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传奇

2020-02-10 04:00:51 《曲艺》 2020年1期

乙 今天给大家说段相声……(被甲的歌声打断)

甲 (唱)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

乙 这位唱上了。

甲 (唱)尝尝阔别已久眼泪的滋味。

乙 怎么还掉眼泪了?

甲 (唱)就算下雨也是一种美。

乙 没下雨呀?

甲 (唱)何不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乙 干嘛呀?

甲 (唱)痛哭一回!

乙 别哭了!

甲 (大哭)啊!

乙 走!我这儿说相声呢,你哭什么呀?

甲 我伤心呀。

乙 那赶紧说出来,让我们高兴高兴。

甲 做男人怎么就那么难啊。长帅点吧,太抢手;不帅吧,拿不出手;活泼点吧,说你太油;不出声吧,说你闷骚;穿西装吧,说你太假;穿随便一点吧,说你老土;光顾事业了,说你没责任感。

乙 那你顾点家。

甲 说你没本事。有钱,说你是学坏。

乙 那你上交。

甲 说你窝囊。结婚吧,怕自己后悔。

乙 那你不结婚。

甲 怕女朋友反悔。要个孩子吧,怕出来没钱养。

乙 那你不要孩子。

甲 我老了你养啊?

乙 嗬!

甲 好不容易结婚了,我现任媳妇,叫诸葛钢铁。

乙 嚯,真结实。配你合适。

甲 我们俩结婚后,我天天在家大炼钢铁啊。

乙 好嘛,两口子净打架了。

甲 有事没事她就说我。“你整天嘛呢你,还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假装一老实巴交的人,其实净耍猫儿腻了,见天当街晃荡打油飞,时不时整出点儿片儿汤事,也不自个儿照照鏡子去,活得越大越抽抽儿!办事也没个准谱,合着我那点儿唾沫星子全打了水漂了!你瞧平时那个模样,相儿大了!装的人五人六的。实际上满肚子的幺蛾子!你再看我?蹬鼻子上脸,长行市了还?有你踏实的时候!那点儿家底全给你攘秃噜了。镚子儿没有还真能鼓捣出花花肠子来。甭跟我耍哩格儿楞,早晚跟你离婚。你天天脚底下拌蒜,掰不开镊子啊,三棍子打不出一屁,什么玩意儿啊!呸!”

乙 你媳妇当过公交售票员吧?

甲 听见了吗,她要跟我离婚啊。

乙 再不离婚就该钢铁炼你了。

甲 您说我,事业事业不成功,爱情爱情不成功,家庭家庭不成功,生活生活不成功。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再牛的贝多芬也弹不出这份悲伤。离婚那天,家里东西都被钢铁搬走了,最后连我们俩结婚时买的席梦思大床垫都没了,我的心都碎了。空荡荡的天花板下四堵墙,靠上去还麻酥酥地钻心房。

乙 等会儿,你们家墙上铺的是趾压板?

甲 什么趾压板!那边儿扒墙纸的时候把电线头带出来了,靠上去那个酸爽!

乙 别酸爽啦!再不起来你就该煳了!

甲 我浑身冒着焦香站起来——

乙 真煳啦!

甲 (瞪了一眼乙)从厨房漫步到了厕所。

乙 人生就是来匆匆,去冲冲。

甲 我从厕所漫步到了客厅。

乙 人生就是过去过往。

甲 我从客厅漫步到了卧室。

乙 人生好比梦一场。

甲 我从卧室漫步到了阳台。

乙 人生也有阳光。

甲 我想跳下去。

乙 人生……嗯?

甲 我纵身一跃,飞入天堂。

乙 真跳下去了?

甲 我们家5楼。掉下去得多长时间?

乙 你等我给你算算,你在5楼,按一层楼高3米算,你体重180斤,重力加速度9.8,你从你们家阳台以垂直落体往下跳,到地面时间也就(嘬牙花)一眨么眼的工夫。你要是大头朝下呢,来个空中转体两周半接托马斯全旋,可能时间长点。

甲 你缺不缺德!

乙 谁让你往下跳了!

甲 (贼笑)跳就对了。

乙 怎么还对了?

甲 (仿唱王菲的《传奇》)只是因为我往四层多看了这一眼,再也没能忘掉那场面。

乙 都这会儿了你还有工夫往人家里看呢?

甲 我真实清晰地看见了……

乙 看见什么了?

甲 四楼强子正跟他媳妇打架呢。

乙 也大炼钢铁呢?

甲 钢铁是我们家的,他媳妇叫尉迟板砖。

乙 得,这家是搬砖的。你们两家凑一块都能起栋楼了。

甲 (得意)那是,要不我们住上下楼呢!

乙 别贫了!

甲 敢情强子他们两口子也打架啊?

乙 多新鲜!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甲 可是平时他们俩出来进去的恩爱着呢,每天在我们小区里秀来秀去。

乙 怎么秀的呀?

甲 强子见着他媳妇就唱:“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乙 板砖呢?

甲 “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在你面前撒个娇,哎哟喵喵喵喵喵……”

乙 去去去,一边儿喵去,我看着都腻歪。

甲 哎!我天天在家炼钢铁,炼得我鼻青脸肿嘴流血,看看强子和板砖,夫妻恩爱多理解。

乙 这话你得跟你媳妇说,让她学学人家板砖。

甲 我说啦!结果她回我一句。(学钢铁的声音)“炼钢炼得你多灿烂,我一巴掌下去你金星炫。幸亏碰见我钢铁——”

乙 要是板砖呢?

甲 (拍乙的脑袋)“拍得你壳破蛋黄散!”

乙 嗬!

甲 那会儿我还不信呢,今儿一瞧,板砖差点把强子坐死。

乙 你呀,知足吧。

甲 这么一看,我们家钢铁还是挺温柔的。

乙 现在明白也晚了。

甲 (仿唱王菲的《传奇》)只是因为我往三层多看了这一眼,再也不能忘掉那场面。

乙 到三层了?

甲 三层来福,正坐一堆报纸边上哭呢。

乙 他哭什么呀?

甲 我也纳闷呀,平时来福见着谁都乐呵着呢,今天升职了,明天加薪了,听说现在在一家外企当什么O,年薪100万,女朋友一个赛一个的漂亮……(咬指头傻笑)

乙 您瞧他这模样,那这来福哭什么?

甲 现在一看,敢情都是假的,来福一个月换了72个工作。

乙 这是看我72变。

甲 (唱)美丽极限,爱漂亮没有终点,追求完美的境界……

乙 (推甲)别唱了,再唱你就该到终点了,大伙儿还想知道这来福怎么回事呢。

甲 不是他换女朋友,是女朋友换他。

乙 这变来变去的是没人要。

甲 沙发上放着一摞报纸正找工作呢,他是一边哭一边唱。

乙 他唱的什么呀?

甲 “人海啊茫茫啊,随波逐浪浮浮沉沉,人生啊如梦啊,亲爱的你,在哪里。(跳)像一棵海草海草海草……”

乙 别跳了!

甲 跟他比起来,我觉得我幸福多了,我虽然工作不怎么样,可还算有个工作啊,我们家钢铁虽然爷们儿,可正经也算是个媳妇呀。

乙 他想炼钢都没地炼去。

甲 (仿唱王菲的《传奇》)只是因为我往二层多看了这一眼,再也不能忘掉那场面……

乙 我知道你为什么戴眼镜了,就为了看这个啊?

甲 二层住着一位老大妈,叫司马铅球。

乙 这大妈是搞体育的。

甲 铅球大妈一个人看着电话,正发呆呢。

乙 这是为什么啊?

甲 老伴没了,孤独寂寞啊。

乙 还有儿女呢!

甲 出国了,一个巴布亚新几内亚,一个壤尼莱耶莱布辽群岛。

乙 让你来也来不了?那她儿女怎么去的?

甲 不知道,姑且算作剧情需要吧!

乙 嗨!

甲 铅球大妈天天盼啊,好不容易来个电话,不是中奖诈骗的就是法院传唤的。

乙 儿女们就那么忙吗?

甲 有时候大妈还跟这些诈骗的逗闷子呢。

乙 老太太这是真寂寞了。

甲 大妈通过电话聊得,四个都投案自首了。

乙 嚯!

甲 上次有个中奖的诈骗电话,让老太太说得感激涕零,嚎啕大哭,愣往大妈账号里打了两千块钱。

乙 啊?

甲 铅球大妈用这钱买个小狗,陪着他。还给小狗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

乙 什么名字?

甲 司马标枪。

乙 听得我们都心酸。

甲 看在眼里我更心酸啊,好歹我妈我爸每周还能见我一面。

乙 常回家看看吧。

甲 看看这些人,再想想我自己。

乙 人家还不如你呢。

甲 马上我就到一层了。此时此刻,我才明白啊。在跳楼之前我以为我是最倒霉的一个,现在才知道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我看完他们后觉得我自己还不错,我是老跟我们家钢铁打架。

乙 可你还有一个家。

甲 我是没个像样的工作。

乙 可以多陪陪你爸媽。

甲 我还有什么不知足啊?

乙 想想吧。

甲 当我落地后我才觉得自己再也无力睁开眼睛。所有被我看到的人现在都在看我,我想他们看完我后,觉得其实他们自己也很不错啊。

乙 你都跳楼了,人家自然想开了。

甲 我这个后悔啊,我这个懊恼啊,我这个纠结啊,我这个软乎啊。

乙 摔扁了。

甲 不是,地上好软乎啊。

乙 怎么地上还软乎啊?

甲 我掉床垫上了。

乙 啊?

甲 搬家公司刚从我们家搬出来的,放楼门口了,我正好掉上面。

乙 哦,没摔着啊?太遗憾了。

甲 一点儿都不遗憾,通过这次跳楼,我真正感到,活着真好啊!

乙 别拿错误惩罚自己,眼前拥有的应该珍惜!

甲 (唱)只是因为我跳楼时多看了那几眼,再也没能忘掉那场面,梦想着跳楼之后我们来世再相见,从此我知道生活都不简单。跳出去我才发现,人生路并不平坦,跳出去我才发现,好好地活着不要轻易寻短见。宁愿活着我也不愿去死,今后的生活信念不会再改变,各位朋友千万牢记心间,活出自我人生精彩无限。(白)朋友,如果你看到面前的阴影,那是因为你的背后有阳光!有多少人是真的喜欢自己的,如果有天你能大声地说出:我好喜欢自己! 你真的成功了。现在我就大声喊出来,我好喜欢自己啊!

乙 赶紧上楼吧。

甲 对,我上楼!

乙 赶紧找钢铁吧。

甲 对,我找钢铁。

乙 赶紧和好吧。

甲 对,我——不和好。

乙 不和好?你不是都明白了吗?

甲 我是明白了,我让钢铁也得明白了。

乙 什么意思啊?

甲 我上楼抱着她……

乙 怎么着?

甲 再跳一回。

乙 去你的吧。

点评:男人四十“一枝花”

甄齐是活跃在北京相声舞台的优秀青年演员,从2003年首届CCTV相声大赛最佳作品奖《肉烂在锅里》到2018年参加全国相声小品优秀节目展演的《传奇》,他的作品都是在他成长过程中慢慢从生活中提炼和总结出来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甄齐也从一个热爱曲艺,喜欢相声的大学毕业生,逐渐成长为一个舞台表演成熟,创作有独立思想,深受观众欢迎的优秀青年相声演员。

男人到了40岁,在很大程度上就到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但又上有老小压力下有工作坎坷的时候。工作生活的疲乏和对未来的憧憬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化学反应。《传奇》就用第一人称的表述形式,反映了“我”在面临婚姻和事业双失意的情况下做出的极端反应,但相声是要含着眼泪微笑的,所以在“我”跳楼下落的过程中,目睹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用嬉笑怒骂反映了家庭的普遍现象。而“我”最终因为媳妇搬走的床垫获救。这个结局似乎有些离奇,但其中隐喻说明了男人四十“一枝花”,这枝花是需要家庭的承接、生活的滋润、大众的关怀、社会的理解的,是需要美丽的阳光的。同时“我”在作品末尾重新振作起来,也说明大老爷们还是要有积极向上、自我奋斗的精神,要有不断挑战自我和解决实际困难的能力。

整段节目在荒诞中蕴藏着哲理,寓教于乐。能让观众在欢笑中与演员共鸣,进而思考自己的现实和未来的发展,让大家明白未来的生活要继续努力,要以充满阳光的心态面对未来。

也祝四十“一枝花”的甄齐能够再创佳绩!

(点评人:中国煤矿文工团国家一级演员、相声表演艺术家 李增瑞)(责任编辑/马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