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慕白的诗

2020-02-14 05:47:50 《西湖》 2020年2期

慕白

秋到郏县

中原土厚水深

天很宽

看不到边际

树的叶子已经掉光了

落叶似蝶舞

物以类归

人世间很多事情都大同小异

但今天去三苏墓的途中

这里的几棵槐树

与众不同

我看见

干净的枝桠

卓尔不群

立在郏县的秋风中

动与静

你是一匹野马

我的疆土

在你的身下

一寸一寸地沦陷

在你面前

我无法抵抗

那拱起的山脉

都臣服了

流动的河流

是我献上了全部

那阵风

瞬间

把世界

把你和我

变成了一幅静物画

冬夜里的树

孤零零地矗立

没有人知道我的名字

春天真是奇迹

居然有神从我面前走过

落日埋在山坡,黑夜难熬

谢谢你来,看见我裸光的身子

还有三天才立春,仁慈的主呀

让风挥手给我道晚安吧

我已经学会了向自己投降

并臣服于季节

论诗的现代

诗者,慎言也

从古文观止

到白话文

这些中国特产

苏洵、苏轼和苏辙

与菩萨、关公、财神爷

也可以坐在一起

万丈红尘

群峰无序

学院派与口语诗

翻译体

“谁识乌之雌雄”

墨竹、怪石、枯木

各建自家的庙宇

各收自己的香火和祭品

黄州惠州儋州

昨天是今天的先锋

明天是今天的后现代

该何去何从

天地悠悠

不如问问自己

仙山湖记

我不过是一只萤火虫

在雾霾笼罩下的秋夜路过这里

误入一片沼泽,不知深浅

在江浙皖的交汇处突遇这片湿地

仙山湖,水的深处总是无言

我自作多情,秘密地爱着你

梦与现实之间,水草丰茂

一百万年前,我们无名无姓

我以为在仙湖就能遇见仙女

其实只是芦花,飘呀飘,在水中

在五湖岸边,我有太多的不懂

比如芦苇,比如月影,比如夜色

这些漂泊的生命,都没有根

就像我的未来,无所依靠

走入俗世以后,谁都回不去了

流水无声,四野茫茫,荒草连天

舟山石宕

采石的人都已经走了

清冷的山坳,此地空余

一塘积水

风的褶皱里

和美好一起流逝的

是石头的故事——海枯石烂

石头没有心

那些坚如磐石的

不是人

是石像

梦中造船,以石为舟

如果上帝死了,我们的肉体

也逃脱不了

楼塔回文成途中

生命是怎么样?

许询隐居成仙,支遁论道讲经,

黄巢点从化善,楼英著书立说。

每个人都在回家

或者出门

你有没有想过:

你死后会去哪里!

鸟岛

在青海湖

我站着

像块石头

听着涛声

眼里除了水

没有欢乐

没有悲伤

没有仇恨

没有失望

我很久

没有这样宁静了

哈尔盖

一个没有星星的夜空

与孤独一样,更加赤裸

一场无梦的睡眠

如果没有风

天籁般的黑暗

我站在远方,开始怀念

老家包山底

厨房漏水的管子

说给风听……

每一张绿叶

都是最后一天

互相愛着

那时只剩下我俩

在等待黎明

利欲熏心

一个灵魂也没有

现在的世界

人们彼此仇恨

比萨斜塔

没有什么事和物

可以永恒

我来的恰是时候

这塔倾斜了很多年,但没有坍塌

就如孤傲之人生活在低处

一直在路上一样害着

人间的疾病

阳光透过树叶撒射下来

斑斑驳驳,无论身体在哪里

谁都无法治愈时间的痼疾

塞纳的河

水是孤独的

水很难分清国籍

法国的和中国的河流

没有多大区别

桥下的水

和岸上的人流一样

都在匆匆忙忙地往前走

水,没有家

告别一个个白天

又告别一个个黑夜

翻山越岭

这些来自星星的眼泪

降水女神塞纳呀

你能告诉我

天堂和人间一样忧伤吗

相聚又离别

灵魂离故乡还有多远

一生艰辛的奔波

只有水自己知道要去哪里

(责任编辑:游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