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透过缝隙的眼神(组诗)

2020-02-12 05:11:53 《辽河》 2020年1期

武海涛

天鹅湖

当所有的体力被掏空

湖面就静止了

身体向左或向右

纷飞的羽毛

都会沉重地落下

一种嘶鸣夹在水中

如一枚红豆

从胸前穿越到背后

湖水开始不断扩延

这样的空间缩小或放大

与你的腾飞无关

这样的湖面是否清澈

与你的生存却息息相关

身体扭曲了湖面的波纹

像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子

汲起羽毛一样的纯净

透过缝隙的眼神

在我和落地式窗户之间

现在打开或关上

已没有本质区别

瞳孔所以能够放大

是光的强度

如同坠落的夕阳

而我

眼角已挂满如麟的痕

还有附在眼部周围的尘

假如透过缝隙

远近之间

选择一双慈眉善目

向远处传递出一种眼神

我愿扒开这条缝隙

再看属于我原来的世界

青涩的土地

每次踏上你的身体

都想用一双手

把种子埋进去

然后,坐在海边

等你孕育出

我想要的一些庄稼和食物

一些能吃的食物

很多时候我像一只囚鸟

在土地上低俯盘旋

绿豆似的眼睛里

已经找不到比眼睛

还干净的食物

如果有一天

我就这样饿死

把我干凈的身体

埋进土里

埋在那些种子下面

如果让我和种子相比

我缺少的不仅仅是土壤

走在胡琴的弦上

学会低头走路的样子

我永远走不到影子前面

在我和你之间

还有一段路要走

我会把季节拴在胡琴上

每弹断一根琴弦

就开出一条新路

起点和终点

我选择弦的直线

水天一色在手掌中间

拨弄一曲天高云淡

胡琴的旋律

蓝宝石一样飞扬

我在你们中间

也有一段路要走

要走出比路更远的距离

走在琴弦的直线上

或是路的曲线上

学会低头走路的样子

所有景色才会记在心里

这个时间又见雪花纷落

现在这个时间,脚步像雪花纷飞

马路上人越来越多

此刻拥挤的心情,空气一样稀薄

时间也被挤出来,和我这个年纪很像

唯一能挤出来的也只有时间了

像天空被剥离下来的雪花

一片一片掉下来,瞬间变成流水

雪越下越大

落满我的周身

尤其鬓边,很白

雪,不知道要下多久

我还在路上,始终在雪花中奔波

在我要去的路上跋涉

所有路都白了,这座城市

散发着洁净的气息

天黑之前我能不能抵达

一直在漫长的路上

这个时间,雪花一直在纷落

回家过年

路边所有的草,枯萎或鲜绿

都会被我的脚步带走

摇晃的生命,一直在挺拔

我只是担心,始终在路上的生命

在路上,会不会像你一样

把思念和牵挂,这端铺到那端

年关的天空,蓝得高贵

每到这个时候都会有两片雪花

被挤下来,还有被挤疼的心口

阳光下我看见

雪花化成脸上的痕

一直期望,能用一张纸折成

回家的路线

让一只桅杆在家的方向

冉冉升起

急切地脚步,越来越近

每接近一点,清晰就多一寸

双手提拎的包裹,比我的身体还重

里面有父亲爱喝的老酒

有母亲喜欢的羊绒毛衫

还有,永远无法散尽的

粗茶淡饭的谷香

家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