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温暖的事物 (外二首)

2020-02-14 05:47:49 《含笑花》 2020年1期

成仁明

我讲着云南方言,舌头的结活了一次。

忧郁或来自自省。

鹰翱翔于蓝天,栖息于自己的哑穴。

心纳事物,不知如何表述。

方言,被茅台酒软化了一次。

得到火之后,我交还自身。

看一条江

就像读一首无字的诗,它温柔地淌过河床。

宽广或窄小的河床,足够安抚洪水的狂燥。

观景人站于岸上,捞沙的船停于河面。

一只水鸟不是海鸥,也不是鹰,图腾来自火种。

火与水相溶,火与水共生。多奇妙啊

一条江不仅仅容易激动,也易于把心事层叠着冲向文明。

观景之人内心的苦难都不是苦难,是胃酸的全部溶液。

缓解,试图归纳海洋。

海洋是一个巨人的母亲。

古老的月亮,被擦拭

把古老的东西再陈列一次。

陈旧的船又一次复活。

表演者在岸上的演出。

裸露了他的灵魂和心事。

这是上古的月亮,被擦拭。

这是星星之火,被包藏,赠予。

陳列的,都比我古老,

但他们赠予我新鲜的造句。

让我长出翅膀之后又一次试图飞起。

火苗似的心事,再造一条江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