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桃花煮雨(组诗)

2020-02-12 05:11:53 《辽河》 2020年1期

雪馨

序曲

流水早已风声遍布。阴谋和情话一样动听斑驳和斑斓一样好看

免于纷争。隐去了姓氏,隐去黄连的苦

以单名为款

不诉琴箫,不念真经

墨是黑色的。背景泛着岁月的黄

行书不够潦草

就多一些碎片,轮廓是最好的角落

既然人间已无烟火,江湖又多寒光

索性废了五官

宣纸是疆土,笔画是阡陌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合十便是天下

桃花煮雨

三月的天下,是桃花的

起伏的春风,起伏的东山,一树一树

开过来。繁华时,需有所吝啬

保持好距离,蜂蝶不动,我也不动

不曾撂下的,依然安睡于心

鹿溪河水是最温柔的,总是过于迷恋它的温度

被燃烧,立于水岸

于万千之中,沉入眼底

一切都是软的,一切又都是硬的

包括闪电、雷声、哭泣和倒春寒

羊毫在不断沦陷,断章、断句、断肠人

泼出去的墨,难以奔走

再次沉默,春风受凉

彻夜深咳如我。被桃花袭击的胸口

不再疼痛,更多的雨水、泪水

辽阔着长松寺、燃灯寺,或者石经寺

风起桃林

不能逃脱,风过之后的花香

作为一捧泥土的孤独

零落,最是凄美

火焰燃尽,釉色过滤掉低眉、羞涩

那是经年的绽放,曾一度轻狂

燎原,爱不释手的苍凉

当时初春萧寒

不断啜饮,梦境里的画像

谁能揣度

一步步前行于你和纵深

从花瓣上取下的段落

会有千百种姿势,纠缠,再纠缠

饱满着每一场春风

闭上眼睛,仍然无法若无其事

黑夜装满了无数注视

行囊很重,心事也很重

抱着一堆词语

在故事里,改变一滴泪的流向

如果回路长满荒草

如果诗页也已悄然合上

它们,就会在我们站立的十字路口

满地缤纷

飞花逐月

应是人间四月,繁华别过

被一苇摆渡

江南柳,巴山雨。生在一页纸上

仿佛镜子,不知不觉住了进去

无法探究空白的心事

常常被春風灌醉,我们抚过木琴,举过弯刀

依附于一朵花的灵魂,反复演绎

在春天里复活文字枯蝶

与一轮月不期。满目都是光

那时,你的流年姓水,我的芳华名风

越是富有,越是吝啬

随便一点记忆都不愿服从安宁

只管满纸芳菲,碎碎念

懒听绕栏的笛声,无视天际的归舟

数十度花开花落

仍是一帘风景,一路云锦

龙泉探春

最早的是梅花,还有钦点玄机的余墨

无所谓久违或意外

瞬息抵达,溅落雪花漫天

让我想起燃烧的烟火

没有人故意泄露早春的秘密

你却来了一场刮骨疗伤的义诊,入梅林

亦沾衣。烙下花香,一部与春天

纠缠的剧本,不计岁月刀锋,越写越薄

每一页都蓄满风霜

很多时候,我们平分秋色

一半本真给人间,一半劣性随长风

挤出一点点苦给自己,不为清欢

龙泉有众多的花,龙泉有足够的水

不必惊恐守口如瓶

熬一熬,一川烟雨入画

春风沉醉,即是归期

红楼新梦

不断翻阅,不断临摹。抚过楼宇积尘

像抚过满眼泪痕

温暖一再被月光打翻,梦中人

一饮再饮,恨不得饮干自己

春风只度百花艳

繁华退下来,来不及整理的行囊

就会装满荒芜悲悯的风声

绛珠河,逆流难上

水月,空了禅心

烟火沐过的手识得尘世,任何一个情节

都藏有钝器,总有一次篡改

可以要命,又不至于猝不及防

我会让自己紧贴水面

还原出真相,从镜子里拔出宿命

让单薄的笔画更接近饱满,让每一个冷颤

在漂泊之后,还有机会绝处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