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授奖辞

2020-02-14 05:47:50 《西湖》 2020年2期

郭爽《九重葛》

《九重葛》是一篇“还乡”小说。既是地理上的“还乡”,也是时间上的“还乡”。女主人公从北回归线以南的大都市回到小城,由旧友的父亲出狱,牵出家属院里两个家庭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的种种记忆。长大成人的主人公,终于能以从容的心态,对往事作系统的梳理和建构,而最终流向一种惘然的情绪。作者用闲散的笔法,使记忆与当下在一件件人事上交织,这是一曲关于时间的咏歌。鉴于上述特点,评委会特授予第七届“西湖·中国新锐文学奖”。

王苏辛《在平原》

《在平原》可以看成是一部关于艺术的“元小说”。一个遭遇创作瓶颈的女画家和一个艺术潜质初显的男学生,进行着一场又一场关于绘画、关于艺术的对话。整篇小说是作者关于艺术的精神漫游,充满了思辨的色彩,又带有某种禅意。“谈艺录”式的问答,令人激动而沉醉。鉴于上述特点,评委会特授予第七届“西湖·中国新锐文学奖”。

赵挺《上海动物园》

赵挺是一个在路上的现代青年。《上海动物园》以他一贯的语调,幽默、自嘲、反讽、荒诞,写出了一代人的生存状态和困境。他小说中的道路无限地长,又无限地短。但是他并不绝望,始终以一种温暖的、同情的态度体察着一切,看着他人也看着自己。在这个意义上,他是这一代青年的精神写照。鉴于上述特点,评委会特授予第七届“西湖·中国新锐文学奖”。

获奖感言

郭爽:感谢“西湖·中国新锐文学奖”,感谢各位评委。

《九重葛》这篇小说是在冬天写的,从2017年底写到2018年初,记忆中我写得很慢,也费了不少力气。那时我辞职在家一年了,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在变化、调整,我想用写作来表达自己、固定住什么,可并不确定什么是真正值得的。

那个冬天,我照旧回老家过年,走在种满九重葛的家属院时,突然有一种强烈的盼望:希望童年时代最好的朋友能回到我的世界,或者说,我希望她能重新获得她应有的生活。而她其实已经消失很久了。

后来我知道,对我这样的人来说,如果有什么是真正值得去写的,那就是写出这个世界上没有的东西。具体在这篇小说里,是写出没有被现实摧毁的东西。

我们很少意识到自己在他人生命里留下的标记,就像风扭曲了海边树的长势。我们会去想的时候,多半是因为给我们留下这种标记的人,他们会消失。

这篇小说的写作让我感到幸福,因为它提醒我,树枝会记得风的形状。在那个世界里,人和人的生命联结在一起,但彼此间沉默不语,只用一生的时间去验证这联结。我相信在沉默里,他们终将证明自己,如同时间本身令人敬畏的沉默。

王苏辛: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写作者都一样,我是那种下笔前对自己要写的东西所知不多的人。常常一篇小说写了一半,我才隐约知道自己到底要写什么。但也就是这个不知道,让我成为一个爱写的人。越是不知道的,我就越想写,就期待把模模糊糊的东西写清楚。《在平原》之所以写了一年多,就是这个原因。我通过写这篇小说,才知道什么叫作耐心,也是从这篇小说的写作,才真的发现自己的一些问题,并尝试努力调整一些。我一直坚信人的生命状态和他的写作是一体的,如果可以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写作就会更好一些。也是感受到这一点,我的写作,终于和我的人生产生了一些真正的联系。所以我非常感激,感激有缘分能写下《在平原》,感激《西湖》杂志刊登了《在平原》,感激“西湖·中国新锐文学奖”这个沉甸甸的鼓励,感激所有的评委老师。谢谢大家。

赵挺:很高兴能获得西湖“新锐奖”。这让我想起十年前写完第一篇小说时的情形。第一篇小说发在《文学港》杂志上,这是我第一次正式发表小说,当然对我也是一次很大的鼓励,这导致我之后五六年写的小说全都发在《文学港》上,一直发到现在,上班都在《文学港》。

大概到了2016年,《西湖》的主编吴玄老师看到了我的一篇小说《南方,慢速公路》,他觉得写得还可以,当然也可以拿去发表。我说,这篇还是发在了《文学港》上。这说明我就算不是一个好的作者,至少是个忠诚的作者。吴老师当时鼓励我,可以好好写,多写点,写完可以给《西湖》看看,有机会做一期《西湖》“新锐”。五六年后终于得到了第二家杂志的认可,我想的确应该好好写,多写一点,这样终于在两年后,我一篇小说都没有写。大概在两年半以后才写了两篇小说《青年旅馆》和《逃跑公路》,做了一期《西湖》“新锐”。这已经是2018年夏天时候的事情了。就算之前两年没有写一篇小说,《西湖》也一直与我保持着联系,时不时关心一下我的创作近况,虽然我的创作近况都是三个字“没有写”,但是他们也没有忘记我,一直在等我,我感受到了一家杂志社对于一个青年作者的包容和理解。又过了一年左右,我就写了这篇《上海动物园》,然后也受到了程永新老师和马小淘老师的鼓励,使这篇文章得以发表在《收获》上,所以真的很感谢各位老师。

今天我看到现场有很多和我一样的年轻人,如果你们今天有和我一样的写作爱好,我觉得有机会也可以给《西湖》看看稿子,我相信他们对待年轻人的态度,一样会给你们很好的机会和平台,就像他们今天给了我这个《西湖》“新锐奖”一样。

其实我是个低产作者,作品不多,当然得的文学奖也不多,所以今天这个《西湖》“新锐奖”对我来说是至今为止分量最重的奖项,这个真的特别有意义。

其實对于我而言,写作并不是我生活的全部,写作只是我生活中诸多热爱的事情之一,但是很高兴的是在《西湖》这里我感受到了自己的这种热爱被尊重,被理解,被认可,所以这真的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最后感谢杭州文联、《西湖》杂志社以及各位评委老师给我这个奖,也希望这是一个新的开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