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简爱小姐姐

2020-02-14 05:50:47 《西藏文学》 2020年1期

格央

“简爱。”班主任点名。这是新生入学班里的第一堂班课,桌椅摆成一圈,班主任逐个点名,要大家介绍自己,怎么介绍都行,主要是给大家留个最深刻最有特点的印象。念到这个名字之后,气质儒雅的班主任环视一圈,说:“有这个名字的人都不用自我介绍了,大家一定会印象深刻的。”可是竟然没有人站起来应和。“怎么,简爱没有来吗?”班主任又加了一句,“她是去桑菲尔德庄园找罗切斯特先生了吗?”

这时,一个坐在角落的小姑娘站了起来,轻声说:“老师,我叫简啦,我不确定您是否叫的就是我。”

全班的目光齐刷刷地就闪到了小姑娘的身上,大家似乎都急切地想看看她的样子。夏洛蒂·勃朗特似乎从来没有赞美过简爱的外表,描述的都是她不起眼的外表下的倔强、坚强和深情。可是电影里的女主角实际上却是极耐看的,浑身都散发着典雅知性的气质,特别是2011年英国版的那个电影,女主角真是漂亮,明晃晃的大眼睛闪烁着洞察人心的光芒,脸部棱角分明,似雕刻般优美的线条,妩媚中透着一股坚毅;男主罗切斯特先生也全然没有中年油腻大叔的样子,浑身都散发着雄性荷尔蒙。如果不是剧情的安排,两个人一定会一见钟情,毫不犹豫踢开所有羁绊,热烈拥吻,爱情至上……

“简啦?”老师再一次看看手中的花名册,“真是抱歉,我念错了。一看到简,我就很自然地读出了‘简爱。”老师幽默地说:“不过,这位女同学真有点像简爱的样子,你都不用介绍自己了,大家都记住你了。”他继续说:“下次如果我脱口而出叫你简爱,请你一定答应。下个月有中秋联欢,我觉得我们班可以排一个小的舞台剧,简爱的人选已经有了,等会若是有位男同学叫罗切斯特,那一切就很完美了。”

从那以后,所有的同学和老师都叫她简爱。她被叫习惯了,有一次考试,竟然在考卷的名字一栏里填了个简爱,幸亏不是大考,否则可就没分数了。

上大学那年,她18岁。小女子初长成,眉眼清亮,额头微微凸着。别的小姑娘都是青春的马尾辫,唯独她喜欢中分扎个髻,性格又有些内向,从不咋呼,胸前总是抱着几本书,坐在阶梯教室的角落,安静地学习,真有几分电影里简爱的样子。

大家看到的只是单纯的外表。其实,这些年她的经历也和简爱有些几分相似。她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因公。母亲本是一个目不识丁的家庭主妇,父亲的单位照顾她到餐厅做合同工,工作很辛苦,但一份月月都有的收入,加上食堂也常有些剩下的,怕过期腐坏的食物可以带回家,她们一家三口倒也没饿着。父亲的单位还提供了一个小房间,她们倒也没流落街头,没冻着。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个话是有道理的。她和妹妹都是班里最勤奋最听话的孩子,功课年年拔尖,且性格温和,老师同学都甚是喜欢。生活虽拮据,但还算安稳,这样的日子,她们母女三人是满足的。可是两年前,母亲病倒了,医院确诊是乳腺癌,这一大笔治疗费用于她们而言简直就是天文数字,又没有什么亲戚可以依靠,好在父亲的单位倒是挺有人情味,组织捐款,又找医院联系沟通,减免了大半的费用,还说若是简啦不想继续学业,可以在单位安排一份合同制的工作,这次不是餐厅,而是后勤。简啦动心了,但母亲不愿意,她知道自己的女儿一定可以考上好的大学,这几年忍忍,便会有完全不一样的人生。拗不过母亲,简啦就报了师范专业,虽说不是心目中最理想的,但却是此刻最合适的——不用交学费,还有生活补助。金钱于她,是最急需的。

很多人也许会觉得谈钱很俗气,那是因为他们并没有穷困潦倒,没有被过分拮据的日子弄得疲惫不堪,没有遇到拿不出医药费和学费的崩溃时刻……无米之炊的悲哀能让堂堂五尺的大男人折腰,更何况一个身患绝症的女人和两个懵懂无力的少女。

父亲单位的领导确实是个讲良心的好人,一直记着父亲的因公去世,所以也是尽力照顾。看到她们三个都没有贷款的能力,也找不到人担保,就想办法以单位特批的方式借给她们五万块钱,送来钱的那天,看着躺在床上的虚弱的母亲,看着家徒四壁的房子,看着还没有长大的两个少女,一个大男人竟然也眼角湿润了,他从自己的包里拿出1000元钱塞进母亲的手里,便拉着简啦的手告辞。

简啦送到楼下,不知该说什么,只好鞠了一个大大的躬。

“孩子,我知道你们很难,但这笔钱,是单位特批借给你们的,是一定要还的,我没有办法,只能把这个压力压到你的身上了。”他说:“你就是这个家的顶梁柱,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而且你要相信,最坏的日子已经在慢慢过去,生活会一天天好起来。”他继续说:“其实,每个人都会遇到倒霉事,会有一段时间很倒霉,然后,就像一个波的波谷,到了最底处,便会慢慢回升。所以,现在你一定要坚强,你坚强了,母亲和妹妹才能看到希望。”

这段话深深地刻在了简啦的心里,那一刻,她突然觉得自己充满力量,她相信这个压力自己可以扛起来,也相信最坏的日子已经开始慢慢过去……

那个快退休的领导,尽了自己所有的力量来帮助这个不幸的家庭,他求的是一份心安,希望自己能够坦然面对已经逝去很多年的那个老同事——简啦的父亲。其实,人生也许并没有太多的幸运和偶然,这个帮助不过是对简啦父亲曾经的付出和善良的回报。因此,每个人都应该相信,心田播下善良的种子,总有一天,会开花结果。

善良是会厚积薄发的!

简啦的前面虽然只有一条羊肠小道,但总比走投无路好很多。她心怀感恩,带着熬过难关的信心,和好日子慢慢到来的憧憬,背着五万块钱的债务,来到了大学的校园。她申请了最高额度的助学金,可这笔钱是母亲和妹妹的生活费、药费,不能用在她的日常开销上。她开始找兼职,希望还可以再给家里多寄一点。学校知道了她的情況,安排她在图书馆兼职。她又找了份家教,价格比别人低,又总是早十几分钟到,晚十几分钟走,备课很认真,学生学习的效果不错,家长很满意,便又介绍了两份家教。除了上课的时间,她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赚钱。

一个青春初至的小女生,不打扮,不化妆,不逛街,不网购,不吃零食,不恋爱,没有任何的休闲,天天都穿着最便宜的衣服,骑着破旧的自行车,风里雨里穿梭在赚钱的路上,自然是会让很多人背后嘀咕的。说她爱钱如命,又说她是葛朗台转世,一个总拼命赚钱却不舍得花钱的守财奴……这样的话,简啦没空介意,也不想介意,她知道没有人会对她真正地感同身受。像她这样扛着全家人的生活重担,还要为自己渺茫至极的前途拼命的人,哪有时间和心情介意别人不够中肯的评价?现在的她,唯有努力奔跑,再难也不能回头……

一个在苦难中长大的女子,并没有活成祥林嫂的样子,而是继续顽强、倔强、好好地活着。积极面对,不敷衍自己,为家人担当,这是一件多么需要勇气和毅力的事情,她一个弱小的女子做到了。

雖然几乎没有时间复习,但第一个学期的期末考试,简啦竟然拿了个全系的第一名,她自然很高兴,更高兴的是,她拿到了最高的奖学金,还有一个助学基金的奖励,加起来整整五千元。拿到奖金之后,简啦甚至都没有时间把钱放回宿舍,而是蹬上那个嘎吱嘎吱响不停的自行车,心急火燎地奔向家教的小区。到的时候,时间刚刚好,但简啦有些愧疚,她一向是习惯早些到的。便在课时结束后,又多呆了半个小时。临走时,家长硬是塞给她一包玫瑰茶和一大袋红枣:“这也是别人给我们的,分一些你拿回宿舍泡着喝,养气色。”

那天回到学校后,简啦没有直接回宿舍,而是在一条小路边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刚才太忙了,她顾不上高兴,现在没事了,她就特兴奋。那个放着五千元钱的信封,被她紧紧地攥着,胸腔里的小心脏扑腾扑腾地飞快跳跃,她竟然忍不住笑了起来。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那种慢慢看到希望的喜悦,那种付出终有回报的喜悦……真是藏也藏不住,怦然而出,她的笑声真的有些大……

笑声还未落,耳边传来一个男性的声音:“什么开心的事情,让你笑得这么爽朗?我都没见过你这么笑。”是班主任。

“我今天拿到了奖学金,特别高兴。”简爱说了实话。

“这么几个小时过去了,你还在高兴?”

“我刚才去家教了,没有时间高兴。”

班主任看到了旁边的红枣,说:“犒劳自己,买了红枣?”

“不是我买的,是学生家长给的,还有一带袋玫瑰茶。”幸福的感觉洋溢在简爱的脸上:“我那几个学生的家长都对我很好,他们总是送我一些小礼物。”

“那是因为你教得好。”

“我是应该好好教的,他们付给我工资,我很感激他们。”简啦说:“这笔钱帮了我和我的家人。我觉得很幸福很开心!”

简啦兴高采烈的样子,让班主任想起自己正在看的史铁生书中的一句话:微笑着,去唱生活的歌。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和现在大多数的小姑娘不同,她朴实无华,不矫揉造作,光滑的脸上没有任何化妆品,衣服也是极简单,没有任何的装饰,但看着很舒服。她的情况班主任还是知道一些的,就不免有些许怜悯,也理解了钱带给她的那种喜悦。

“微笑着,去唱生活的歌。”班主任不由脱口而出。

这句话让简啦微微一诧,虽没有太理解,但还是心生喜欢。她再一次开心地笑了起来,笑成了一朵花……

“同学们都在收拾行李,你也快回宿舍收拾吧。”班主任说。

“我不回去了,我还要继续去做家教。”简啦说:“我想尽量多攒些钱,我的家里需要钱。”

“那,正好系里有个项目,需要整理录入一些数据,有劳务费,时间也很自由,你有兴趣做吗?”班主任想尽自己的力量帮帮这个孩子。

“真的?!那太好了,我一定会做好的。”简感激地鞠了一躬,说:“谢谢您。”

看着简啦乐不可支的样子,班主任突然觉得心有些疼,这个单薄的孩子是多需要钱啊!他的心里不由重复着她说的那些话,没有虚伪,没有做作,很单纯质朴的表达,却在不经意间赢得了他的好感。

假期的校园很空荡,连昔日里吵吵嚷嚷的操场也安静得像个沉思中的孩子。简啦上午的家教课已经结束,她想趁着中午的空挡,在安静的操场边台上背背英语单词,为下学期的英语四级考试做点准备。这个边台上面有伸出的檐,既遮挡太阳,也可以躲避拉萨午后突如其来的雨,真是一举两得。

她不知道,就在她专心背书时,有一双眼睛正看着她,班主任偶尔路过,远远看到她的身影,便不由自主地走近,想要看得清楚些。这真的是一种很奇怪的心态,若一个人在你的心中无足轻重,你会有兴趣在酷烈的太阳底下专门拐过去看一眼吗?况且此刻大门口等你取快递的小哥又来了一次电话催促。但班主任没有考虑这么多,此刻,他只觉得她来回踱步,“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样子,让他不由得生出一种怜爱之心。

那个暑假简啦过得特别忙碌,她又多接了一份家教,除了晚上基本就不能在宿舍呆着了。而那年的夏天,拉萨的雨水特别多,动不动就下雨,而且是瓢泼大雨。遇到天气不好,简啦自然是舍不得打车的,便时常被雨淋着,倒也没有感冒,只是湿了衣裤,反正都是些便宜货,即便泡了水,大不了洗洗晾干,还是照样可以穿,不必心疼。

这天,又下雨了。浑身湿漉漉的简啦骑着破旧的自行车急匆匆地回学校,在图书馆的拐角差点撞上迎面而来的班主任。简啦摔在了路边,老师倒是敏捷,躲闪中,最终还是稳稳地站住了。

班主任把车子扶起来,嘱咐她快些回宿舍。临了,又加了句:“换完衣服,你到我宿舍来吧?我想吃火锅,一个人又没多大意思,你过来,正好聊聊天。”

简啦不知该应承,还是说不,但老师已经转身离开,再叫住,又显得不懂人情没礼貌。而此刻,转身离开的班主任突然想起电影“简爱”中的一个画面,罗切斯特先生骑马和简爱在山路上相遇,他们弄得人仰马翻,不太友好,但最终却成了彼此心尖上的爱人,缘分真是个很玄的东西!连班主任自己也好像没有意识到,其实在他的心底似乎希望自己和简啦的这场雨中相撞也预示着某种缘分……

那晚,简啦还是来到了班主任的宿舍。火锅已经滚滚地开着,味道闻着就很诱人。“怕你不能吃辣,我在锅里只放了一点红油,”班主任说:“如果你觉得不够辣,就放点小米辣,已经剁碎,在那边的小碟里,你帮我拿过来吧。”

结果那一小盘小米辣刚刚够两人吃。“我以为自己很能吃辣了,你好像比我还厉害啊。”班主任说。

“我妈妈的火锅也做得特别好吃,我和妹妹从小就吃辣,随她。”简啦继续说:“不过,现在家里不大做火锅了。”

“为什么?”

“我妈妈身体不好,不能吃辣的食物。”

“什么病?”

“乳腺癌。”简爱轻声说。

沉默了一会儿,班主任安慰说:“这个病比别的癌还好些,我就认识一个人,手术都10年了,还好好的,跟健康人没两样。”

“真的?”简爱似乎在他的话中看到了希望,问的时候,连眉角都似乎往上翘了起来。

“当然是真的!”

那顿火锅他们竟然吃了两个多小时,彼此都有话说。班主任不由得想起前几天杂志上翻到的一句话:爱情就是两个人可以一起说很多很多的废话,而不觉得尴尬。

这突然冒到脑海里的话,猛地让班主任意识到了什么,他仔细端详着面前这个小姑娘。面庞清新,额头微凸,眉目有些幽怨谦卑,大概和家里糟糕的条件有关,但也显得知性质朴,柔和中透着坚强,与现在大多数娇艳造作的女生决然不同。他对眼前的这个姑娘有了非比寻常的好感,确切说,是一种喜欢……他真的很想拥抱眼前这个努力拼搏,从不认输,坚韧却质朴简单的女孩子……他真的很想这么做!

班主任心里一紧,他知道自己不应该有如此的念想,这是不对的,自己有妻子,也有孩子。虽然异地多年,但彼此也是牵挂和思念的。

就此打住!班主任不由得提醒自己。他的自律倒也管用,此后他们两人便真是路归路,桥归桥,没有任何后续的故事了。

人生的路太长,每个人都会在生活的路上碰到几个让自己怦然心动的人。喜欢不是一定要占为己有,有些时候,离得远些,善意地欣赏,自律和克制,会让彼此都更舒适和安心。

大学四年,简爱就在上课、家教和兼职的时间里度过了。她依然不打扮,不化妆,不逛街,不网购,不吃零食,没有任何的休闲,天天都穿着最便宜的衣服,骑着破旧的自行车,风里雨里穿梭在赚钱的路上。唯一有些变化的是,她深沉地爱上了一个人,那是一个家教孩子的父亲,妻子很早就去世了,她给孩子当了整整3年的家教,目睹了他深沉的父爱,先是被感动,然后,就好像慢慢有些心疼了,再然后,她爱上了他,尽管他有过婚姻,有孩子,而且还大自己12岁……他好像也是爱她的,可是,他又很严肃,说话严谨,对简啦的种种藏不住的暗示视而不见。

于是,他们之间终于有了一段开诚布公的对话。

“我今天早上读了一句诗:我爱你,与你无关。”简啦又说:“可是我还是想,让我的爱和你有关。”

“我从不读诗,那是年轻人的玩意,我比你大很多,又有孩子,我不想这么幼稚。”那个男人想要打消简啦幼稚的想法。

“那又如何,这些我都知道。”

“你还太小,也许思考问题不够理智。”

“我想先生,光凭您年龄比我大,或者见的世面比我多,您是没有权利来命令我的。”简啦脱口而出的话,是电影《简爱》里的一句台词,总是被人唤做“简爱”,连她自己也觉得自己就是简爱了。

“可是,我还是觉得不妥,”他坚持说:“对你不妥。”

“罗切斯特先生,您以为我穷,低微,不漂亮,我就没有灵魂,没有心吗?您想错了,我和您一样有灵魂,有一颗完整的心,要是上帝赐予我一点美貌和财富,我会使您难以离开我,就像我现在难以离开您一样。”简啦说:“虽然上帝没有这么安排,但我们的精神是平等的,就像我们终究会走进坟墓,平等地站在上帝的面前。”

“我承認我们的精神是平等的,但我不会走进坟墓,也不想站在上帝的面前。”他回答说:“我一直觉得上帝是西方的东西,我不想去那么远的地方。说实话,我更喜欢天葬!”

“罗切斯特先生,现在我们讨论的重点是精神。”简啦很严肃地提醒他。

“我不叫罗切斯特。”他嚷嚷道:“我不想做那个瞎了眼睛,左手还残疾的罗切斯特。”

“您是前面的那个健康的罗切斯特,性格阴晴不定,有点傲慢,还有点粗暴的罗切斯特。”

“这样一个不好的人,是不会让你幸福的。”

“但是我想让您幸福,您可以试着接受,即便我没有您预期的那么好,您也不损失什么,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简啦诚恳地说着,好像是在推销某种东西。一个女子深情地爱的时候,好像真的可以低微到尘埃里,然后在尘埃里开出花。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啊?!”他好像在琢磨着,但实际上是被打动了,他说:“可是,你好像会有损失。”

“我是否有损失,是我自己的事情。”简啦说:“从现在开始,您就是罗切斯特先生,当我这样叫您的时候,您一定要答应。””

“如果我不答应呢?”

“那我就再叫一遍,”简啦执拗地说:“我要叫您一辈子。”

“好吧,如果你这么坚持,那就只好如此了,亲爱的简爱小姐姐。”

“您叫我什么?”

“亲爱的简爱小姐姐。”他问:“有什么不妥吗?”

“很妥当,罗切斯特先生。”

责任编辑:李宏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