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诊治:疫苗、特效药研究需时长

2020-02-20 08:46:24 《小康》 2020年5期

麦婉华

病毒是一种个体微小,结构简单,只含一种核酸(DNA或RNA),必须在活细胞内寄生并以复制方式增殖的非细胞型生物。病毒没有智慧,但病毒有本能。它的本能很简单,就是占领尽可能多的地盘,更多地繁衍自己的后代。所以若病毒侵袭了人体(人体即是病毒的宿主)后,并不希望宿主马上死亡,而希望宿主能带病毒继续生存,这样才有可能达到病毒的目的。

总体来说,能够轻易在宿主中间传播的病毒,传播速度和致死率就越高。比如高传染性高死亡率的天花、禽流感H5N2等,因为容易发现与阻隔,也很容易被消灭。像艾滋病毒那样,能潜伏十年才发病。对于病毒而言,这是进化的方向。那么近期肆虐的新型冠状病毒又是怎样的病毒?新型冠状病毒是一种比较“狡猾”的病毒,感染后不会马上发病,而是潜伏几天,有的人发病症状也比较轻微,有的甚至根本没有症状,但仍然有传染性。

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规律引起了人们了解传染性病毒诊治的迫切性。究竟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现在研究得怎么样?这种病毒现在有没有特效药物?以及病毒感染后,因人而异的个性疗法有哪些?《小康》记者整理了相关权威报道与资料,探索传染性病毒的诊治详情。

疫苗研究需要较长时间

疫苗是将病原微生物(如细菌、立克次氏体、病毒等)及其代谢产物,经过人工减毒、灭活或利用转基因等方法制成的用于预防传染病的自动免疫制剂。疫苗保留了病原菌刺激动物体免疫系统的特性。当动物体接触到这种不具伤害力的病原菌后,免疫系统便会产生一定的保护物质,如免疫激素、活性生理物质、特殊抗体等;当动物体再次接触到这种病原菌时,动物体的免疫系统便会依循其原有的记忆,制造更多的保护物质来阻止病原菌的伤害。

疫苗一般分为两类:预防性疫苗和治疗性疫苗。预防性疫苗主要用于疾病的预防,接受者为健康个体或新生儿;治疗性疫苗主要用于患病的个体,接受者为患者。

那么如今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研究进行得怎么样?1月24日,浙江疾控中心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成功分离到滴度高的新型冠状病毒毒株,让不少人看到了新型冠状病毒疫苗和治疗性药物出现的“曙光”。随后广东省疾控中心也分离出了毒株。这些研究都有利于后续相关疫苗的研制、抗病毒药物的筛选以及快速检测试剂的研发。

新型冠状病毒是一种比较“狡猾”的病毒,感染后不会马上发病,而是潜伏几天。因此,尽快确认是否感染病毒的环节非常重要。图为武汉市疾控中心检测组工作人员进行病毒检验。

1月28日,香港大学医学院微生物系传染病学讲座教授、SARS专家袁国勇宣布,该系在喷鼻式流感疫苗的基础上,初步研发出了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有待进行动物测试,才能确定疫苗是否有效。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与斯微(上海)生物联手的新型冠状病毒mRNA疫苗研发也在同一天宣布正式立项,并称最快40天内完成大规模生产制备。

1月29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生健康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也表示,她所在的杭州一家國家重点实验室已经成功分离出了5株新型冠状病毒的毒株,其中有两株非常适合于研发疫苗。

根据公开信息,武汉博沃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与GeoVax Labs Inc.、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下属的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俄罗斯卫生部、Inovio制药、Moderna公司、昆士兰大学、清华大学医学院等均在针对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研发疫苗……

但是,疫苗的开发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且成本很高。例如,2003年的SARS疫情已经过去17年,目前尚未出现有预防价值的药物或疫苗。2014年至2016年间,埃博拉在西非三国肆虐,但直到2019年12月,默沙东公司生产的疫苗Ervebo才在美国获批上市。

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免疫疗法、疫苗和病毒疗法生物设计研究中心的布伦达·霍格教授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说:“研发出疫苗以及获准用于人体,通常需要数年时间。”他说,“不过,在研发针对SARS和MERS冠状病毒的疫苗方面,已经进行了大量工作。这将有助于指导和加快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研发。”

抗病毒药物或疫苗研究与其他疾病药物开发一样,也面临各种各样预料得到和预料不到的技术障碍。研发流程上,以李兰娟院士分离到的两株适合疫苗的毒株为例,下一步,还需将其在细胞中培养,让它复制到一定的量,然后再进行灭活。接下来,再就能不能预防、有没有效果、有没有毒力、会不会造成新的感染等一系列问题开展实验。

然后,提交给国家评审中心,依次做动物实验和人身上的一期、二期研究。这些过程,全部加起来最快也要3个月才能证明疫苗有效。李兰娟表示,研发成功后,一旦得到相关部门批准,商业化生产就会很快。

特效药物如今仍没有

1月31日晚上,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所联合发布称,研究发现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一时间消息通过社交媒体传播刷屏,全国多地市民连夜在线下药店排队购买……仅仅一夜之间,各大药店包括电商平台上的双黄连口服液被抢购一空。

但是很快,多位专家都表示,双黄连口服液就是一种普通的中成药,在以往的研究中发现,这些药物是具备广谱抗病毒的作用,甚至还有抗细菌的作用,但是还没有针对新型冠状病毒进行正式临床的研究。这些中成药只能起到调节体内状态的作用,对新型冠状病毒并不具有针对性。

大家都期盼有特效药,尤其是在新型冠状病毒突发的当下。但是,要研究治疗传染性病毒的特效药往往需要大量时间。早在1月20日下午,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有关防控情况,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就曾指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当前没有特效药。17年前的SARS也没有,到现在也没有特效药。但是现在确实在做一些实验观察,正在进行一些对冠状病毒的动物研究观察,同时对一些候选的药物也进行观察。

没有特效药并不代表新型冠状病毒所导致的肺炎不能治愈。因为其实很多由病毒导致的病痛也没有特效药,例如普通感冒。也就是说,不存在什么药可以吃了以后杀死普通感冒病毒,让感冒立刻就好。现在医学界对感冒的治疗,还是以休息+对症治疗+预防继发性感染为主。其中“对症治疗”的“症”,是指因为感冒而导致的鼻塞、流涕、咳嗽、喷嚏、发热等症状。而现在市面上的感冒药,都是针对它们的。所以,现在所有的感冒药都不是“治好感冒”的,只是用来缓解感冒带来的各种不适症状的。

而如今对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治愈的重点也是“对症治疗”。1月28日,武汉协和医院3名医护人员在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后治愈出院。医院最新治疗方案显示,为确诊病毒性肺炎的患者提供了2种对策:包括口服莫西沙星或者左氧氟沙星+奧司他韦,也可以静脉滴注头孢曲松、口服阿奇霉素等。

这些治疗的药物都不是新药,而是老药对症治疗。武汉协和医院还在最新治疗方案中注明:治疗方案是结合协和已有产品推荐使用的抗生素,并提示不要放弃抗甲流的治疗。“遇到之前没有的病例,没有形成共识的诊疗方法,新的诊疗方法一般根据以往的经验产生,摸索诊疗效果,由专家组讨论制定。”山东威海海大医院介入血管科主任陶晓庆说,目前对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治疗最开始是常规的抗病毒和抗炎治疗,比如其中使用的奥司他韦在之前抗甲型流感病毒的临床治疗中有好的表现。

另外,随着对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家组成员王广发的一次采访,艾滋病药物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克力芝)一夜爆红,并现身国家版诊疗方案。清华大学药学院院长丁胜介绍,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对于艾滋病毒的靶点开发是有效的,而同样的靶点在新型冠状病毒中存在表达。但这并不能得出洛匹那韋/利托那韦就一定对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有效的结论,因为两种病毒依然存在很大差别,影响着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的发挥。

1月31日,国际权威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在线发表多篇关于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病例的研究论文,其中一篇介绍了美国首例确诊病例的诊疗过程和临床表现。引起关注的是,在该例“新冠”肺炎患者的治疗中,采用了一种仍在研发中的新药瑞德西韦(remdesivir),从治疗结果看起来,这种在研新药有望抑制新冠病毒。不过,研究人员尚无法确定,它和其他在研药物在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上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但中国卫生部门也已迅速联系供药方吉利德合作,以确定瑞德西韦能否安全有效地用于治疗2019-nCoV感染。

因人而异的个性疗法

1月29日,经专家组会诊,上海第5例痊愈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从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出院。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表示,目前该中心已总结出一套比较有效的临床救治方案——在诊疗过程中认真地对待每一位患者,为每位患者制定详细的个性化治疗方案。“对于重症患者,我们会非常当心。”他表示,根据这些天来的救治经验,对于呼吸衰竭的重症患者,应尽早使用呼吸机、气管插管、人工肺等治疗手段,以避免出现多脏器衰竭。

多家医学研究机构、公司等均在针对此次的新型冠状病毒研发疫苗。

据悉,重症患者采用“3对1”的治疗模式,即1名医生和2名护士治疗1名重症患者,每4小时换一次班;每2小时为患者翻一次身,用振动排痰帮他们排痰。同时,一支由呼吸、重症、感染等多学科专家组成的团队,将根据患者病情变化,随时研究治疗方案。对于轻症患者,一般则采用对症治疗,不轻易使用抗菌药物,通过有效用药,缩短患者的排毒时间。

因人而异的个性疗法是针对病人的不同情况所采取的治疗措施。这当中,也包括不同医疗体系所导出的不同治疗手法。例如,中药疗法。

河北省首批3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经过省、市级医疗救治专家组的科学指导和定点收治医院的精心治疗,已符合治愈标准,正式出院。上述病例住院期间,坚持“一人一团队”、“一人一方案”原则,各级专家精心制定治疗方案,坚持中西医并重,尽早应用中药疗法,促进患者康复。

山西省更是让中医药在疫病初期积极介入治疗,对确诊的39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有31例实施了中医药救治,其中,1例属纯中药治疗,30例是中西医结合治疗。经过治疗,31例患者中,有17例病情明显好转;14例症状平稳,中西医结合治疗取得良好效果。

疫情防治省级中医药专家组组长、山西中医学院附属医院院长李廷荃介绍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中医药救治诊疗方案。下一步中医药救治工作将建立健全中西医结合救治工作机制,大力提升医务人员中西医结合救治能力,要注重总结,在临床救治中要做好科研数据的收集总结,为全国的疫情防控和患者救治工作贡献“山西经验”。

当然,在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特效药以及特效疗法等还未出现之前,对于新型冠状病毒的防治依然不能松懈。大家最重要还是做好个人防护工作,切断传播途径,增强个人体质,养成良好的饮食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