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小花,你在哪里

2020-02-12 05:11:53 《辽河》 2020年1期

李建军

当我写下这个题目时,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为了一条狗,一条养了二十天的狗,我心伤不已。也许你会说我矫情,一个年过半百的大老爷们,至于吗?随你怎么说吧,你没养过狗,你没有把它当作家人,当作一个不会说话的孩子,你当然体会不到这种心情。

遇到它那天,是10月27日,这个日子我会长久地记在脑海里。那天,一直阴雨绵绵。午后,我路经徐家汇,在一幢写字楼的门亭下面,看到了一条狗。这是条全身白色、背部有幾块黄花斑的小草狗,个头瘦小,身上被雨水淋湿了,正在瑟瑟发抖。

“别跟着我,我要上班了,不能带你上楼。”说话的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看起来面善且有些腼腆。

于是,身穿制服的保安伸出一条腿,拦住了小狗。那狗便可怜巴巴地望着小伙子走进门厅,汇入等电梯的人群……

原来,这是小伙子在路上遇见的流浪狗,不知怎么认准了他,竟追着他走了两三里路,一直跟到他上班的地方。但是,小伙子很为难,显然没有能力把它带上楼。

这一幕让我心颤。我知道,流浪狗一般是怕人的,只有当它遇到危急情况时,才会主动接近人并乞求人的帮助。

我走过去,对保安说,这狗跟那小伙子有缘,可小伙子看来确实没有能力救助它。保安摇了摇头,叹口气说,这狗好可怜,你看它那眼睛,眼球都让人挖了。

这时,我才注意到:小狗的左眼完全凹进去了,没有眼球,眼里是惨白且血红的肉色。

心突然像被刀割一样疼痛。可怜的小狗,你这眼睛怎么了呢?是哪个歹人、虐待狂把你的眼球挖去了?是主人见你失去一只眼睛,狠心地把你抛弃了?

我蹲下来,摸了摸小狗的额头。小狗乖巧地趴了下来,任由我抚摸。我感觉它的身子在不停地颤抖。

我问保安:“以前见过这条狗吗?”

保安说:“没见过。这肯定是流浪狗,谁会养一条瞎眼狗呀!”

我没有犹豫:“我来养吧,我把它抱走。”

这是一条母狗,瘦小且柔弱,那只独眼里透出的凄惶让我心颤不已。

这时,雨渐渐下得大,我没有带伞,只好一手抱着小狗,一手掏出手机,搜索附近的宠物医院。还好,有辆出租车见我抱着脏兮兮的小狗,没有拒载。小狗好像知道我是救它,显得很是乖巧,在我怀里一动不动,一声不吭,那只独眼也一直默默地望着我,竟然有泪水流出来。

在天钥桥路一家宠物医院门口,出租车停了下来。我抱着狗冒雨跑了进去。

给狗看病的是一位年轻人。他拿着电筒仔细检查了一番,说:“狗的左眼球没了,目前尚未感染,但如果长期暴露,还是容易感染的,右眼也会受到影响。”

“那怎么办?”

“最好将左眼缝合起来。不过暂时也可采取保守办法,经常给它上点眼药水,防止感染。”

我想了想,说:“还是保守治疗吧。你再看看它有没有其它毛病。”

年轻人说:“现在看不出还有什么毛病,你带回去观察几天,有问题你再来;建议你给它打狂犬疫苗和预防犬瘟的疫苗,还要体内外驱虫。”

我不放心,这就行了?“对,你再看看,这狗生育过吗,还是正怀着小狗?”

年轻人笑笑:“生没生育我看不出来,它应该只是一两岁的小狗。”

接着,他问:“你这狗叫什么名字?你的电话号码多少?我给它登个记。”

“这狗是刚救的,还没起名字……”

说话时,我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了一个名字:小花!是的,它是母犬,毛色黄白相间,就叫它小花吧!不知怎得,那一瞬间,我无端地想起多年前的电影《小花》,想起那句著名的歌词:妹妹找哥泪花流……

临出门时,年轻人突然叫住我:“等等,你这样抱着小花不方便,给你找根遛狗绳子,牵着它走。”

遛狗绳套在小花身上,正合适。套上狗绳的小花就不是流浪狗,是有主的狗了!

外面的雨小了,我牵着小花到附近一家宠物店,给它洗个澡。面对热水喷头和吹风机,小花不惊不怕;清洁耳朵时,它也闭着眼睛一动不动……或许,它曾经也是主人的乖乖宝,主人常带它到宠物店洗澡?

我买了袋狗粮,打开来喂它。它显然饿坏了,狼吞虎咽,一碗狗粮很快就一粒不剩。我怕一次喂得太多,把它撑着,未敢再喂。

从宠物店出来,雨差不多停了,我牵着小花走回宿舍。

小花洗了澡之后,焕然一新,招人喜欢。很快,我们走到了徐家汇那幢写字楼前,也就是刚才看到小花的地方。

保安看我牵着小花过来,惊讶道:“这是刚才那只瞎眼狗吗?哎哟,这一收拾,精神多了!”

我问他,刚才这段时间,有人来找狗吗?

保安笑道:“这狗明显是被人遗弃的嘛,谁还会来找!”

快到宿舍的时候,我心里忽然有些忐忑:牵一条狗回去,会不会影响到同宿舍的涛兄?

宿舍在小区一幢高层楼的六楼。两间卧室,我和涛兄一人一间。一厅一厨一卫,则是两人共用。小花带回去,总不能养在卧室吧,但放在客厅里,会不会引起涛兄的反感?

可是,我如果不救小花,不把它带回去,行吗?一条瞎了只眼的草狗,被人收留的可能性很小,长期流浪下去,可以说是死路一条!

我救都救了,先养一段时间再说吧。车到山前必有路,实在不行——就带回家里养!

小花真是一条乖巧懂事的狗,乖巧得让人心疼。

我找了个纸箱,拆成纸板,又找了旧床单,在客厅靠厨房的一个角落给小花做了个窝,“小花,这是你的窝,以后你就住在这里。”

小花听懂我的话,坐在窝里一动不动,目不转睛地望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