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代苦

2020-02-14 05:53:41 《作文评点报·高中版》 2020年8期

二十文章惊海内。人们这样评价你。

对于你,我曾试图读懂,但却难以读懂。你的生命,被赋予了太多灵慧——你诗词了得,绘画了得,篆刻了得,音乐了得,戏剧了得。你怀着一颗恭肃的心,侍弄自己挚爱的文学艺术。读书、作画、弹琴之前,都要净手。你说,音乐是所有人的灵魂圣水;你第一个把光与影请到中国的画纸上;你束起腰,就能反串瑪格丽特;你写的歌,我的母亲、我和我的孩子都喜欢唱……似乎随便哪碗饭你都能吃得很硬气——在任何一个领域里你都不屑浅尝辄止。但是,39岁那年夏天,你亲手打翻了所有饭碗——你剃度了。

我一直为你遗憾呢!

这一天,我来到你的家乡平湖。听着当地人难懂的话,忍不住要学两句——你是这乡音哺育的赤子啊。来不及去饭店放下行李,就央求司机将我载到了你的纪念馆——“东湖”粼粼波光之上的一朵硕大莲花。七片莲瓣里盛放的,就是你至丰至俭的一生了。

那在凉凉的石中“悲欣交集”着的,可是你?擎着一枝焰火般盛开的“彼岸花”,耳畔回响着《送别》那哀婉凄美的旋律,我向你致意。绕着那独特的莲花形的建筑,我一瓣一瓣地寻觅你的心踪,我一瓣一瓣地熏染你的馨香。半世的潇洒,都被框在泛黄的照片中了。我看到那个为你剃度“助缘”的居士了,他的一句戏言,却被你认了真。进入一个全新的境地之后,你觉得自己脱胎换骨了,遂想到老子的那句“能如婴儿乎”,竟毅然为自己取了新名——李婴。

就这样,你删繁就简的愿望,仿佛塘中一支荷箭,不可遏抑地挺出来,挺出来。

“代苦”,这两个字是你用朱砂写的。血一样的颜色,那么触目惊心。你说,你宁愿独自担当世间的苦;又说,为了让世人少受苦,你宁愿受尽世间所有的苦。

我难以挪步。

两万多个日子前,你说了这样一句话;两万多个日子后,我才听到你的声音。可我决意在这一帧字前当真放下心中的苦,交由你“代”了去。我相信你不会厌烦,反会颔首。你知道吗?当这个念头一浮上来的时候,我心中的苦,就已减了大半。

你的抚慰,即便隔了数万个日子,竟也这样奏效。

我曾在课堂上讲你的故事——为了让椅子上那肉眼看不见的小虫(或许竟是凭空想出的虫吧)免于被压得毙命,你坚持在落座前摇一摇椅子,以期让它们有机会逃走。孩子们听罢大笑起来,我眼中却蓄满了泪水……

有“代苦”之心的人,活得多么苦。“老实念佛”,过午不食,你以清瘦之躯供奉着一颗丰润禅心。如果我在这一帧血红的“代苦”面前还为你亲手打烂了一个个世俗的“饭碗”而叹惋,我就太愚钝了。

弃甜,原是你向“代苦”迈出的必然一步。

——这个叫李叔同的人,足以让所有“贪甜”的人汗颜。

挥别之后,回望粼粼波光之上那别致的莲瓣建筑,我竟然相信,莲花之下,有藕茁长……

(选自《品读》)

【赏析】

本文是作者参观李叔同纪念馆时的感想,运用第二人称诉说的形式,展示了弘一法师的悲悯情怀,表达了对弘一法师的敬仰之情。张丽钧的文章向来以文笔清丽飘逸著称,透过她的文字,让我们对李叔同(弘一法师)的敬意更加深了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