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擎起一片晴空 陪你一路成长

2020-02-14 05:47:49 《含笑花》 2020年1期

李华

近年来,农民外出务工增多,把孩子交给家中老人或亲戚照看,造成了隔代监护、寄养监护或者无人监护的现状,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留守儿童的健康成长。文山市在全面推进精准脱贫攻坚战役中,把关爱留守(困境)儿童身心健康作为一项重要工作来谋划,全力呵护7575名在册就读的留守儿童和一些困境儿童。

爱心汇成滋润心田的河流

“我想要一盒水彩笔,画出妈妈最美的样子,这样就算妈妈不在我的身边,我也可以看见妈妈”“我很喜欢舞蹈,所以我希望我的舞蹈可以登上更大的舞台,带给大家更多的欢乐。”这是2019年暑假期间,文山市薄竹镇老屋基村留守兒童写给云南经济管理学院志愿者的微心愿。共青团云南省委副书记魏妮娅率领的“情暖童心,一路‘童行”教育关爱社会实践小分队的志愿者们,走进边远而美丽的老屋基村,向48名留守儿童收集他们的愿望。那些物质方面小小的心愿,随着志愿者们的返校,一个一个带着“翅膀”从省城飞到了山村,鼓励着孩子们好好学习;而一些精神方面的小小心愿,也在那时的陪伴、疏导以及后来的持续鼓励中催生着更大的梦想。

团市委从2016年起,就开始以征集和满足微心愿的方式,给贫困山区的孩子们送去爱心。一年、两年、三年,学习用品、衣服鞋子、玩具、咨询解答等,三年间,共帮助629名山区孩子满足了3412 个微心愿;协调各级各界力量帮助64所山区小学解决教育教学、课外活动中存在的物资困难。以团干部、大学生、全市干部职工等为主体的3000名关爱留守儿童志愿者,都在团市委搭建的平台中,付出爱并感受到爱的接力。随着工作的不断深入,如今,关爱留守儿童成长已经从过去的物资满足而转向以更多的爱国主题教育、科学探索、心理团辅课、素质拓展等活动,以此帮助孩子们增长见识、认识自我、拓宽视野,从而激发学习热情和走出大山、摆脱贫困的动力。

2014年5月,市妇联在市第五小学举办了第一场亲情热线,让留守儿童与外出打工的父母亲视频连线通话。孩子们第一次通过视频与爸爸妈妈对话,激动和思念的泪水,渲染了整个场面,让妇联的干部们在感动之余又陷入了深深的思考。紧接着,推出了在全市范围内征集“爱心妈妈”关爱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的措施。

2018年11月的一天,时任市妇联副主席刘俊英来到柳井彝族乡新发寨老寨三队 ,在这里,她是熊氏两兄弟七个孩子的爱心妈妈。大到床上的被子,小到文具盒里的钢笔和橡皮,最大孩子初中毕业走向以及中职学业的学习,最小孩子的冷暖,再到这两户人家的日常生活所需和生产发展等,她为这七个孩子的健康成长可没少操心。父亲外出打工,母亲智力障碍,使得熊正金家的三个孩子比别人家的孩子,少了许多应得的关爱。当天她发现六岁的小女儿病了,由于要调研的事项多,她就叮嘱孩子的妈妈带到村卫生室去看看。但在离开后的时间里,身处繁忙之中的她,一直在为自己没能亲自带孩子去看病而感到万般焦虑。第三天,刘俊英再次来到村里,发现孩子发烧很严重,已两天滴水未进,出现了休克。她心急如焚,一把抱起孩子送到了柳井卫生院抢救。她用自己并不壮实的躯体,温暖着孩子;用湿毛巾给孩子降温。孩子那智障的母亲,接过刘俊英递过来的钱,紧紧地拽在手里不愿去交费,把手插在裤兜里呆呆地张望着,也不愿或不会去给孩子或者自己买点吃的。直到孩子体温降下来,刘俊英才抽出手来,加了值班医生的微信,转账给医生请求帮忙用现金把费用给交了。那一夜,刘俊英又一次,为了这些孩子而失眠……

如今,市妇联已在全市范围内征集“爱心妈妈”200余名。她们,凭着炽热的爱心温暖着一颗颗童心,引领着孩子们对美好未来的思索,用执着真情感化着更多的人加入这支队伍。

专业机构扬起社会治理的风帆

2019年10月19日,星期六,文山市新平街道里布嘎社区一个名叫“泰民家园”的保障性住房小区一楼,第八天青少年事务社会服务中心,一群孩子正在与社工们互动。在“第八天”,有孩子们喜欢的图书和会跟他们谈心交朋友、帮他们解决各种生活小问题、带他们参与各种有意义活动的社工,因此,这里早已经成为孩子们课余时间或假期的乐园。墙上挂着一串图片,是居住在这里的孩子们拍摄的。孩子们用自己的视觉,发现小区中需要改进的问题,比如节约水资源、环境卫生、邻里相处等方面存在的问题,通过照片的形式反映出来,并在活动中阐述带有自己思考的、解决问题的观点。在“第八天”社工的引导下,这些项目计划中的小骨干,将成为又一批关注社会问题,参与社会治理的小小生力军。

“第八天”注册于2015年1月,主要围绕儿童保护开展工作,为遭遇生存危机和成长困境的儿童提供社会心理支持、关心和救助,服务内容包括社区困境儿童预防、涉罪未成年人、各部门转介的个案、四点半课堂、社区困难家庭等。市民政局、团市委等单位,通过向“第八天”购买服务的方式,推进关爱儿童的工作向纵深发展。

“第八天”的办公地点约有200平方米,是经文山市政府协调,无偿提供给该社会组织使用的。在这里,“第八天”的社工们不会去强调“留守”这两个字,他们更强调每一个孩子的平等性、唯一性,以尊重为前提,打开困境儿童的心扉;以爱心为利剑,斩断捆绑儿童身心健康的乱麻。从2017年4月开办的四点半课堂、沐童计划等,为留守(流动)儿童提供托管式的服务到走进包括市第十二中学等不同的儿童群体中,组织开展儿童项目的持续性研究,以“培养具有社会责任感、领导力、创造力的社区少年骨干”为目标,建立儿童组织,以影像、戏剧等方式,带着社区的留守(流动)儿童记录社区(乡村)的文化、生活,发现需求和问题,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法,积极参与所居住的社区开展社会治理,并在全国“牵手计划”中,经省、州民政局与上海市民政局牵线搭桥,获得上海市浦东新区社会工作协会对口帮扶,上海方面不但带来项目,还带给“第八天”技术指导和技术支持。

不仅上海,云南农业大学社工系、深圳创基金、24节气、云南连心社区照顾中心、国际救助儿童会昆明办事处等公益组织和文山州肢残协会、文山州心理协会等社会组织的相互联动,社会责任驱使着爱心,遍布了文山的每一个角落,如冬日里的阳光,给那些身处困境的儿童带来温暖。2017年12月,中央电视台对“第八天”在文山持续给予心理救助的个案“小金鱼”进行了报道。

政府的支持、同行的助力、高等院校学术的深入研究和引导、主流媒体的鼓励,成为“第八天”6名全职社工在收入微薄的情况下坚守“用生命温暖生命”服务宗旨的动力源泉。他们,以及他们正在培育孵化的小骨干,还有那些留守(流动)、困境儿童,正从这里扬起风帆,迎着黎明的曙光,在社会治理的深海中一路向前……

部门联动筑起儿童维权的靠山

2019年5月21日下午,文山市民政局会议室里,一场困境儿童个案会商会议正在召开。这次会议的议题,主要是围绕近期两个紧急个案来展开讨论,最终目的是要解决三个儿童面临的困境。

个案一:有这样一个家庭,两个孩子的父母都吸毒,现已离婚,母亲外出,孩子判决给父亲。父亲由于各种原因多次被公安机关羁押,长期不务正业,不但不照管两个孩子,而且还扬言威胁暂时收留孩子的亲戚说:“如果谁不把孩子照顾好,就让其全家陪葬。”暂时收留两个孩子的亲戚原本也并不宽裕,加之害怕孩子父亲的威胁,自己的安全问题得不到保障,于是打电话向政府求助解决小阳、小楠姐弟两个人的生活问题。

当天提交会商的另一个个案来自一位下半身瘫痪的父亲。他向政府求助让即将上小学的儿子小宇就近入学。与会人员纷纷发言,很快就形成了解决的方案——

在本市还没有儿童福利院的情况下,由市民政局牵头,把小阳、小楠姐弟俩安置在州福利院监管;而在办理申请州福利院监管的手续期间,由古木镇古木村委会负责做好两个孩子近亲的思想工作,对孩子进行代管;他们的生活问题,由市民政局、古木镇政府负责,按程序申报、审批,纳入农村特困人员或农村低保供养;由市教育体育局负责,对他们进行协调转学和就近入学;由市卫生健康局负责,对他们进行体检;由市公安局设法联系到他们的父亲,根据法律法规对他进行处理并负责思想稳定工作。关于第二起个案,则由市教育体育局负责协调,保证小宇就近入学。

以上两个案例,仅是文山市各级各部门联动处置困境儿童问题的一个缩影。2016年,卧龙街道文新社区和德厚镇感古村委会被列为全国第二批未成年人社会保护试点。为推进工作,市委、市政府成立了由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任组长,民政、教育、公检法司等17家单位为成員的未成年人社会保护试点工作领导小组,明确了有关孩子健康、教育、法律保护等方面的职能职责,有力地确保了各项工作协调、保障到位。试点先行先试,并积累了许多工作的经验向全市铺开,儿童保护工作得以向纵深发展。

据民政部门统计,自2014年以来,全市经审核达到低保救助条件的儿童共20125人次,通过民政部门投入留守(困境)儿童的救助资金达 482.16万元;全市目前共建有131所儿童之家,共有178名专职、兼职儿童工作者。随着每个未成年暨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日、救助机构开放日等特殊日子对关爱留守(困境)儿童事业的大力宣传,全市共有2000余名志愿者投入到关爱留守儿童的工作之中,基本形成了村(居)委会+社会组织+社工+志愿者的工作模式。在政府层面,“监测预防、发现报告、帮扶干预”的联动反应机制取得实效,“以家庭监护为基础、社会监护为保障、国家监护为补充”的监护制度正在完善,“家庭、社会、政府”三位一体的未成年人社会保护工作格局已经形成。

用关爱搭建温暖港湾

“我们要把实现中国梦的目标,放在今天的小学校、幼儿园里。”

“只要是文山市境内的孩子,无论来自哪里 ,无论是哪种民族,都是市委、政府的孩子。”

“只要有娃娃的地方就有学校。”

“我们今天在努力建设文山的同时,要思考,将来我们把什么样的文山市交到什么样的文山人手中。这就要看我们的教育培养出什么样的文山人了。我们肩负着教育兴文的重任。”

……

2014年以来,文山市在财政困难的情况下优先教育投入,共投资265718.25万元规划建设122所学校(幼儿园),其中,中小学有111所,幼儿园有11所,已全部投入使用。为了解决师资力量不足的问题,市级财政自筹资金招聘编外教师248名。仅2019年,通过教育部门落实到义务教育阶段留守儿童的“国家两免”资金达578万余元。在市属各学校里就读的留守儿童,在享受了义务教育各项政策落实的同时,更是得到了学校方面的特殊关爱。

文山市的中小学里有一类档案,叫留守儿童档案。这是根据教育部门的统一安排对孩子详细调查后得出的。每一个留守儿童的住址、家庭人口、父母上班地、与父母多久通一次电话、常谈些什么内容、身边监护人等情况,都写得清清楚楚。根据对留守儿童详实的记录,各学校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关心关爱留守儿童。开化街道中心小学建立党员教师与留守儿童结对帮扶制度,每位党员教师帮扶两名留守儿童。党员教师平时需与留守儿童交流谈心,关心留守儿童学习、生活,利用节日契机给留守儿童送温暖。市第五小学建立“爱心妈妈(爸爸)”值日制,每周一至周五,安排一名富有爱心和教育经验丰富的教师,利用课余时间为留守儿童解决思想、学习、生活等方面存在的疑惑和困难。实验小学通过组织留守儿童与志愿者结对,以书信、电话等方式加强与留守儿童的沟通交流。各学校、各年级的班主任和任课教师们,更是为留守儿童的学习和生活动足了脑筋,老师们极为关注那些独来独往、很少和同学交流的学生,利用放学和课余时间对他们进行相应的补缺补差。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激发孩子们的兴趣,活跃身心、陶冶情操、美化生活,改善留守儿童的心理环境,在班里倡导互帮互助,实行结对帮扶,让孩子们感受班级大家庭的温暖,留守儿童的生理、心理、智力、能力,在良好的班风、学风中得到良好的发展。

我们期待,这些被特别关注关爱,正在健康成长的孩子们,将来在实现中国梦的主战场上,发挥出比他们的父辈更加卓著的战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