性学科资源培养复合型医学人才。医学院校并入综合性大学后,正可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和综合性大学的学科门类更加齐全的优势,在课程设置和人才培养方案的制订等方面强化工科、医科、农科、文科等多学科的融合交叉、相互渗透,既注重医学生多学科知识的培养,又加强非医学生医学知识的习得。通过全学制期间多学科知识的不断融合打通,逐步填平不同学科之间的沟壑,加强基础知识教育,注重专业技能培养,构建综合素质和专业技能协调培养的课程体系,最终培养专业过硬、视野开阔、符合社会需求的复合型人才。

大力完善创新组织机构管理服务体系。鉴于医学高等教育的特殊性,综合性大学在纳入医学院校后,必须与其他二级学院进行区别对待,并通过大学章程对医学院(部)的管理体制和组织机构进行明确。医学院(部)应是综合性大学内部中的一种特殊的独立存在,其作为独立院校之前的相应行政级别应进行保留,在管理体制上实行党委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医学院(部)党政联席会议是最高决策机构。医学院(部)党委书记、院长应分别同时兼任综合性大学党委副书记和副校长,深度参与大学治理。大学按照医学院年度办学预算,以整体划拨原则,将办学资源划拨到医学院(部),医学院(部)享有相对的人事、财务、对外合作和资产管理的自主性,同时医学院(部)的招生指标、职称申报和奖项申报指标等进行单列。

粤港澳大湾区高等教育“一校两制”概念的提出与思考

港澳高等教育具有较为鲜明的国际化、现代化的特点,在办学理念、师资队伍、专业设置和学术发展上与国际接轨。广东院校则在生源保障、科研平台、临床研究等方面有着自己的优势。通过彼此深入的合作,形成优势叠加,充分实现融合发展,将对粤港澳大湾区医学人才培养、科技创新和医疗服务都有较大的提升。

推进港澳高校与内地高校合并,实施“一校两制”管理模式,是积极投身改革之举。香港、澳门的高等教育有许多值得借鉴的地方,但是香港、澳门高校也同样受到诸多条件的制约。湾区内高校特别是在医学高等教育方面,如何进一步深度合作,共同培养高质量的人才是当前面临的一大难题。目前湾区内高等教育的合作一方面鼓励港澳大学在大湾区内建设分校区;另一方面更多集中于科研或者医疗项目的合作,在联合培养人才方面缺乏有效的措施和办法。香港部分高校在大湾区内建设分校区并不能解决体制和机制的问题,仍然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培养体系。大湾区内地高校可以借鉴国内内地高校“一校两制”的模式,提出大湾区内高校与香港、澳门的高校合并的设想,实现深度合作,开展“一校两制”下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医疗卫生及教育的全方位合作。

例如,探索香港理工大学与广州医科大学深度合作成立“香港理工大学广州医学院”,在遵循“一国两制”的前提下实施“一校两制”,以此拓展学校的办学空间和办学资金,为学校的进一步发展提供更多的支持;拓展粤港澳大湾区高等教育合作的广度和深度,探索一种新的高等教育合作机制和发展模式,为增强大湾区高等学校的综合实力、汇聚优秀人才和资源创造更有利的条件。能够实现大湾区内地高校的跨越式发展(按照国际一流学校的目标发展);可以解决目前内地高校发展面临的瓶颈问题(研究生指标受限、非双一流大学负面效应)。

需要指出的是,院校合并并不是一种简单的物理结合,高校合并效益要实现1+1>2,需要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和大学治理者在观念和体制变革方面不断推陈出新,纳入“一校两制”管理体制,为医学院校发展打开一片新天地,也为综合性大学向前迈进提供一种新可能。(作者:刘金保 广州医科大学副校长;曾锦标 广州医科大学发展规划办公室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