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博彩員工“禁足令”12月27日實施

2020-02-07 05:37:50 《澳门月刊》 2020年1期

本澳男子涉騙兩好友百萬被捕

36歲本澳男子周某在內地因涉及經濟糾紛,被公安禁止離境。其身在內地,卻聯絡兩名相識十多年的男事主,聲稱可投資本澳賭廳及從事兌換,以低付出、高回報招徠。為增加好友信任,周某更從內地偷渡返澳,約兩人在路氹某酒店見面,洽談“投資細節”。最後兩名事主信以為真,於2019年8月至10月將合共一百萬元人民幣匯到周某的內地帳戶。

周某收錢後不斷拖延,事主未有收到任何“投資”回報,懷疑受騙報警。司警經調查後鎖定嫌犯周某。2019年12月14日,周某在路氹另一賭場被保安截獲,交司警跟進。周某承認作案,報稱贓款已輸光。案件涉巨額詐騙移送檢察院偵辦。

內地男子藉投資騙20萬法辦

2019年12月中旬,司警局接獲男事主報案,稱於2019年11月透過高某認識一名在逃男子。對方聲稱,在賭場內從事兌換及投資賭廳業務,每日回報率高達兩成,事主經二人遊說下信以為真,認為有利可圖決定出資。於是三人在12月14日一同來澳,三人在新口岸某手機店套現20萬人民幣現金,存入一個屬於一名本澳男子的貴賓廳戶口內,用作投資。但在16日中午,事主與兩人失去聯絡,於是報警求助。

司警接報後,尋獲上述貴賓廳帳戶的持有人,對方表示,自己從事沓碼,指應要求將錢取出並交予該名在逃人士,現時被警方轉為證人身份。12月17日,31歲內地男子高某在關閘離境時被截獲,否認詐騙。但根據貴賓廳帳戶持有人的口供及司警資料,證實高某與該名在逃人士合謀詐騙,高某被警方控以相當巨額詐騙罪送交檢察院處理。

爛賭男會計盜茅臺賤賣輸光

2019年12月12日,一名皇朝區旅遊公司股東帶同該公司會計林某到司警局報案,指林某偷去公司辦公室儲物櫃內一批茅台酒。此108支茅台酒在2017年5月購入,直至12月12日晚宴請客人時,事主才發現酒被人掉包成蒸餾水,懷疑是任職9年的林某所為,報稱損失共130萬元。

經查問,33歲本澳男子林某承認2019年初因賭博欠下賭債無力償還下,對存放櫃中的名酒萌生盜竊念頭。在2019年7月19日至8月25日期間,以螞蟻搬家方式,每次盜取6至10支名酒,在網上賤賣。每支賣得1800至3300元不等,所得款項約為23萬元,已經全數用於賭博輸光。

議員建議賭牌檢討引計分制

本澳的六家博企的博彩經營權將於2022年到期,政府屆時將會展開賭牌重新競投,社會對此十分關注。議員梁孫旭建議當局開展博彩業的終期檢討報告,研究引入計分制用作評鑑博企落實合同的情況和社會責任。同時要求政府交代修訂《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和公衆諮詢時間。

議員梁孫旭在書面質詢中指出,期望政府能夠檢討過去的經驗,借助賭牌重新分配的機會,加強博彩業專營制度規範,明確博企的責任和評鑒制度,並建立更合理的博彩收入分配和運用方式,充分利用博彩業的優勢,帶動本澳各業經濟及社會的發展。

與此同時,通過良好的博彩業就業政策,為博彩業相關的十萬從業員建立良好的就業環境,完善醫療和退休保障,落實家庭友善措施,將可大大提升博企僱員的幸福感和士氣,協助博彩業長遠穩定發展。

新任行政長官賀一誠曾表示,會着力研究賭牌歷史遺留的問題,希望保留二十年來博彩業發展好的方面,同時也要坦誠地面對不足,逐步堵塞漏洞。距離賭牌重新競投尚有兩年時間,建議政府考慮開展博彩業的終期檢討報告,讓社會進一步了解博彩業發展情況,以便分析利弊,並盡快為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的修訂進行公衆諮詢,確保未來博彩業的發展方向能夠符合社會需要。

換錢黨“練功券”騙九萬法辦

2019年12月17日凌晨,司警接獲治安警轉介,得悉路氹某酒店發生一宗詐騙案件,遂派員到場跟進。司警到場後,與事主及20多歲內地男子蔡某接觸,事主聲稱早前將賭本輸清,在周邊娛樂場認識兌換黨並加入微信群組,隨後透過群組發出要求兌換的訊息,並與一名兌換黨聯絡,相約在事主租用的酒店房間交易。

事主與蔡某碰面後,雙方協議以九萬○六百五十元人民幣兌換十萬港元,蔡某向事主展示兩疊港幣“現鈔”後,事主將人民幣轉到指定帳戶,但隨後發現收到的一百張港幣“現鈔”上印有練功券字樣,心知被騙遂阻止蔡某離開,並向保安求助向警方報案。

調查期間,蔡某聲稱,早前因無業被招攬,協助兌換黨與客人兌換;並按照上級指示,到房間與事主交易,每成功兌換十萬印有練功券的港元可賺取五百元報酬。

除了作案的一百張練功券,警方於蔡某身上搜出另外101張練功券,估計用作詐騙其他賭客。警方以相當巨額詐騙罪,對落案起訴,移交檢察院跟進。

偷渡來澳賭博遇截查內地男子行賄警員拒捕法辦

2019年12月14日,兩名警員巡經氹仔排角休憩區,發現王某形跡可疑,截查時其未能出示身份證明文件。對方從褲袋取出一張一千港元向警員求情,企圖賄賂。兩名警員斷然拒絕,並將王某押上警車,擬帶返警司處調查。豈料王某突然反抗,推開其中一名警員拔足狂奔。警員追截,至鏡湖氹仔醫療中心附近將其截獲。

追截期間,兩名警員分別左手手腕、右手手掌、右手尾指及右腿受傷。30多歲內地男子王某供稱,2014年因逾期逗留偷渡離澳,由於擔心正常入境被截,2019年11月下旬透過友人介紹,支付八千元人民幣乘快艇偷渡入境,隨後到娛樂場賭博。承認企圖行賄警員及拒捕。

警方以加重傷害身體完整性、抗拒及脅迫、行賄及加重違令將王某落案,移交檢院跟進。

內地男子訛稱解凍內地銀行帳戶 騙換錢黨25萬

事主過往因換錢一直與康某有生意來往。2018年12月,事主發現內地的銀行帳戶突被公安凍結,懷疑被調查。康某知悉後向事主聲稱認識內地法律人士,可協助解凍帳戶,但需要“疏通費”。事主信以為真,轉帳25萬元人民幣到康某指定的戶口。康某收款後一直表示“做緊嘢”,不斷拖延,其後又稱“搞唔掂”,將歸還10萬元予事主,最終更失去聯絡,事主報案。

司警接報後鎖定康某身份,通知治安警協助留意康某下落。2019年12月15日,44歲內地男子康某經關閘再入境被截獲,移交司警跟進。康某承認收取“疏通”款項,稱款項已用作疏通,否認詐騙。司警調查後以巨額詐騙將其送交檢察院處理。

女莊荷伙同債主騙賭場60萬

2019年12月11日早上7時許,新口岸某娛樂場監控部職員翻查錄影片段時,發現馬姓女莊荷於當日凌晨4時至6時先後6次在百家樂當值期間,替曹某兌換籌碼或在派彩時懷疑“出蠱惑”,額外多派籌碼予曹某,共涉及三萬四千五百元,遂通知保安人員即場到賭檯將二人截獲,並轉交司警處理。

經查問,38歲女莊荷馬某承認與39歲內地男子曹某是朋友關係,因早前在內地投資失利欠下巨債,其中一名債主為曹某,在無力償還下,被曹某教唆犯案。二人作案至今超過十日,涉及金額近60萬港元,作案得手後對分犯罪所得。女莊荷供稱至今獲近30萬贓款,曹某則拒絕交代案情。司警現以公務上之侵佔罪控告二人,送交檢察院處理。

內地男詐騙同鄉三萬就逮

2019年5月初,39歲內地男子宋某來澳賭博,在路氹某娛樂場認識內地男事主,知悉大家是同鄉,一同耍樂。宋某當日傍晚聲稱“家鄉有急事”,向事主借三萬元人民幣應急,並承諾盡快歸還。事主將錢借給對方。宋某得手後隨即逃回內地,並在手機軟件“拉黑”事主賬號。事主因無法聯絡宋某,懷疑被騙,報警求助。司警調查後鎖定嫌犯身份,通知治安警留意其蹤跡。

至2019年12月8日,宋某經關閘入境時被治安警截獲,通知司警到場將其拘捕。有人承認作案,聲稱無力還錢故“拉黑”事主,騙款已花光。

博監局講解介紹賭場“禁足令”法規

新修訂的《規範進入娛樂場和在場內工作及博彩的條件》於2019年12月27日實施,博彩業職工之家綜合服務中心12月下旬邀請博彩監察協調局舉辦博彩從業員專場講解會,詳細介紹法律的規定。博監局副局長梁文潤、廳長陳玉雪、立法議員梁孫旭、博彩業職工之家總幹事盧耀華等出席,現場解答從業員的疑問並互動交流。

會上,有從業員向博監局求證網上流傳博企會採用人面識別執法是否屬實,並擔心將來因不慎進入娛樂場被公司解僱。梁文潤指出,“禁足令”的立法原意旨在保護博彩從業員避免受到賭博問題影響。在法律生效後,該局會透過抽查及舉報的方式監督是否有人觸犯法例,目前不會採用人面識別技術執法。巡查期間若發現有可疑的人士,會要求該名人士提供任職的資料,如執法人員對資料有懷疑,透過機制會向本澳六家博彩企業,以加密的方法查詢該名人士是否為博彩從業員。梁文潤強調,向博企查詢時只會問及該名人士是否為博企員工,並不會向博企透露任何原因。

梁孫旭補充,除春節首三日及經申請及批準進入娛樂場外,指定範圍的博彩從業員一旦違反“禁足令”可科處一千至一萬元罰款,但不會對違法者實施不得在娛樂場工作的條文。因此,法律明確“禁足令”不會影響就業。如果博企在員工合約或手冊中有明令禁止員工進入娛樂場,員工可能會因為違反公司規定而被解僱。呼籲員工了解清楚公司的規章和僱員合同細節,避免觸礁。

梁孫旭稱,法律的立法原意是希望為從業員建立安全網,建議博企即使發現有員工參與賭博,應透過輔助和教育協助員工遠離賭博。

陳玉雪指出,該局會在各娛樂場內不定期巡查以及設立舉報熱線,如發現有娛樂場員工參與博彩,在獲得該名員工同意後,會與其進行賭博失調的測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