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大纲(短篇)

2020-02-14 05:47:49 《西湖》 2020年1期

刘丽朵

“克丽缇娜在一家PR公司做白领。她有一天因为收养一只流浪狗的事认识了还在大学校园里读书的艾琳。克丽缇娜非常Fashion,美丽,艾琳却很普通。克丽缇娜跟艾琳的友谊逐渐深入,她们到了经常见面的程度。克丽缇娜赠送给艾琳她用了一阵子的名牌手镯。艾琳从来没有得到过那么珍贵的礼物。艾琳非常感激,就把她的男同学朱利安介绍给了克丽缇娜。认识朱利安的第二天,克丽缇娜就跟朱利安上了床。朱利安从来没想到过自己能够有克丽缇娜这样的女朋友。朱利安虽然相貌很好,但他只是一个大学里的普通男生,他开始眷恋克丽缇娜,暗自规划起和她在一起的人生。但当此时他发现,克丽缇娜不是那么简单的女孩子。他发现克丽缇娜跟她的上司有染。”

彩珠从这个写得很规范的故事大纲里抬起头来,看了看坐在他面前的男生。他是编剧系研究生二年级的学生,正要到她的部门来求职。一个故事有各种各样的写法,然而在大纲阶段,它们全都显得面貌相似。大纲只要规范就好了。所谓规范就是体现出主线人物最必然的冲突。刚开始学写作的孩子们最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试图在大纲阶段展现他们的文学抱负。彩珠对这个看起来温柔腼腆的男生说:“你导师薇薇安夸赞过你不错的。”

彩珠今天用了香奈儿43号口红。但其实香奈儿43号和兰蔻241号非常相像,几乎辨识不出有什么差别。她比面前的这个男生大十几岁。她觉得一个人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走上最适宜的那条路,并且一步一步都不走错,是一件相当令人羡慕的事情。所以彩珠总是真心实意地对她下属的小朋友们讲:“你们比我更优秀。”所以此刻她对坐在面前的编剧系的文力说:“你很快就可以上手你的工作了。对你来说这里的工作是非常容易上手的。”她看着文力露出欣喜的神色,又提醒他说:“不过也不能放松,你要记住一点:跟别的一切行业不同,别的行业可能要求一个人达到及格线就行了,我们这行却是比拼最高值的。然而你值得付出全力。因为这是你想做的事情。你要知道,追求理想,就跟追求真爱一样,不是每个人都有这资格的。能够不顾一切去追求理想的人,是人类当中的极少部分。”

彩珠在7点已经过了15分的时候才来到那家在大众点评软件上被列为黑珍珠的餐厅,所以别的人都已经到齐了。他们都在等她。等她的人是一男二女。他们隶属于另一家叫作“今生魅影”的影视公司,那个男的叫生蚝,他带来的两个姑娘是魔芋和藕粉。生蚝是行业里非常出色的人物,“今生魅影”的企业文化和彩珠他们公司迥然不同。“今生魅影”是一个没有雄心壮志的公司,但是所有的人都非常快乐。来这里之前,彩珠已经告诉了魔芋今天她的心情不好。“心情不好这种事情在我非常地偶发。”彩珠说,“刚才在办公室哭泣了一会儿。”

“为毛?这是被老板耍黑脸了?”

“猜中。”

“习惯就好。负气出走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我就不。”

“那就把他写进文学作品里。”

所以当彩珠进来的時候,所有人都看她的脸色。生蚝下判断说:“你已经把眼睛都哭肿了。”

“我告诉你们我今天的遭遇。”彩珠说,“我今天挨了一顿综合性的骂。原因有很多。最首要的一点,是前天的时候,我走进他的办公室,给他递过去一张单子,对他说:老板啊,这个你得马上签字,立刻签字。所以今天他对我痛心疾首地说:房间里还有客人,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说话呢?”

生蚝笑道:“谁会想到进来的是这么一个二货?房间里的客人一定以为你跟老板有染,所以才会有这种口气。”

“没有你脑洞这么大,他今天骂我的理由说的是我语气不好。”

“他没有想清楚,你这样是给他长了面子。别人一看,卧槽,这么漂亮的一个果儿。”

“房间里是女客人哦!”

“那就更有利了。女客人一看,竞争的人如此地多,一定会情不自禁生扑上去的。”

彩珠轻轻地把在798买的彩色鸟形别针别在新的素色旗袍的领口上,又挑了一条灰粉色有刺绣的丝巾围上了。每一次的出门都有可能碰到爱情。彩珠挑了一双漆色的高跟鞋。彩珠走进电梯的时候特意抬头去看。在左上角的那个地方什么都没有。电梯里有三幅广告,人人车一幅、京东一幅,还有一幅苏宁的。电梯下落到了B1。彩珠走到出口处的大镜子前瞥了一眼自己。

这家黑珍珠餐厅主打法菜。上来的每一道菜都很小份,然而一共有五轮之多。彩珠边吃边感慨:“这个世界上除了辣以外竟然还有那么多别的味道。”这引起了大家的共鸣,只有魔芋不这样想。因为魔芋不吃辣。彩珠歆羡地看了一眼魔芋,魔芋今天穿的是旗帜装。彩珠知道在生蚝和魔芋之间一定有一种既不同于同事、又不同于情侣的关系。这从他们微小的肢体动作当中可以看得出来。所以彩珠对于生蚝他们公司的企业文化有一种迷之眩晕。

“所以你们公司气氛真的很好。”彩珠说,“上下级之间也毫无挂碍,玩到一起。我们公司啊,走进去都静悄悄的。”

“我们公司静悄悄的只有一种原因,就是我们都没来上班。”魔芋笑道。

“但我还是喜欢我们公司啊。因为我是受虐倾向,不要给我太多自由。”

“请一定不要使用普通蜡烛啊!”生蚝叫道。生蚝的眼睛闪闪发光,“我是一个绝对的虐待倾向。”

“那你只是纯正的变态好吧?”彩珠说:“变态和虐待还是两个概念。虐待倾向只是控制欲。受虐倾向只是被控制的欲望。有一些品质,我从前以为是美德,后来才发现全都是受虐倾向的表征,比如说凡事为他人着想,比如说对荣誉觉得受之有愧,比如说假如有两个苹果自己一定会去拿那个不大好的、把好的留给别人。”

“那么我是受虐倾向。”藕粉说。藕粉是彩珠今天第一次见到的姑娘。跟魔芋一样,她也是十分美丽的圈内人。藕粉说:“不过也不一定,我就像水,给我什么样的容器,我就会有什么样的形状。”

“克丽缇娜的确跟她的上司有染。她的上司是一个有家室的中年人,从克丽缇娜这里得到便宜之后,一直都和她保持着这种关系。但是其实克丽缇娜这个阶段主要来往的,还并不是她的上司,而是一个叫作马里奥的富二代。这个富二代有一些特别的癖好,他邀请了克丽缇娜到他的密室当中去。在密室中,他用一个塑料袋蒙住了克丽缇娜的脑袋。这个举动让克丽缇娜差点死掉。克丽缇娜说:‘以后不能再玩这么危险的游戏了。马里奥答应了她。而马里奥很满意克丽缇娜在这个过程中的一切表现,他认为克丽缇娜就是他一直想要的女人。他对克丽缇娜提出了求婚。”

彩珠站在自己房间的窗前,望着某处的灯光。这是一个相当有名的社区,住的很多都是文艺界人士。她凝视的灯光是斜上方的灯光,在那里这栋楼有一个转角。从她三室两厅的房间的客厅正好可以看到同是三室两厅的楼上那一家的卧室。卧室的窗帘紧紧闭着。有时候他会到窗边抽烟。彩珠在她自己的这个窗边安置了一个沙发,这样她可以斜躺在沙发上等他。等他到窗边抽烟,打开窗户,烟袅袅地从窗缝中冒出来。彩珠幻想自己身上有他的烟味,但是没有。彩珠从来不抽烟,一根也不抽。然而彩珠很喜欢喝一点酒。

“咱们仨一起私奔到普吉岛吧!”从生蚝嘴里说出的这句话并没有惊到任何人。生蚝在对藕粉发出邀请。于是彩珠心里更加确认了他和魔芋的关系。彩珠猜测这要求差不多是能够达成的,以藕粉的态度。藕粉说有一张照片想拿出来,但是又不好意思拿。彩珠笑道:“我有一个办法,你在座中挑选一个你信得过的人,把照片给他看,然后由他来给大家讲述照片的内容。”

“我想给你看。”藕粉对彩珠说。

彩珠于是看到了那张照片。那张藕粉的背部裸照。彩珠没有经历过这阵势,但是她想假装得镇定一些。于是她笑了起来,“这也没什么嘛。”她假装不露声色地把手机还给了藕粉。她从藕粉的失望神色上发现自己的反应错了。彩珠赶紧纠正道:“臀部很美。很美。”藕粉终于憋不住,又把照片给了魔芋看了。魔芋看了以后说:“我想看摄影师。”藕粉拿出了另一张照片。魔芋说:“哪一个?不会是这一个吧?”藕粉说:“正是这一个。”魔芋说:“不像是你喜欢的类型。”藕粉说:“也没有多喜欢啦。”魔芋说:“我还是要有爱的。要喜欢的才可以。”彩珠低下头暗想:“这两个二B姑娘。”

彩珠涂着香奈儿43号口红坐在自己家窗边的沙发上读一本书。她听到了有灯光之处有喧哗,她知道他们夫妻在吵嘴。偷窥别人的这种事情真的不好,彩珠立刻从窗边离开了。彩珠悲伤地想为什么要距离他们的生活那么近,一定要看到那些不太眩目的部分。彩珠知道他晚上八点半左右可能会外出遛狗。但是今天看这个情势他未必会出来了。彩珠很伤心地想今天又见不到他了。彩珠从冰箱里拿出来一瓶啤酒打算喝一点。彩珠把一瓶啤酒喝完了。彩珠喝完了一瓶啤酒以后还想再喝点。彩珠想着自己已经很久都睡眠不好了,一个人的生活真是忧闷,而酒是一种娱乐方式,可以消愁破闷,说不定还能睡得稍微好一点。过了半个小时彩珠掀窗帘去看,那边已经平静了下来。然而他怒吼的声音很大,让她在房间里都听得清。她隐约听到他喊的是“你去问?菖?菖”,以及“她是我……”她在猜想此事是不是跟自己有关。

彩珠八点半的时候出现在电梯里。她把一张即时贴贴在了一抬手够得到的地方,然而很不明显。彩珠到大门口去买了点东西回来了。坐电梯的时候她在地上发现了另一张即时贴。他留给她的。

彩珠的即时贴上写的是:直到生命尽头也不会更易的爱算不算有耐心?

而另一张即时贴上写的是:人类用尽了全部力气同他们的日常生活作对。

你以这离离的苔痕的青

换取稍迟的嘴唇的空

吃梦之兽尚没有醒

呕出二升之梦是昨日之兆

今日的我与它醉眼昏沉

我与你這回携手上河梁

不回望的长更胜于相望之长

我与你俱添不满昏昏的酒杯

想不起因何而长久噤声

我与你这放肆的想法中各有一掬泪

如岁叠岁替里的不充盈与不清

然而其实充盈之心已满溢

握一把琥珀、碧玺和红宝

握是长久的直待它们

冷却下来  黄昏也是这般冷却下来

那些不曾完成的交换终于遇冷凝结

翻滚到满床都是  你的名字

那些宝物

那些在大笑中洒落归于空寂的

你的心

藕粉满脸疑惑地把彩珠写着这首诗的纸传给了魔芋,魔芋看完了以后说:“我看懂了!你是说,让人拿着很多宝石来跟你睡觉!”

彩珠说:“你没看懂!我给你解释哦,琥珀、碧玺和红宝说的是,凝固的体液、眼泪和血液。说了你也不会懂。但是有句话你一定懂:翻滚到满床都是你的名字。”

魔芋说:“我想不出有任何人值得我这样去爱。从未有过。爱一点点就够了。”

为了弥补刚才自己不识相低评照片的事,彩珠也决定拿出一点点隐私来讲。彩珠说:“我给你们讲一个我自己的悲惨的人生故事。”

“几年前,碰到一个人,认为是今生挚爱。直到现在仍然是。但是从此就对世界上的一切男人都没有了想法。除了想要这个人,对另外的人全都没兴趣。所以有一个纹身在自己的身体上,刻的是他的名字。这说明今生今世,要么同他在一起,要么就不跟任何人在一起。最为悲惨的是:他,并不知道我有这个纹身。”

“那么万一在一起了,发现他并不是你喜欢的,怎么办呢?”

“不会的。他就是我喜欢的。”

“我有一个更加悲惨的故事。”藕粉说,“十多年前一个男神,很爱很爱他,也是像你一样的;后来过了十多年再看到,他已经变成那个样子了。不爱了!一点也不了!”

“人家和你说的不一样。”生蚝说,“人家守身如玉地等着。你呢,你一边等,一边谈着各种恋爱。我只是想知道,从你遇到这个人到现在,多久了?”

“十年。都等老了。”彩珠说。

“但是克丽缇娜并没有答应马里奥的求婚。因为她深爱的就是朱利安。她不知道怎么样爱朱利安,也不知道怎么样说明爱。毕竟克丽缇娜是一个可以同时跟很多人保持关系的女人。她做了一件事,而朱利安并不知道她做了这件事:她在自己身上刺了一个纹身。这个纹身的内容是两个骷髅在接吻。这意味着一直到死都不会变易的爱情。在骷髅的旁边,她刺上了朱利安的名字。而在看得见的地方,胳膊上,她刺上了一句英文:只有死能把我们分开。有一天,艾琳发现克丽缇娜失踪了。她失踪了一个星期以后,艾琳启动了寻找她的行动。她通过网络寻找她,因为克丽缇娜的照片太美艳了,这一帖子变得很热,并且上了新闻。全社会都在寻找克丽缇娜。而她不见了。她的恋爱关系在众人的关注中逐渐地浮出了水面。朱利安于是知道有马里奥这么一个人。朱利安也知道了克丽缇娜跟马里奥在一起的时候那些情节。朱利安万分地确信是马里奥让克丽缇娜窒息,最终夺走了她的生命,只是他不知道藏尸地点在哪里。所以朱利安找到了马里奥,让他说出藏尸的地点。两个人交谈的过程中,朱利安一直在想克丽缇娜跟这个禽兽在一起的时候那些过程。这让他简直发疯。朱利安失去了理智。马里奥对他的冷淡和敌意更给他的情绪火上浇油。朱利安拿起刀子捅死了马里奥,他连捅了52刀。朱利安因为杀害马里奥也被判处极刑了。这个时候克丽缇娜的尸体在湖中被发现了。打捞上来的时候,先打捞上来她的胳膊,胳膊上刺着一句话:只有死能把我们分开。而杀死克丽缇娜的人,被警察抓获了,并不是马里奥。”

彩珠的眼泪滴到文力的大纲上,幸好此时文力不在。“这是一个有力道的故事。”她拿起电话对文力说,“你要知道故事皆是套路,没有故事不是套路,例如你的故事里有因嫉妒而起的情杀,也有真挚的爱情遭遇阻碍。但是你晓得在什么地方的设计可以让情绪到达你想要的点。你的逻辑不错。你的悬疑线的线索是够的,观众的思路在你设置的四种可能的凶手当中徘徊,不能确认是谁。你还有一定的生活基础。这个故事显得与众不同。”

“那种看起来完全像是故事会当中的故事的,其俗不堪其烂无比的,就是好故事。”吃到第五轮菜的时候,谁也吃不下去了,生蚝谈起了业务,“而每一个故事都有它的命运。我万万想不到我的一个剧本会在卫视黄金档拿收视率第一,那是唯一一次。女主角是一个胖大嫂。因为剧本太烂了所以他们就胡乱选角了。剧本LOW到什么程度呢?写了40集的剧本,只拍出来28集。那个剧本是在吃吃喝喝和胡乱吹牛当中完成的。所以说,你们生活态度太严肃了,你们学历太高了,你们想得太多了。故事就是故事。”

彩珠扑到她的大床上。“翻滚到满床都是  你的名字”,她想到她的诗。实际上不光满床都是,满屋都是,满心都是,满世界都是。问题是她不知道怎么样去表白和表达。她不知道怎样让他知道。她也不知道这种表白是否有效,是否能够让她得到。她的确只爱一个人,而且确信一生只爱一个人。她开车的时候习惯了同他说话。她一个人说话假装车上有他。她把这些表白的话温柔地说给他听。“你的心只有我能明白。他们都说你是一个难懂的人,可是你的心思我永远知道。”

“你就算是永远不理我我也知道你是我的。”

“对我们彼此相爱这件事的确定是我今生最确定的事情。”

“我知道你对婚姻可能是充满厌恶的。我从未期待占有你。婚姻是经济关系也是社会关系,那些不在我考虑中。我只是想要得到你的爱,除此之外别无所求。”

“你知道我非常自尊。所以我可以在任何時候,不发出任何声音地离开你。但我知道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离。”

“我知道你这一生并不顺心。我也知道你背负多少沉重的压力。”

“你也算是非常、非常地了解了我了,那么以你的聪明,一定知道,在我的性格逻辑当中,这全世界我会爱谁呢?只有你。”

“我对你的爱超出你所想象,大概也是为你从未经历。”

“我小的时候就觉得你好看,我喜欢你嘴唇傲娇的表情。我这一生此前从未想过能和你在一起。如果能够,那么在一起的每一分钟都是赚来的。”

“真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受呢?就是发疯地想跟你滚床单。每次想到你,身体会首先想。如果你能跟我睡,那么就像是观世音菩萨来救命一样的。”

彩珠觉得自己有点像是欺负另外两个女生。因为她纯属禁欲系。而这样显得她自己绿茶婊白莲花假装高贵或者高尚。但是这是真的啊。彩珠是真的禁欲系。所以她要从另外的角度阐释这件事。

“极致的性感在于禁欲。”彩珠说,“你想啊,放纵是没有上限的。也许会觉得啪啪都没有意思了。快乐的阈值是逐渐升高的。而对于禁欲系来说,匮乏带来极致的想象力。一旦爆发,快乐的值可能会超过你们在十年中所体验到的总和。所以禁欲是最性感的。”

“说得很对。”生蚝坏坏地看着她说,“但是人民群众绝不会答应。”

“我想出了这样的一个故事,”彩珠对文力说,“你听好了。”

“彩珠,就用我的名字吧,彩珠。”

“彩珠十八岁的时候,认识了一位学长,是本校的博士生,他在博士最后一年。他已经三十岁了。由于同在一位导师的指导下,彩珠跟这位学长交往很多,也知道他喜欢自己。但是彩珠不可能跟他在一起。因为他比她大很多。一年后这位学长就毕业了。不知道为什么,从此以后他们再无联系。有一天彩珠也已经三十几岁了,到了当初学长遇到她的那个年龄。此时的彩珠还是单身。她经历过几场爱情,但是都很失望。有一天彩珠在自己家小区的电梯里,遇到了学长。原来他们住在同一座楼里了。彩珠发现自己很爱学长,不是现在,此刻,一下子爱上的,而是一下子明白了:原来这许多年,在彩珠心里唯一爱恋的就是学长。彩珠想起当年自己十八岁时候的点点滴滴,明白了自己当年就很爱学长。她想起当年其实初吻是献给学长的,当时毕业季的时候,他喝得烂醉如泥,彩珠待在他的旁边,曾经鼓起勇气吻过他的嘴唇,这件事情很多年以来,只有彩珠一个人知道,别的任何人,包括学长本人,都不知道。”

“此时的彩珠,决定不顾一切地跟学长在一起。但其实,她在电梯里遇见的,不只有学长,还有学长的太太。学长的太太对他很不放心,平常跟他形影不离,生怕他碰到别的女人。每次学长跟彩珠有任何见面,身边总是跟着太太的,从来没有一个人过。但是彩珠已经疯了,她才不要管学长有太太还是没太太。于是有一天,当着他太太的面,彩珠对学长说了几句只有学长能听懂的话。他们用眼神默默地心许了。在一个楼梯拐角那里,学长的太太在前面走,彩珠突然抱住了学长。就在她的后面,他们默默地,彼此心知肚明的,彼此都似有眼泪掉落在心里,默默地拥抱了几秒钟。”

“后来彩珠第一次在电梯里捡到小纸条。小纸条上写着:我爱你。深爱。”

“后来彩珠开始跟学长在电梯里传递小纸条。并不频繁。必须是彩珠因思念而痛苦到没有办法的时候,才会写一张。他们害怕别人捡到,所以所有的话都写得非常隐晦。只有他们两个人懂得。比如彩珠写一句:峨眉山月半轮秋。其实她的意思是:思君不见。对方每次都懂。他们俩互相传达的意思,每一次都准确地传达到了。”

“文力,这个故事我想到这里为止,你要想出三种结局写给我。”

“我觉得这个故事到现在空缺的一部分是:学长本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们要为学长写一个人物小传。为什么彩珠,对不起,彩珠老师,那么爱他。”

“他呀,”彩珠说,“他深湛而优美,敏感而耿直,他深闳内美,又沉默不言。嗯,这些形容词皆不能形容他。他才高绝世。他在这个世界上极其孤独。他渴望爱。”

“我想我知道了。这是一个跟渴望有关的故事。”

“对。匮乏与渴望。这种故事的结局会写到两个人的第一次约会或者终于相见。这种故事类型有点像是《红色》。跟别的爱情故事写恋人之间的争吵和别离不同,整个故事都是关于渴望。”

“好的,彩珠老师。这个故事很好。”

“也许你可以设计让彩珠的身体上有那个纹身,那个骷髅的纹身,代表永恒的、至死不渝的爱。”

“我的另一个故事里已经用过了,彩珠老师。”

“你可以再用一次。”

“好的。”

“所以你知道所有的故事都是乏味的,它们不能言说爱情的千分之一。”

“什么?”

“所以爱情会是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因为没有别的任何人可以懂得。因为所有的故事都是有类型的,可归类的,故事在到处撞衫,因而是乏味的。它们无法表达爱情的幽微和惆怅。语言也是。可以说出来的,都不叫爱情。也许可以勉强用诗说出十分之一。”

“我懂了,彩珠老师。可是你的话,我并不赞成。”

(责任编辑:李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