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疫情下的农产品困境

2020-02-20 04:37:05 《齐鲁周刊》 2020年3期

陆洋

郭楼镇宣传办副主任田文文(左)和同事在崔园村帮农户装草莓。

疫情之下,中国的农业经济受到了巨大影响。因疫情蔓延,道路受阻、流通环节遇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里,不管是个体农户还是品牌商家,很多生鲜农人都面临着艰巨的挑战,因为上行通道不畅,各地区均不同程度地遭遇了农产品滞销难题,损失可以分秒计算。

价格暴跌,“也总比烂在地里强”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拐点到来之前,为了防控疫情,一场全国范围内的封城、封村、封社区展开了。进而引发了一些次生问题:农产品销路被斩断,大量供应商及产地的果蔬、水产等农产品价格极速下跌,滞销问题严重。

作为“中国蔬菜之乡”,山东寿光是全国最大的蔬菜集散中心,寿光的果蔬销售情况是整个山东果蔬交易的缩影。

以寿光市场为例,水果黄瓜正常收购价在每斤3元左右,2月1日的收购价则是0.5元—0.8元/公斤,但依然没什么销量。寿光物流园的白萝卜1月28日批发价为2元—3元/公斤,1月31日,价格已经跌至0.6元/公斤。

在寿光蔬菜批发市场经营农产品的峡山优鲜负责人表示,“今年是暖冬,大棚内的蔬菜长势良好。如果出货量低迷的情况持续10天,蔬菜基地和供应商将会受到较大的损失。”

在距离寿光70公里之外的潍坊市,农民们面临着同样的困境。临朐县是潍坊市的农业大县,当地群山环绕,石厚土薄,有种植红香椿的传统。

近日来,有不少潍坊人在手机上看到了“请帮帮临朐菜农”的呼吁。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临朐县许多菜农销售困难,守着自家大棚里的蔬菜一筹莫展。

一名香椿专业户告诉记者,“看着自家熟了的香椿运不出去,白白在地里腐烂,我们一年的努力都将白费。”据他表示:村里共有50多个温室,每天能摘一万斤左右。因为受疫情影响,村里的蔬菜收购点已经暂停收购,村里各种蔬菜严重滞销。

滞销的不仅是红香椿,杭椒、芹菜等蔬菜品类同样受疫情影响严重。张传礼是临朐县柳山镇庙山村的农民,他的收入来源主要靠种植杭椒和芹菜。

据张传礼表示,庙山村一共有33个杭椒保温大棚,受疫情影响,没有销路,大批的杭椒无人采摘,已经挂在树上变老、变红。“这样的杭椒没人要了,整个村里被疫情影响导致烂掉的杭椒有几万斤。”

近日,临朐县农业农村局对全县蔬菜种植大户进行了走访、电话联系,梳理汇总了当前急需帮助解决的滞销蔬菜品种、数量等信息。张传礼也登了记,陆续接到不少采购杭椒的电话,采购单位多来自于周边地区。张传礼表示,“在政府的帮助和呼吁下,手里的蔬菜逐渐有了销路,芹菜剩余约三千斤,但杭椒依然大批量滞留。”

就算杭椒的销路最终被打开,也已经挽回不了张传礼的损失。1月30日,杭椒的价格还在3元/斤,现在的价格已经降到了1元/斤。“尽管如此,总比烂在地里强。”张传礼说。

这场疫情大考中,谁能生存?

这个春节对多数果蔬农户、养殖户来说都不太好过。

有人说,这场疫情检验出了所有人的“免疫力”,不仅是身体的免疫力,还有承担风险、接受考验的能力。在这场疫情大考中,牛庆花展现了强大的“免疫力”。

牛庆花是临沂市蒙阴县野店镇北晏子村的“桃宝皇后”,她在淘宝上创建孟良崮果园,带领村民共同致富,是远近闻名的电商创业能人。她的淘宝店中常年销售北晏子村出产的蜜桃、苹果、花生等农产品。

牛庆花受到疫情的波及主要体现在苹果的滞销上。春节期间,本是各种水果的销售旺季,尤其是苹果,往年苹果农户总要依靠过年的节点完成大批量的销售。今年,各家各户的苹果都销售不出去,连牛庆花也“有点着急了”。

牛庆花淘宝店的主打产品是蜜桃,但苹果也非常受欢迎。往年,苹果销售旺季,月销售量可达到12万斤。现在,远远未到蜜桃的上市时间,苹果的销量对于牛庆花来说至关重要。牛庆花告诉记者,“我们种果树的都知道,水果销售有‘大小年,去年赶上了苹果的销售热潮,最高一斤能买到五六元。而今年,受疫情影响,苹果的出库价格才1.5元左右。”

截至发稿前,牛庆花的果园还未开工,果农和工人都在家里躲疫情。牛庆花担心自己仓库里的几万斤苹果,如果五一之前销售不出去,苹果的质量就没办法保证了。“对于我来说,苹果的滞销还不算太大的打击。但对于县里的其他果农,尤其是专种苹果树的散户们来说,他们将接受严峻的考验。”牛庆花说。

在日照,山东重要的海鲜特产之一——海虹也难逃滞销的命运。据了解,日照岚山区盛产海虹,海虹养殖面积30多万亩,今年产量格外好,预计将达到4亿斤。

春节期间,正值海虹大量上市。一位养殖户向记者介绍,每年的海虹大约在正月初五开始收割,到了正月十五就大批量上市了。受疫情影响,今年采购海虹的客商寥寥无几,没有销路成为了当前海虹养殖户的最大难题。

因为海虹的收割期只有40多天,清明节过后,海虹就会跑浆,不仅营养价值降低,还会给养殖户增加额外负担。为此,日照市岚山区岚山头街道办事处为外来运输车辆开辟绿色通道,开通了海虹采购热线,加强了进港的疫情防控检查。

这一切,都是为了能让海虹养殖户们熬过这个“寒冬”。

微信卖草莓,防控、推销两不误

在所有滞销的果蔬中,应季水果的滞销对农户的打击几乎是最大的。

疫情蔓延以来,网络上流传着一个视频,视频中一位农民将几盆草莓放在两只羊面前,羊低头大口咀嚼着新鲜的草莓。这个视频中农民的痛,徐建华懂。

徐建华来自济宁市汶上县郭楼镇,他所在的古城村带动周边村落大搞草莓采摘园,成为了郭楼镇的农业经济特色。作为镇上的“草莓专家”,草莓种植和采摘为徐建华带来了可观的收益。2019年,12亩草莓为他挣得了30多万元的利润。

就在徐建华准备今年大展拳脚的时候,新冠肺炎疫情如同当头一棒,向他袭来。

古城村东边的崔园村,也遭受了同样的打击。疫情当下,郭楼镇迅速启动联防联控机制,几百名镇村干部驻守在各村检查站,宣传防疫知识,管控流动车辆和人员,有效遏制了疫情传播。但如此一来,300多个草莓大棚到了收获旺季,却因疫情无人来采摘,甚至连运输销售也成了大问题。郭楼镇宣传办副主任田文文,眼看着乡亲们承受着巨大的经济损失,心里干着急。

在交通管控,收购商闭门不出的情况下,电商渠道似乎已经成为农民们最后的希望。为了乡亲们,田文文充当了一把“带货新手”。她在自己的朋友圈发布了草莓的销售信息。

没想到,订单接踵而至!

“我让村干部把草莓放到指定位置,下班后我带回去按朋友定的数量发下去,钱直接通过微信转给村干部,这样不仅解决了果农和老百姓的问题,也最大限度地減少了疫情的传播”田文文说。

2月6日,田文文下班前通知崔园村支部书记陈兰勋,“陈书记,今天俺小区再要30斤草莓,你包装好,我过去拿,钱通过微信转给你。”微信上的销售渠道打开了,极大缓解了草莓种植户的压力。“今天卖了270多斤,收入近3000块钱,如果这样卖下去, 一个棚还能挣2万多。”陈兰勋告诉记者。

这个方法,徐建华也想到了。为了降低疫情带来的打击,徐建华发朋友圈销售草莓,“买草莓送草莓盆栽”;价格也从往年的30多元一斤降到了100元6斤。大力促销下,加上往年积累的客户,草莓终于开始销出去。

每天,徐建华从微信里整理好订单,戴上口罩,带上消毒用品,开车往周边送货。“到了小区门口,我把草莓放在岗哨台,用消毒剂对外包装进行消毒,实现了‘无接触配送。”

从1月26日到现在,徐建华已经通过微信卖货的方式销售了近两千斤草莓。找到了新销路,徐建华很高兴。尽管,比往年相比,今年已经损失了近20万元的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