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春暖瑶山

2020-02-10 04:00:51 《曲艺》 2020年1期

李侃 王布衣

合 巍巍老山界,高耸入云天。红军长征历艰险,壮丽诗篇万古传。

甲 难忘一九三四年,红军突破湘江封锁线,来到瑶族聚居地,一路西行上老山。

乙 忽然看见瑶寨祖庙起大火,熊熊火焰映红了天。

乙 (白)快,全体动员,救火啦!

甲 战士们奋勇争先赴火海,不顾生死战凶顽。

乙 (白)一个放火的民团分子高喊:“好汉做事好汉当!老子是汉人,老子是红军。”

甲 反动派嫁祸于人施奸计,存心造谣生事端。

乙 不一会神犬阿威衔来一个红袖标,

甲 寨主盘老兰见状内心似油煎:“(白)汉人、汉人,又是汉人哪!曾记得头年我瑶人起义被镇压,人头落地鲜血染山川。如今汉人又重来,苦难的日子哪有边!(白)乡亲们哪,自古兵匪一家,瑶家还有活路吗?我们只有跟汉人拼死命了!”

合 这一边瑶民群情激奋喊拼命,那一边红军战士正在书写标语做宣传。

甲 瑶民偷袭抓走了红军纵队队长王其延,铁夹子又夹伤了宣传队员刘海莲。

乙 (白)“瑶胞兄弟,我们是红军队伍,绝对爱护瑶民!”

甲 (白)寨主的儿子盘继先发话了,“哼,哪有工夫聽你瞎扯淡!”

乙 (白)“我们是真心诚意,刚才我们写的标语,就是我们的宣言。”

甲 “一提标语就胆寒,心在流血泪流干。你们写的瑶字是反犬(犭),说明你们一直把我们当成野兽看。”

乙 (白)“我们把你们看成了野兽?”

甲 (白)“反犬(犭)旁的瑶字就是野兽,我们自己写的就是王字边!”

乙 (白)“啊……这样啊,瑶字应该是王字边啊,我们改!瑶胞好兄弟!

乙 请原谅我眼界不开见识浅,铸成大错心不安,冒犯你们如同伤害了我亲爹娘,深深愧疚情愿受罚跪对天。”王其延说完拔枪欲饮弹,他要以死明志表心愿。

乙 (白)“今天我只好以死明志了!”【举枪却被一瑶民阻拦。

甲 (白)“你……何必又这样……”

合 这时候瑶民慢慢聚拢来,大家说这些汉人就是不一般,帮助我们奋不顾身救人救火是英雄,待人和蔼说话带笑颜,还给我们送衣送粮送盐巴,进寨入户不拿群众一根线。

甲 寨主盘老兰听后沉默良久发了话:(夹白)“看来,汉人和汉人也不一样啊。”他扶起了下跪的王其延。“是金是铜我们心里透亮看得清,大家千万不要错怪好人结仇怨。”

乙 说话间神犬阿威和瑶民拖来一个人,那人战战兢兢开了言:“都怪我财迷心窍瞎了眼,放火烧祖庙陷害红军成大冤。”

众 (白)“呸!”

甲 “见真情盘老兰我无地自容 ,(夹白)红军兄弟,对不起,得罪你们了!只怪我眼不亮、心不明,错怪了你们我是个大混蛋!”

合 摒弃前嫌握手言欢军民共释怀,盘老兰捧出了瑶药亲自救治刘海莲。

甲 这时候远远有人高喊王队长——原来是上级派人来送急件。

甲 (白)王其延接过文件展开念:“《关于争取少数民族的指示》,好啊!文件指出:党和红军提倡民族平等,真诚团结各族同胞,部队绝不允许对少数民族有任何的骚扰和侵害……”

合 党的指示是明灯,明灯高悬天地宽,党的指示是雨露,花逢雨露更鲜艳。

甲 瑶人纵情放声唱,颂歌萦回在山水间:【瑶民黄孟矮所作的原生态歌谣。“朱、毛过瑶山,官恨吾心欢;

甲 戌孟冬月,瑶胞把家还。”

众 红军过瑶山,瑶山展新颜;军民结同心,携手永向前。

乙 盘继先带头报名当红军,

甲 盘老兰为部队做向导连夜越高山。

合 革命何惧历艰险,民族团结坚如磐,齐心翻越老山界,红军豪气壮河山。你看那,登山道上“之”字型火把像彩带,蜿蜒向前,舞出世界,换新天。

赏析:

在描写长征的文艺作品中,宏大叙事或者有宏大叙事倾向的占多数,这当然是因为长征已经成为表现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工农红军坚韧不拔伟大品格的真实写照,宏大叙事更容易突出历史性和使命感。但宏大的历史事件必然是有无数或必然或偶然的小事件构成的,长征也不例外。抓住这些小点进行日常生活模式的叙事,更容易“起尖儿”,李侃老师就认为,“写湘江战役正面战场的影视剧和舞台节目已经不少了,我们必须另辟蹊径,要选取适合曲艺形式的事件来书写。经过反复研读资料和现场采访,我们选取红军突破湘江封锁线之后,在通过瑶区和攀越老山界之前,与瑶民打交道的一件事为素材,意在展现党的民族政策的光辉伟大。”

这样选材无疑有一石二鸟的作用。

首先作品能有足够的矛盾来增加内容的张力。我们在《春暖瑶山》中,除可以看到反动派与瑶族同胞、红军与瑶族同胞的明显互动外,也能看到红军与反动派的“隐性”互动。而在后者中,瑶族同胞较好地发挥了“镜子”的作用——一里一外照出红军与反动派在对待瑶族同胞时的不同方法和心境,为整个故事构建起了坚实的大框架。

第二是能由小见大,用历史映照现实,有效延展党的民族政策的时间线,更深刻地诠释中国共产党平等相待、友好相处、互相尊重、互相帮助的民族团结政策,雄辩地说明中国共产党夺取政权是得到全国各族人民一致拥护的必然结果。

另有几点建议,谨与李侃老师商榷。

一是作品的某些细节处理稍显粗糙,部分情节还可以碾碎展开了说,比如在描写红军战士投入救火现场时的描写只有“战士们奋勇争先赴火海,不顾生死战凶顽”一句,此时如果有一段对战士们连续作战后精神态度的描写,当能产生更强烈的对比效果和艺术感染力,起到先声夺人的作用。

二是没有进一步展开红军与反动派之间的互动描写,使得“隐性”互动只是通过瑶族同胞的观感展开,终以反动派的认错而告终,在一定程度上使得双方有了一定的“脸谱化”倾向——红军勇敢正直,反动派阴险怯懦。如果可以将“隐性”转化为“显性”,当能在深化作品主题方面起到更好的作用。

三是上级的文件来得太及时了,这种处理方法有些套路化。现在有很多作品都把大政方针政策当作“剧情道具”来用,虽然能烘托气氛,制造高潮,但还是刻板了些。就这个作品来说,可以把救治刘海莲后的故事拉得长一些,让党的少数民族政策能润物细无声地渗透到作品中,让瑶族同胞自己说出对政策的感受,这样处理可能更平滑自然。

(赏析:本刊编辑部)

(责任编辑/马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