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關注土生:以澳為家,土生葡人走向廣闊舞臺

2020-02-07 05:37:50 《澳门月刊》 2020年1期

迅行

澳門特區已經回歸20年,今年是一個嶄新的起點,而政府亦順利過渡到第五屆施政期。過去的二十年裏,澳門社會發展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社會穩定,經濟快速發展,市民安居樂業,民生得到很有力的改善。土生葡人在這樣的歷史進程裏,也發揮著重要的貢獻。

見證與奉獻,共鑄特區20年輝煌

回歸前,澳門的政府主要官員都是葡萄牙人,葡萄牙語也被作為官方語言來使用,回歸後,雖然成為華人的政府,華文也成為政府官方語言。但土生葡人仍發揮語言優勢和獨特的文化傳承,繼續充當中西文化交流的仲介,在不同的領域服務於澳門社會。在回歸前期,許多土生葡人對政權的更迭、社會變化都充滿了憂慮,尤其是回歸前兩年的澳門,當時社會治安不靖、經濟低迷,很多人都覺得非常沒有信心,擔憂回歸以後將面臨什麼樣的社會地位,自己族群的信仰、文化又是否可以獲得尊重?擔心作為土生葡人掌握的多重語言在回歸後還能否繼續使用?如何在社會上立足,以及是否還有機會在政府機構從事公務員的工作?等等。這些都是當時土生葡人所面對的彷徨。但是進入回歸的第一個十年,大家清晰看到特區政府堅定落實“一國兩制”,社會發展得越來越好,葡裔人的信教傳統也得到尊重,信教的權利得到絕對的保護,早期的疑慮理所當然就消除了。到了回歸後的第二個十年,社會更加繁榮穩定,經濟、就業、教育、居住、人均壽命等方面的巨大進步,澳門各社群之間的關係融洽和諧。澳門今時今日所取得的成就,足以令土生葡人在內的所有澳門人感到自豪。

過去20年來,土生葡人作為澳門歷史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發揮著自身獨特的優勢和文化特色,服務於特區的發展,在不同的崗位上服務社會,發揮積極作用,努力貢獻。甚至在政治上,土生葡人也積極參與和付出奉獻,政府的行政會、立法會,包括司局級的官員,都可以看到土生葡人的影子。這20年來,無論是中央政府,還是特區政府,都多次提到土生葡人的重要性,從現實中,我們也可以看到政府的重視並非空話,而有實實際際的行動。放諸國內參政議政,亦有土生葡人的參與,如家父歐安利先生作為歷史上第一位土生葡人全國政協委員,在新一屆政府裏仍擔任行政會委員的職務,這是非常強烈的資訊,特別是給予年輕一代土生葡人很大的信心,澳門是大家的,澳門仍是需要有土生葡人的。

而特區政府對土生葡人也一貫地重視,歷來對土生葡人的社群事務亦非常關懷。自澳門回歸以來,在澳門特區政府大力支持下,土生葡人社群聚會每3年在澳舉辦一次,迄今已舉辦六屆。以2019年舉辦的土生葡人社群聚會為例,就吸引了來自本澳及葡萄牙、巴西、美國、加拿大、英國、澳大利亞等國土生葡人代表共1300餘人參加,其中來自海外的有960人。共同的語言、對澳門故鄉溫馨的記憶,是全球土生葡人的聯繫紐帶,而土生葡人社群聚會為移居世界各地的土生葡人提供機會來澳門團聚,尤其搭建交流的平臺,維持土生葡人社群之間的良好友誼,共同為傳承和推廣土生葡人文化而努力。這種傳承和氛圍的營造都有賴於特區政府的大力支持。

土生特色優勢,服務澳門

由於澳門獨特的地理位置和歷史背景,有深厚傳統內涵的中華文化和以葡萄牙文化為持質的西方文化共存的並行文化,是一種以中華文化為主、相容葡萄牙文化的具有多元化色彩的共融文化。在澳門400多年的歷史中,這裏有中國的傳統文化和來自歐洲、東南亞等地的文化交流、彙聚、融合。澳門現存有不少中西合璧的文物古跡,具有東、西方風格的建築物,大都具有“以中為主,中葡結合”的特色。整個澳門約有1/5的面積是中西文化交流融合的產物。不論是政府還是每個澳門人都要明白,為什麼今時今日澳門能成為國際旅遊休閒中心,吸引大量的遊客進入澳門,其中最重要的因素不是澳門的博彩業,而是澳門獨特的歷史文化、宗教信仰和社會氛圍。

大家都知道,國內有成百上千的城市,但恐怕或難以說出這些城市的特色之處,澳門則不同,這裏有著非常鮮明特色。因此,我們社會必須要很好地保持和傳承好澳門的特色,而不是到三十年乃至四五十年之後就漸漸失去澳門特有的東西。從某種意義上說,土生葡人亦是澳門一個重要的文化傳承群體和文化標籤。過去在澳葡時代,葡人掌握管治權,土生葡人因為語言和文化優勢,比較容易獲得政府工作成為官員,現時葡文在特區政府體系裏的重要性有所降低,所以土生葡人獲得政府工作也大幅減少,另一方面,由於澳門社會發展越來越多元化,土生葡人除了發揮語言優勢在政府機構從事翻譯工作外,很多新生代通過專業學習,朝著專業的領域發展,比如成為設計師、醫生、工程師等等,在不同的崗位上為澳門的發展作出貢獻。澳門建設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臺的目標,也為土生葡人拓展了很大的空間。我們面對的葡語國家有葡萄牙、安哥拉、巴西、佛得角、幾內亞比紹、莫桑比克、聖多美和普林西比、東帝汶等,人口大約2億多。眾所周知,澳門與葡語國家一直保持悠久緊密的歷史文化聯繫,甚至在行政和法律上都與葡語國家有相似之處。

土生葡人對內地和葡語國家的風俗及文化較瞭解,以及對中國和葡語國家的市場都相當熟悉等, 這些都有利於發揮中國與葡語國家之間的服務角色。因此,對於澳門這樣一個多元社會,和蓬勃的對外交流發展,每一個土生葡人和其他所有澳門人一樣,都將有著非常廣濶的發展空間。當然,前提還需要不斷裝備好自己。比如在區域發展融合越來越緊密的今天,除了掌握高超的專業知識外,還需要更多瞭解內地文化,以及提高中文的水平,從而在面對社會發展所需時,可以獲得更加多的機會。

體育為媒,交流促發展

澳門進入了新一屆政府的施政期,展望未來,澳門的持續發展仍然離不開國家的大力支持。12月20日,迎接澳門回歸20年之際,國家領導人親臨澳門,同時帶來了更多惠澳政策,足見國家對澳門的重視程度。《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亦即將實施1周年,澳門在融入灣區發展的進程裏不斷嘗試不斷邁向多層次、全方位的合作格局,比如推動基礎設施、投資貿易、科技教育、休閒旅遊等領域合作。除此之外,通過體育事業的交流相信也是值得探索的模式。作為體育委員會的一員,以及多年來參與足球隊的經營與運作,我認為帶動澳門的體育資源,加強與灣區其他城市的交流,促進合作,亦是具有非常高可行性的操作,比如圍繞大灣區9+2城市,策劃更加多元豐富的足球或籃球賽事,組織灣區城市間更加貼地氣的比賽活動,令不同城市間的交流更加緊密,澳門亦可發揮本土資源舉辦賽事,從而吸引其他城市的球迷到來澳門。這樣,無論是球迷,還是運動員,抑或是經營者,都可以在賽事活動中更加深入瞭解不同城市的特點,及至尋找發展機遇。因為大家都知道,談文化和體育要比談生意更容易取得共鳴。

現時,澳門與內地雖然不定期舉辦賽事,比如粵澳杯足球賽,但這種賽事還不夠,也沒有滿足更廣泛的交流需求,仍然存在進一步挖掘的空間,特別是目前無論澳門青年還是香港青年,對灣區其他城市的瞭解都不多,至於走向灣區其他城市發展也更是欠缺經驗。如果以體育為橋樑,推動不同城市間的青年朋友走向其他城市,不僅帶動當地城市衣食住行的消費,更可以從中發現商機,讓這種交流朝著更高規格的商業合作、商業發展去延伸,進而帶動灣區邁向更具實質意義的融合發展。而當前粵港澳大灣區“一小時生活圈”的理想越來越現實,如若政府間攜手推進體育合作、創造更加便利的交流條件,相信粵港澳大灣區這一區域發展能夠實踐得更加好。

還有現實的問題就是,立足於體育發展本身來說,同樣需要“走出去”和“引進來”的發展驅動,這個道理做人一樣,如果一直局限在某個地方,那註定不會有太多發展,一定要走出去,跳出澳門這個小圈子,去面對更廣闊的領域,“走出去”學習更多成功的經驗,否則永遠跟不上世界的步伐。去年,我有機會去到北韓參觀交流,以往我們認為北韓是一個比較落後的國家,但事實上他們的體育事業發展得非常好,在體育設施建設、資源投入等等,都非常值得學習。而澳門始終有發展的空間短板,這些都需要借助灣區的合作來解決。足球也是國家希望提升的項目,葡語國家足球方面是強項,經驗多,我們可以通過澳門這個中葡交流平臺,促進葡語國家足球運動事業和國內的交流。我們欣慰看到,在澳門回歸20周年期間,國家領導人蒞臨澳門考察,並宣佈更多惠澳政策,同時在體育方面,2019年12月17日,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體育頻道正式落地澳門啟播,內容包括體育熱點追蹤報道和中國國內外體育賽事,相信這一舉措對於提升澳門同胞對體育事業發展和促進區域賽事交流都將發揮重要作用。

此前,在賀一誠參選特首期間,有多個土生葡人協會拜訪了他。賀一誠非常認證聽取了土生葡人的訴求和意見,包括新政府中對土生葡人在司長及行政會委員任命上,都體現了特區政府對土生葡人的重視,無形也給了我們莫大的信心。我們更可感受到,無論是過去20年,還是接下來的政府施政期,特區政府都始終緊貼民意,這是特區政府善政善治的重要體現。同時也極大凝聚了土生葡人的人心力量,讓土生葡人在澳門這個家園裏得到真正的歸屬感。其實,別人問我是哪裡人,我都是很自豪說是澳門人。以前在英國讀了10年書,但我始終沒有覺得自己屬於那裏的,包括對葡萄牙,雖然偶爾有去探親,但也感受不到那裏是我家鄉,始終覺得澳門才是自己的根。我所知道的許多年輕的土生葡人也都如此,始終希望將自己吸收的經驗帶回來澳門、奉獻澳門。無論身處何方,土生葡人都始終關注澳門這塊熱土,大家繼續通過不同方式支援澳門各項事業的發展,在促進澳門的對外交流方面擔當重要的橋樑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