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爱的“歧途”是深爱

2020-02-06 03:54:22 《分忧》 2020年1期

任任艾

恋爱的感觉

康妮是在买橘子的时候遇见彭千铭的,她文静地挑着橘子,一边听着卖橘子的阿姨说着她家的橘子如何甜。

这时身后侧响起一个清亮的调皮男声:“比初恋还甜?嘿嘿。”

康妮侧头就看见了彭千铭,彭千铭就那么灿烂地对着她笑,恶作剧一样。

后来他们陷入热恋之中,康妮讨问彭千铭,那时候他一脸坏笑是不是故意的,彭千铭就说:“是啊,是故意的,因为那时候我看见你对我犯花痴,太呆萌。”康妮气笑:“是谁整天追在我后面骗电话号码的?”

康妮在遇见彭千铭之前谈了三次恋爱,最后一任男友被分手时对她说狠话:“康妮,你除了头发黑皮肤白,你还有什么?”康妮不输阵:“我知道我漂亮。”气得对方脸色青白。

但事实是康妮没那么傲娇,上这所大学是压着分数线进来的,专业是被调剂的,成绩马马虎虎。恋爱是因为她觉得这么浑浑噩噩四年太亏才谈的,然而几任男友看起来在和她的恋爱中也是得过且过,她觉得没意思,就找碴提分手。

她不想再谈恋爱了,却邂逅了彭千铭,她问过彭千铭,为什么追她,彭千铭笑了一下捏着她的脸蛋指着窗外说:“就是感觉很可爱,瞧见没,那只小泰迪都没有你可爱呢。”

康妮表面生气心里欢喜,这种美好的感觉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该如何爱你

大学毕业时,彭千铭想去外地工作,可康妮不想异地恋,彭千铭犹豫了一下,就决定留下。康妮没想到他这么迁就她,感动地说:“彭千铭,你这辈子完了,谁让你招惹我,我跟定你了。”

彭千铭大笑着回答:“求之不得。”

那一刻,康妮下定决心,从此以后,为了和彭千铭的幸福未来,好好工作,好好生活。

康妮的工作是彭千铭托他家里的关系找到的,特别对她的专业。如今她工作极其努力,只恨大学没好好学习。

而彭千铭的工作则要随便得多,他第一份工作是销售电器,现在一个中型超市当副店长,而他所学的专业是土木工程。

康妮问他为什么不找与自己专业相关的工作,彭千铭为难地说:“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但不告诉你,一直觉得对不起你。”康妮的心咯噔一下,他接着说:“我曾经谈了两个女朋友都是土木工程系的,而且还都被她们甩了,现在她们都在这个行业里叱咤风云,你说我再干这一行,那不得经常碰面,那碰面了,你叫我情何以堪。”

康妮从来没有听过彭千铭的恋爱史,她忍着别扭不知道说什么,彭千铭却扑哧笑了,康妮才反应过来上当了,气得扑上去打他,彭千铭才道:“好了,好了,告诉你吧,第一,我不喜欢我的专业;第二我就想围在你身边打转;第三,我就是个没有大志向的男人,你看着办吧。”

康妮发现,自从和彭千铭在一起后,她的心态变得俗不可耐,彭千铭说的无赖话,她觉得都是情话,像现在,彭千铭故作的威胁,她都看成了撒娇,心里感觉超级甜。

“我的公主,你看天都黑了,咱们快点做晚饭吃吧,否则我叫星星来吻你。”

康妮都不知道如何回话了,甜甜的感觉之后,有点好奇,这么帅,又这么好的彭千铭真的没有恋爱史吗?他能是被女孩甩掉的人吗?

谈了个假恋爱吗

彭千铭在工作上仍无长进,终于康妮哭笑不得地发现,彭千铭把工作只当作糊口的营生,却把大部分的聪明才智用于了谈情说爱。两个人的日子谈不上节俭,但绝无结余。

一天,康妮委婉提醒他要努力对待工作,要为以后打算。彭千铭马上意会,说自己挺喜欢超市副店长这个工作,每天处理很多特别接地气的事,像个生活调解员一样。

“那我怎么觉得你工作得不是很快乐?”康妮觉得彭千铭在说假话敷衍。

“子非鱼啊。”彭千铭说完就走了,看起来不高兴,康妮安慰自己,他们只是一时话不投机。

谁知三天后,彭千铭拿了一张卡给康妮,说卡里有能买一小套房子的钱。

“大学毕业时,父母给的,不要不行,嘿嘿,我家里条件还不错,你也知道。”彭千铭仿佛在等待她的惊喜。

“你不是担心我给不了你稳定的生活吗?房子当然是我给你的第一步保障。”彭千铭一解释,康妮的心瞬时五味杂陈,原来误解能拉开爱的距离。

“我们会结婚吗?”康妮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问。彭千铭不可思议地答:“肯定会啊。”

康妮沒表现出惊喜,彭千铭明显失落,可康妮就是忍不住去想,他们如今连对方家人都还没有见过。

第二天下午下班时间,她是忽然冒出去接彭千铭下班的念头,到地方却被告知彭千铭有事外出了。她独自回家,却在他们租住的楼下看见彭千铭在和一个女孩争执的样子,康妮走到近前,他们也没有发现,她只听到那个女孩说:“离开那个叫康妮的女孩吧,你又不爱她,你现在是误入爱情歧途了。”

康妮只觉得心内有什么东西轰然倒塌,她迅速躲到拐角处,稍整情绪,落荒而逃。

背后的争执仍顺着风钻进她的耳朵,彭千铭暴吼:“你凭什么管我的事?”对方却耐心地哄:“好了,都是我的错,我那时候不应该不说理由就离开你。”

我不是治愈情伤的天使

康妮没想到自己竟能忍住没和彭千铭提那天的事,彭千铭也一样,回到家喊饿,吃饭后还催婚,软磨硬泡道:“为什么不答应和我结婚啊?我说过我会努力赚钱的,你?哦,你不会是想要个求婚仪式吧?你早说啊。”他拍脑袋。

“是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也没有觉得给了你安心的东西。”其实,她特别想说,我是你心里安心的对象吗?

“康妮,和你在一起,我很安心啊。”

“可我不安心,彭千铭,我还没有向家人介绍你,我也没有向你坦白我的恋爱史。”

彭千铭愣怔了半天,我、我了半天才颓然道:“原来你在埋怨我?”

“没有。”

“你有。”

康妮再不吭声,她想,话既出口,也好。彭千铭摔门而出,像个被人戳穿阴谋负气的孩子。

几分钟后,彭千铭又气吼吼地进来:“你不是要向我坦白恋爱史吗?坦白吧。”康妮秒呆。

好在有心理准备,她的恋爱史乏善可陈,只是她着重讲述了自己每次恋爱到最后内心其实很受伤,因为看出前男友们不是那么爱她。

“那么,我是治愈了你情伤的天使吗?”彭千铭嘲讽。

“我也不是能治愈谁情伤的人。谁有情伤谁自治,我的已经自治了。”

康妮看见彭千铭眼圈骤然泛红。她忽然心疼,故作调皮:“怎么,你心疼我啊?”彭千铭怔了一下含糊地回:“嗯。”

康妮知道,她已经向彭千铭传达了她想表达的意思,而他却不必回报她同样的坦白。

我们不再是我们,我们依然是我们

他们莫名其妙地“和好”了,就像他们“莫名其妙”地吵架。

只是她不会告诉彭千铭,她千方百计打听并约了那天和彭千铭吵架的女孩。

没想到那女孩很坦诚,她说当初她要出国深造,但彭千铭生怕她离开不回来,千方百计阻止她出国,并扬言,如果她离开,他绝不会等她,他会找个温柔漂亮,头脑简单的女孩宠爱一生,让她看到就后悔。

“我回来后以为他只是宠你给我看,可是我发现他很怕你知道我的存在。”

同为女人,康妮明白,这话代表那女孩只是彭千铭的过去了,而据彭千铭对她,应该是爱吧。

否则,康妮不会对彭千铭客气的,她不当治愈者,也不当备胎。

康妮和彭千铭和好后,不知怎么彭千铭的情话反倒少了,看着康妮的眼光有时怯怯的。康妮心下了然,也不戳破。

她实在不喜欢之前的工作,感觉累,就换了一份自己喜欢的。彭千铭也没说假话,他是喜欢超市的工作,并准备自己投资做一家超市。

结婚的事情,彭千铭没有再提,他们还像之前一样相处着,不知道结果会怎样,但康妮现在很安心。

有的人就是这样,误入爱情的城池又怎么样呢,在知道误入爱的歧途不想回头的时候,应该是深爱了。

责编/昕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