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传统文化与日常美学的邂逅:写在《相声日历2020》出版后

2020-02-10 04:00:51 《曲艺》 2020年1期

卢桢

及近岁末,各类日历书籍开始热销,成为冬季书市上一道温暖的风景。这种书籍作为一种独特的文创衍生产品,它的流行彰显出现代人在每日生活中对文化信息的渴望与需求。纵览市面上流行的文化日历,可见国宝器物、古典诗词、植物图鉴等门类,却唯独没有相声的席位。好在百花文艺出版社的诸位编辑老师敏锐地锁定了这一真空地带,并凭借之前出版《相声大词典》《中国相声史》等相声类图书积累的成熟经验,独出心裁地编纂出《相声日历2020》(以下简称“《相声日历》”)。这是头一本专以相声作为主题的日历书籍,编者将经典相声语句与近年来流行的文化日历两相结合,可谓一次有益的文化尝试。

日历封面采用暗红色布面精装,配以烫金字体,透露出浓重的传统气息。翻开这本精致的掌中书,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每日“宜或不宜去做某件事”的生活提示,这不禁让人想起旧时的老黄历。彼时的人们往往通过黄历了解每日忌宜、今日吉数、吉神方位等信息,日历讲求实用性而非艺术性。在黄历早已淡出人们生活的今天,《相声日历》却沿袭了老黄历的体式,还“一本正经”地指示人们要这样不要那样,本身便具有一层喜感韵致。诸如“不宜见风使舵”“宜自豪”“宜多吃粮食”等每日忌宜,明显已经远离了老黄历的内容,其俏皮活泼的话语,离不开经典相声台词的配合。编者将此类经典台词、名段和相声界具有代表性的人物、行话进行了精心选取和编排,并配以贴切而幽默的漫画插图,从而增强了内容的可读性与娱乐感。可以说,这是一本能够使人轻易收获快乐的小书。

“把段子过成日子”——这是相声日历的编选初衷,寄寓着编者希望将传统文化引入人们日常生活的理想观念。生长在互联网文化时代,仿佛现代人的一切节奏都变成了“二倍速”甚至更多,人们行色匆匆,没有时间去静心阅读。由此,木心在诗歌中发出感叹:“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而今天,快节奏的时代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习俗和阅读习惯,如果让老百姓尽可能地为自己的每日生活找寻文化艺术感,或许文化日历还真是个合适的途径。就拿这本相声日历来说,每天选取几句相声台词,让读者翻开日历,就能在忙碌的学习和工作间隙会心一笑,如果还能悟出一点蕴含在相声语句中的乐观精神抑或生活智慧,将相声中的幽默融入自己的生活,那么这部小书便真正实现了寓教于乐的多重价值。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读一小段相声经典,可谓快意之事,一是品读前人的巧语妙思,二是倍添生活之氛围趣味。正如《相声日历》的后记中所说:“让您在莞尔之余,能够对相声有所了解,或者直接触碰到相声设在您心中的开关,可以不顾旁人诧异眼神地哈哈大笑。”毕竟,现代人需要舒缓心灵,需要学会“找乐儿”,更需要一个放松精神的空间,而相声日历则为这些愿望的实现提供了难得的契机。

对那些刚刚接触相声的朋友来说,这本日历是搜寻优秀相声段子,了解相声艺术的最佳捷径。在这本日历中,相声发展史中的名家诸如张寿臣、马三立、刘宝瑞、侯宝林、苏文茂、马季、侯耀文、姜昆等均有所涵盖,《八扇屏》《贾行家》《买猴》《学电台》《虎口遐想》等各类作品也有多重涉猎。此外,太平歌词、绕口令、歇后语等形式,婚丧嫁娶、时令风尚等传统民俗都可从中窥见一斑。诸多经典信息共聚一堂,可谓姚黄魏紫,各臻其态,潜藏着一部微型的相声发展史。而对那些熟悉相声的读者而言,这本日历也是考察他们对相声了解程度的试金石。那些我们熟悉的台词和个性鲜明的人物,不仅停留在相声文本中,而是就生活在芸芸众生之间,参与着我们的日常生活。喜爱这本相声日历的读者想她是从小到大始终热爱相声的。那些经典的语句,段子中投射出的精神与观念,早已渗入他们的头脑中,成为其思想观念的一部分。因此,每日读到一句小段儿,头脑中必会浮现出这一小段儿文字的前言后语,以及相声舞台上那两位表演者的生动形象,甚至还会突然联想起多少年前的某个夜晚,自己在收音机前倾听相声广播的美好记忆。

每翻开一页日历,便有可能遇到少时的自己。同樣,每逢一处经典桥段,也是一次相遇知音的机会。相声艺术贵在交流,它既是逗哏与捧哏演员之间的对话,也是演员与观众的随机互动。在这之外,还潜藏着一个更为深广的交流,这便是相声爱好者之间的心灵默契。很多人看到日历中异常精妙之段落时,会生发出“英雄所见略同”的由衷感慨,此番激赏之气,既是读者与编者的默契,也是相声有心人之间的心声交流。《相声日历》初经面市,便受欢迎的事实,或可印证出一个道理:希望把段子过成生活的读者,真是大有人在。人们为《相声日历》买单,是为相声艺术买单,是为了给平淡的日子增添亮色,更是为相遇自己的少年时寻找知音,从这个意义上说,《相声日历》便不再是一个简单的“一日一段子”式的文化消费品了,它对应着我们的文化情怀,寄寓着百姓对个体生活记忆的理解。

如果在“日历”的体式之外继续探析这些被收入的相声段落与选本,我们会惊奇地发现蕴含在日历之中的更多话题。比如,日历在每周日开设“调侃”专栏,讲解诸如三翻四抖、包袱、泥缝、吃栗子等相声业内术语行话;逢相声界代表人物纪念日,便用其作品连成打油诗,表达相声晚辈的怀念之心。平日与周末的内容各有突出与侧重,恰似民间相声每周的节目排单,亦如一场相声大会费心择选场次一般,内容庄谐相生,演员出场顺序有先有后。此外,这种编排体例,还体现出编者对这本小书更为高远的文化期待,亦即希望借助日历的体量,尽可能多地普及相声知识,纪念相声名家,呈现相声门类,演绎相声特色,让读者在收获快乐的同时,还能获得相应的曲艺知识。因此,让爱相声的人、懂相声的人,去做一本关于相声的书,这大概是《相声日历2020》获得方家肯定和读者欢迎的重要内因,也使得它具有独特的艺术品位与艺术魅力。

(作者:南开大学文学院副教授)(责任编辑/陈琪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