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澳門略有所成,宜謙恭自省,勿墮香港台灣覆轍

2020-02-07 05:37:50 《澳门月刊》 2020年1期

譚志強

前 言

莊嚴隆重的典禮,煙花燦爛的夜空,澳門政權交接20周年的種種活動,終於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專機離去,和各種儀式的次第結束而順利落幕。激情過後,這個小城數以萬計的本地市民,便開始或留在崗位準備接待數以百萬計的外地遊客,或一家大小出外旅行歡渡聖誕新年悠長假期,各行各路,各有各忙。

澳門特區政府統計暨普查局最新公佈的資料顯示,2018年以當年價格計算的本地居民總收入為4,060.2億元(澳門元,下同),較同年以當年價格計算的本地生產總值(4,446.7億元)少386.4億元,反映對外要素收益錄得同額的淨流出;淨流出金額相等於2018年本地生產總值8.7%,略高於2017年的8.5%。2018年人均本地居民總收入為614,950元,同年人均本地生產總值為673,481元。

由此可見,澳門在過去20年來,確實在事業上略有所成,但是,大家要有戒心。

不要被內媒捧死港媒踩死

這是某中國內地傳媒有關“澳門回歸祖國20周年”的一篇專稿的開頭: “這是美麗小城,中式樓宇、葡式街道,相映成趣;這是幸福小城,老有所依、幼有所養,安定祥和;這是溫暖小城,扶危濟困、守望互助,包容共濟。回歸祖國20年,澳門各項社會福利日益完善,城市建設不斷更新,居民融洽和諧,中西文化交匯,人們幸福感、獲得感、安全感日益提升。”

其後各段的標題還用上“宜居宜業,打造幸福城市”、“守望相助,共建溫暖社會”、“包容共濟,和諧深入人心”的字眼,內容則充斥著一連串的正面數字和感人故事……

類似的溢美文章,其他的中國內地傳媒,當然還有很多,不必一一列出。別人說自己好話,我們不必拒絕,因為那是很矯情的,但是,也不必太過沾沾自喜,因為那只是中國內地記者的一項“政治任務”,如果澳門市民真的相信這些“美言”,這些“美言”的作者也會隨時變成“殺君馬者”的“道旁兒”。

至於香港的不少傳媒,則是對澳門又妒又恨,拼命在澳門不斷拒絕某些港人(包括部份傳媒記者)入境的“黑名單”事件上做文章。然而,這些別有用心的香港記者卻又很懶,往往不去調查這些“黑名單”是誰提供給澳門入出境部門的?澳門警方會不會有能力得悉一個在路邊被香港警察登記過身份證資料的香港普通市民,是不是“影響內部安全人士”?一個除了曾經在十幾年前在早已解散多時的“倒董聯盟”報刊廣告上署名,就不曾參加過任何政治活動的普通社工,竟會會被澳門警方認為是“危險人物”?統統不准入境。

問題的源頭當然出在香港特區政府(特別是警務處),澳門警方最多不過只是拿到香港當局提供的“黑名單”按章辦事,香港的某些傳媒不去針對香港特區政府(特別是警務處),好好的做出幾篇“偵查性報導”,狂插香港特區政府,而去找澳門特區政府出氣,這只能說是“本末倒置”,根本對問題的解決毫無幫助。

實事求是的賀一誠特首

最好笑的是英國“路透社”的一篇報導,該文引述10多名官員及企業高層的講法,稱習近平訪澳時將會宣佈一系列支援澳門發展的政策,包括建立以人民幣結算的證券交易所,讓澳門經濟多元化,成為金融中心,使其成為如新加坡等舉辦國際會議的中心。

結果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訪澳期間,對在澳門設立政券交易所一事,隻字不提,認真搞笑。

不但如此,新任澳門特區行政長官(特首)賀一誠在接受電視台訪問時也明白坦承這種想法不切實際,澳門目前亦未具備條件建立金融中心,因為澳門在金融方面的法律空白,只有《融資租賃法》,《稅法》、《基金法》、《信託法》等缺位,難以吸引投資。故此,如果澳門要成為金融中心或發展金融市場,必須有相應法律支撐,這就須要加快立法和修法工作,首要之事就是修訂《稅法》。

賀一誠特首強調,希望澳門取代香港金融中心地位的想法不切實際,環顧全球金融中心,如英國、美國、新加坡、香港等地,都是採用《普通法》,但澳門採用《成文法》,如同法國、德國,《成文法》國家的金融中心不會發展迅速。

賀一誠特首指出,因為《成文法》特點偏重法典,《普通法》則偏重案例,當法官判了案例,有了案例和定義,不論是投資抑或買賣債券,都可以看到風險何在,有例可依,這就是《普通法》的強項;《成文法》則較弱,不少事情都難以預測,當出現問題,就先要修改法律,便難以配合市場發展。正因為不可能將很多未知因素放入法律之中,故此,澳門金融方面存在不少問題。

由此可見,即使外面炒得轟轟烈烈,新任特首賀一誠還是比較實事求是的,清楚地明白澳門本身不管在硬件和軟件(特別是法律和人才)上,均是一時之間是無法取代香港際金融中心地位,甚至是擔負補充香港很多金融服務功能的。

新任特首賀一誠沒有被沖昏頭腦,先為各位澳門市民打定預防針,這是一件好事。

總 結

就目前的情況來說,賀一誠特首的當務之急是一方面向中央既報喜也報憂,一方面首先去訪問廣東省和珠海特區,這些行動的方向都是非常正確的,特別是澳門土地供應不足,人口又愈來愈密集,先搞好睦鄰工作,起碼在橫琴地區多拿一些土地回來,澳門的很多問題才有可能有效解決,並完成中央政府交代的配合“一帶一路”的任務。

幾年前,本人曾在本刊上指出,“在粵港澳大灣區的區域整合上,澳門特區政府和一般投資者,即使仍有若干問題存在,但由於有中央政府的協調,和有關方面合作已久,應是問題不大的。其次,配合中央推行的‘一帶一路,為中國內地比較過剩的產能找到一定的出路,利用這些產能推動‘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基本建設,令中國和沿線國家都能互相得利,順便突破美國對中國的美、日、印、澳(大四角)‘新圍堵政策。在這個引資向外的過程中,特別是中國和葡語國家的經貿關係方面,澳門不但在過去、現在還是將來,都發揮了一定的正面作用,應是澳門既可以為也必能有所作為的努力方向。”

到了今天,本人的看法沒有改變,最多是更加“戒慎恐懼”,澳門人要更明白自己的能力所及,既不妄自菲薄,也不好大喜功,有幾多就做幾多,謙恭自省,絕不重蹈香港和臺灣獲得成功之後便不斷墮落的覆轍。

總而言之,自南灣湖眺望著澳門各大小賭場晚上閃爍如同白晝的霓虹燈光,到處一片繁榮安定的景象,對我們這些曾經親歷1997~1999年“黑幫大火併”,博彩旅遊業及其他各行各業,均如一潭死水的澳門老居民來說,這些榮景真是恍如南柯一夢,感慨良多。20年後的今天,澳門總算是略有所成,但是,如何將此榮景維持下去,甚至在此榮景基礎上再加發展,那才是澳門市民未來必須面對的挑戰。

(本文作者曾經親身採訪回歸前夕的澳門“黑幫大火併”及1999年末舉行的澳門政權交接典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