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刘帆小小说二题

2020-02-12 05:11:53 《辽河》 2020年1期

刘帆

秀才望月

水州有一妇人,名汪待月。

正如她的名字一样,男人去南疆,烽火连天,当地很多男青年都去那里当兵去了,月照边关,激情澎湃。

村里小学的秀才老师也是这样。

只是待月男人一走,就是整整两载,每晚明月当空照,待月无人终待月。

这几年,报纸、电视也不像男人走时那年一样铺天盖地宣传南疆烽火了,村里的姑娘们纷纷外出,说是去南方城市打工。

男人是前年走的。当年过年的时候,有几个外出的姑娘回家,个个花枝招展的,身上似乎有股子洋气在飘荡。秀才老师常来待月家坐坐,这伙姑娘一回乡,秀才立马不见了人影,待月的小姑子有一天碰到秀才,拦住他:“切,要脸不,还要脸不?”

秀才脸马上不自然起来,对这个小妮子居然想闪躲起来。

只有待月明白,秀才为什么常到自己家来。秀才到待月家串门,通常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多半是想探听男人在外的情况。待月的小姑子呢,不这样想,哥哥外出当兵,放着如花似玉的嫂子在家,生怕哪天嫂子跟人跑了。

所以,小姑子对秀才不客气,秀才只有装傻。

有一天,村上的学生回来说秀才老师不见了。待月听说后就着急地问小姑子。

小姑子听了,尽管有点酸,但还是立马飞跑到学校。

小姑子认识学校的严老师,轻车熟路转两个弯,在二楼转角边的教室门口正好碰到严老师出来,就迎上去问。

小姑子,其实年龄不小了,汪待月亦不过比她大了三岁而已。小姑子虽然嘴上很厉害,但人倒是好人一个,里里外外,原来她哥哥做的事,很多被她做了。村里的老人都说,哪家男人娶了她,会很幸福。

严老师说秀才老师一向很守时,没有给学生迟到授课的时候,哪怕有事,也会跟学校先打声招呼,提前请个假。今天,学校也很纳闷,秀才老师为何还没到学校?

以前听说秀才想去当兵,莫不是他去征兵办了?待月男人去当兵那年,秀才其实也去体检了的,身体条件都基本合格。就一条,学校里缺老师,而且是受欢迎的老师,这样的老师要去前线,肯定不行。校长找秀才谈话,如果你上前线光荣了,这些孩子会很难过,你只有培养出更多更好的孩子成才,前线才会有更多更好的兵。

一些孩子的家长也加入游说队伍。但是,秀才那时是铁了心要去南疆,他说我和待月男人是好兄弟,他新婚后就去前线了,我不能就这样老呆在一个小山村里。

能否去得了,其实都不是上面这些相劝的人说得动的,最终还是征兵办的人才能决定。秀才去过区公所,找过征兵办,结果得到的答复是再没人当兵,也不能把老师送去前线。秀才回来没有说话。当待月男人披红挂彩,锣鼓喧天送兵那天,秀才最开始一直没有露面,当待月男人上车那一刻,秀才却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一下就窜到车旁,秀才说:“切记来信,来信。”

秀才对身着草绿色军装的待月男人说了又说,看得出,他对草绿色军装无限神往。待月挤过来,秀才还在说。男人对待月说我到了那边,一有消息就立即写信回来,如果有部队上的什么消息,就告诉秀才。

秀才說,总有一天自己也要披红挂彩。

几乎所有人认定秀才这是铁了心要去当兵,因此,只要征兵的消息一在村里传开,就有人猜想秀才会不会去应征。说起来,这也不是什么奇怪事情。整个远门镇靠东边的几条村,去当兵的人很多。远者,上至太平天国时期的湘军。下至解放后,这一带都有人从军,最高有做到中将一级官阶的将官。

远近都知道这一带尚武,姑娘很多愿意嫁到这一块地方。秀才人也不小了,与待月男人仅仅相差不到一岁。却一直没有婚配,尽管媒人挤破门槛,秀才只三个字:再等等。有人归结秀才家穷,娶不起老婆,但很多人却不这样认为。一个教书先生,尽管是代课老师,但到底是有文化的人,不是粗人。虽然尚武众多,但对文化人依然非常看重。

小姑子在学校一无所获回到家,跟嫂子说起,待月一脸的疑惑不解,小姑子感觉嫂子好像很紧张。

一连多日,回来的学生说秀才老师还是没有回来。

一个月后,待月收到一封信。信是广东寄来的,跟平日里盖有广西邮戳不同。待月正要撕开信封,不想小姑子一把抢过信,飞快就抽出了信纸。

展开一看,小姑子立即惊讶地喊叫起来:啊!秀才的信。

待月凑过来,拿起信封一看,果真是秀才。

秀才说,自己辞职南下了,现在正是五月的鲜花开满南粤大地的时候,到处一片生机勃勃。他在信上呼吁待月和小姑子一起到南方。

“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原来,秀才改变了从军的主意,南下到了广东。那个时候,南方的战事还没有停歇,秀才居然跑到了另一个南方。

秀才说待月不要在家中等待,女人也是半边天,只要出来你就看到,在木棉一样红的地方,你更容易接近凯旋的勇士。

待月的勇士,男人叫蓝天。

一年后,蓝天和待月相逢在珠江边火红的木棉树下。

秀才写信告诉过蓝天,这里到处热火朝天,事业大有可为。然而,当蓝天过来的时候,在通往昆明的列车上,却坐着一个人。

运兵专列。专列上坐着秀才。

蓝天知道消息后,看到南粤百业兴旺,对秀才百思不得其解。

待月看着蓝天,又望了望小姑子,心里咚咚直跳,低声说:“秀才说……他说他不属于这里。”

旁边的小姑子听了,一句话也不说。

绝交

水州铜台镇有一对交好二十余年的朋友,一个在商界,一个在法律界,二人既是合作关系,也是好友。

这两个声名显赫的人物,就是菲正丽公司的商良生总经理和天德律师事务所的姚天德律师。以前姚律师的微信,每信必回。奇怪的是,这几天始终没有看到他的回信。菲正丽公司的商良生总经理心里别提多郁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