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我想有个哥哥

2020-02-06 03:54:22 《分忧》 2020年1期

林可依

羡慕别人的哥哥

小时候,我特别羡慕那些有哥哥的女生。

因为哥哥会保护她们,也会宠着她们。有好吃的,哥哥自己舍不得吃,会省给她们吃;走夜路,有哥哥陪在她们身边就不会害怕;更别提有谁敢欺负自己了,只要哥哥在,就有了保护神。

其实,我也有哥哥。可是,他从来不和我住在一起。从我记事起,他就和爷爷奶奶住,那时候小,不懂为什么明明是一家人却要分开。而且,他从来不叫我妈“妈妈”,而是管她叫“阿姨”。直到渐渐长大,我才知道,原来他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他自己的妈妈在他五岁那年就因为乳腺癌过世了。

据说,我妈和我爸结婚前很喜欢这个哥哥。可是,他们婚礼的那天,有个多嘴的阿姨问了哥哥一句:“你爸爸今天结婚,你开不开心?”哥哥回答了一句“我妈妈都不在了,你说我开不开心?”从此,我妈就很少和他说话。尤其是有了我以后,我妈更是直接让我爸把他送回了爷爷奶奶身边。

当然,这些都是我长大后陆陆续续从别人那里听说的。小时候,我并不知道这其中的恩恩怨怨。我只知道,那时候的哥哥总是很酷、很的样子,每次见面,他和爸妈都很少说话,更别提理我了。

但我却喜欢像个跟屁虫一样黏着他。说不上来为什么,也许就因为他是我哥哥。

其实哥哥并不冷

有一年暑假,爸爸要去一个海滨城市出差。他和妈妈商量着准备带我们一起去,因为长这么大我还从没看过海呢。我一听高兴坏了,缠着爸妈把哥哥也一起带上。

听了我的话,妈妈立刻皱起了眉头。爸爸小心翼翼地和她商量:“孩子说得没错,难得一家人在一起,不就图个开心吗?”妈妈低着头不说话,过了很久才点点头。爸爸长出了一口气,我兴奋地转了好几个圈。

火车上,哥哥一直沉默不语。背着妈妈,爸爸悄悄地说了他几句:“带你出来玩还不高兴?要不是你妹妹说情,我还不带你出来呢。”哥哥仍是一声不吭,仿佛没有听见爸爸说的话。

到了海边,我开心极了。海滩上到处爬来爬去的小螃蟹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拉着哥哥指给他看,还一路追着螃蟹跑,想要抓些上来。

可是我刚抓了一个,就被螃蟹钳住了手,痛得我哇哇大哭。爸妈紧张地拉着我的手查看,而哥哥却在一边默不作声。那一刻,我的心里很难过,我多么希望哥哥也能给我一点关心呢,就像别人的哥哥一样,哄哄我,抱抱我,那我的手也就没那么疼了。

哭了一会儿,我就又恢复了没心没肺的天性,又玩得不亦乐乎起来。我正抓着一把泥沙玩得开心,哥哥不知什么時候出现在我面前,手里还拿着一只小塑料桶。“给你。”虽然哥哥的语气仍是那么冷漠,但我却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惊喜的尖叫,那是满满一桶小螃蟹。

看我兴奋的样子,哥哥摇摇头:“小屁孩!”他的口气有些不屑,但我分明地也听出了一点宠溺。

“哥哥你太好了。”我激动地扑上去,刚想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却被哥哥一把拖住,使劲地跑了起来。原来是涨潮了。我看到那个塑料桶被浪卷走了,忍不住抽抽噎噎哭起来。“傻瓜,哭什么,大不了哥哥再给你抓一桶。”哥哥一边给我擦眼泪,一边一本正经地“教训”我:“可要是被海浪卷走了,命就没了知道吗?”我使劲点着头,忽然破涕为笑。这是哥哥第一次和我这样亲密,虽然挨了他的训,我的心里却是甜甜的。我忽然发现,哥哥其实并不像他外表表现得那样冷。

哥哥,我替你上大学

我进小学那一年,哥哥上初二。

学校老师说,初二是关键的一年。为此,爸爸婉转地向妈妈提过,想把哥哥接回来,这样他就可以天天督促哥哥学习了。可是妈妈不同意,她指着我问爸爸:“家里就两间房,让你儿子回来,那我女儿住哪儿?”爸爸嗫嚅着提出让我跟着爸妈住一间房。可是,却被妈妈毫不留情地一口回绝:“不行。女孩大了,怎么还能和父母住在一起呢?”

爸爸又试着提出,他想一周回奶奶家住几天。毕竟老人年纪大了,抓孩子的教育力不从心。可妈妈还是把头摇得拨浪鼓似的:“女儿刚上小学,她也需要你。要是因为你儿子影响了我女儿,我可不答应。”爸爸沉默了半晌,最后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沉重地叹了口气。

中考结束,哥哥没考上高中,只考了一所普通的职业学校。

那天,爸爸把哥哥叫到家里。也许真的是气极了,爸爸和哥哥说着说着,声调便高了起来,语气也变得凶了起来。

“你这孩子怎么一点都不争气?就不能让我少操点心。你这样让我怎么向你地下的妈交代。”一直沉默不语的哥哥听到这一句,突然抬了一下头,我看到他瞪圆了眼睛狠狠地瞪着爸爸,但随后眼眶便泛了红,又慢慢地垂了下去。

偏偏妈妈还在边上火上浇油:“我早说过了,你爸妈就是太宠他了,还说不得。他们这哪是宠孩子,分明是在害孩子嘛……”

哥哥忽然站起身,冲了出去。

等我反应过来,不由得狠狠地瞪了爸妈两眼,一边嚷嚷着:“干吗骂哥哥?我恨你们!”一边追了出去。等我追上哥哥时,发现他正靠在街边的墙角上流泪。我愣住了,我之前见到的哥哥永远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这一刻,我看到了他的孤独、软弱和无助。

我走上去,悄悄地拉了拉他的衣服。他转过脸,呆呆地看着我。“哥哥你放心,我会好好读书,替你考上大学。”我信誓旦旦地说完,还和哥哥做了一个拉钩的姿势。哥哥咧了咧嘴,虽然笑容很勉强,但我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

疼我的人又多了一个

哥哥职校毕业后,换过好几份工作。收入都不高,工作还很辛苦。但哥哥从来都不会说,关于他的情况我都是从爷爷奶奶那里听来的。

有一个休息日,我和同学一起去一家新开的商场闲逛。商场安排了几个大型人偶活跃气氛。看着那个毛茸茸的大狗熊十分可爱,我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想摸一下。没想到,大狗熊却悄悄地闪身躲开了。我还以为“它”在逗我玩,正想上去继续摸摸他,这时,却忽然听到有人在叫哥哥的名字。大狗熊一边答应,一边慌慌张张地跑了,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只大狗熊竟然是哥哥。他怕我知道他在这里扮狗熊,所以要躲着我。

我忽然没有了继续逛街的兴趣。想起自己曾经对哥哥许下要为他好好读书,考上大学的宏愿,我满心羞愧。哥哥休息天还要在外面打零工,穿着厚厚的衣服,忍受着高温,而我却在这里逍遥自在。

从此,我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学习上。拿到重点高中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我特别兴奋。仿佛看到大学离我越来越近了。那天,哥哥悄悄地把我约了出去,塞给我一个厚厚的信封。我下意识地推开,我知道哥哥挣钱有多不容易。哥哥却严肃地对我说:“拿着,这是哥哥的一点心意。你只管好好读书,没钱了就跟哥哥说。”我只能乖乖地收下。

回家后,我把信封放在自己的枕头底下。每次读书累了,我都会摸一摸它,于是就有了继续读下去的勇气。

高考时我填的全部志愿都是师范大学。哥哥不解,你这么好的成绩为什么不报更好的学校?我笑笑:“我喜欢当老师。”其实,我心里想得很明白,以后当了老师我就可以辅导哥哥的孩子,弥补哥哥没能上大学的遗憾。而这,也是哥哥的妈妈生前唯一的愿望,希望哥哥有一天能考上大学。

那天,哥哥来学校看我,身边还跟着一个文静清秀的女孩儿。我兴奋地叫了一声“嫂子”,哥哥没有阻拦我,只是脸有些红红的。

看看哥哥,再看看嫂子,我傻傻地乐出了声。我知道,从今往后,疼我的,又多了一个人。

责编/昕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