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场地之争

2020-02-12 05:11:53 《辽河》 2020年1期

林永炼

老林上任第一天,小区就发生一件事:十多个大妈和晓天争场地,大妈们将晓天的东西丢在地上,晓天将大妈的音箱踢翻,还拿起衣架要打人,幸得有人劝阻,事件才没有升级。

大妈和晓天争场地的事有半年多,原管理处主任一直没认真处理。现在把这个问题交给刚上任的老林了。

小区大门口第一栋楼下架空层,地面铺着大理石,光彩照人,是小区出入的经过之地,每天有人进出。这里三面来风,人们喜欢到这里带小孩、乘凉等。

半年前一上午,十多个大妈到这里跳舞,在四周拉起了绳子。

人不能来回走,本来每天在里面摆小摊的晓天,叫大妈将绳子放开,大妈们不干,还将音响放大。为了生意,晓天将大妈们的绳子解开,大妈们又拉,晓天又解,反复反复。

大妈们说晓天是无证经营,晓天说大妈们扰民,于是,每天上午,他们都为这事而闹。

管理处接到投诉后,认为共同的地方,都是业主,手背手心都是肉,就给调解,让他们将时间错开,可大妈们认为上午是他们跳舞的黄金时间,晓天说上午他才有时间摆摊。就这样僵着。

本来,有些业主对在这里摆摊和跳舞都不喜欢,只是年轻人上班的上班,老人们带孙子做家务什么的,没有时间不去理那么多了。

现在见新主任来,要看看他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老林叫管理处将这个场地塑料条暂封起来。这一封,有些人觉得有“戏”看了:新主任到底演什么节目?

老林了解到,跳舞的老人都是退休人员,有人退休工资一万多元,生活无忧,每天跳跳舞打发时间。和她们截然不同的晓天,生活艰难,得靠这点小生意维持家,但也是杯水车薪。

大妈们有时间,每天派人到管理处找老林,要求尽早解决,还她们场地,保障她们的合法权益,让她们老有所去、老有所乐!

老林听取一些业主的意见,和小区业委会沟通后,对场地如何解决已心中有数。

两天后,管理处贴出通知,业主微信群也发了通知。内容大致是:小区楼下入门处的架空层明天上午恢复开放,请有空的业主届时到现场,谢谢!

得到消息后,好多天没在这里跳舞的大妈们一大早就到,她们穿着统一的红色舞蹈服,手里挥着红纸扇。

在大妈们跳舞时,晓天拉出放着纸箱的小车,身后一个十多岁的男孩推着轮椅,椅上一个女孩脸色苍白,无精打采。

晓天拿出一张纸铺开放在地上,纸上写着:

大家好!

迫于生存,今天不得不公开我的家庭情况。

我家原来生活很好,能在这里买房,当生第二胎女儿时,生活就变了。女儿得了一种怪病,花掉家里所有积蓄都治不好,半年前,妻子顶不住离家出走了,家里实在困难……

为了生活,为能治好我女儿的病,只好找适合我家的情况做事,在这里摆个摊,可以隔个时间上楼回家照顾女儿,比起在其他地方方便。

如果在这里摆摊影响和妨碍大家,真是对不起,我再想其他办法。

……

很多人围了过来。

《爱的呼唤》音乐在奏响。那十多个大妈摆着手,踢着脚,扭着屁股……

一个老人看完,擦着眼泪,走到音箱前,关了开关,对跳舞的大妈大声说,你们先去看看,再来跳《爱的呼唤》吧。

第二天,老林上班,沒有听到跳舞的音乐,看到很多人走到晓天的小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