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十年商业嬗变

2020-02-04 06:36:05 《商界》 2020年1期

我们总是以为变化会突然降临,但其实所有的变化都酝酿已久。就好像此刻,未来已来,只是你我没有感受到而已。我们以为我们的生活与世界无关,但其实哪怕是远在拉美的一个偶发事件,都可能影响着我们的生活。

从2009年到2019年,从中国到世界。这十年,足够波澜壮阔,足够影响深远,若我们的视线和思想永远只被这十年的房价困住,那么你至多是一头困兽罢了。

这十年,中国的人均GDP从大约3 300美金干到了9 800美金。这意味着:更多的中国人脱贫,更多的中国人变成了中产。这是这一轮消费升级的核心原动力,没有之一。

这十年,中国的进出口的总额从2009年占GDP的44.86%,降至34.35%。这意味着我国经济对外贸的依存度下降了,自身的安全性提高了。但是绝对值根据海关总署数据达到:4.623万亿美元,比2009年翻了一番。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的出口商品中机电产品占比超过了一半,2019年第一季度占比是58.8%。这意味着中国出口商品已经从初级商品完成了进阶。

这十年,中国在互联网领域从凡事都从美国借鉴,开始变成了创新者。因为庞大的存量市场,使得中国在验证任何一个互联网商业模式上都有巨大的规模优势。为此,中国的VC行业伴随互联网产业吹出了一个个巨大的泡沫,迅速催熟并在这十年的尾巴上迅速破裂。

这十年,全球有四分之一的新增绿化来自中国。中国在治理荒漠化问题上取得了显著性突破。与此同时,河西走廊每10年降水增加4毫米至12毫米。这意味着中国西北正在变暖变湿。

当然,这十年,房价经历了飙升。他让我们不安,让我们彷徨。但诸多信号告诉我们,炒房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未来中国的生意,必须要守正出奇。先守正,再出奇。

过度的消费主义和精致的利己主义亦是相当渗透。那么多荒诞的故事,那么多悲欢离合,都因此而生。但我始终相信:物极必反。我相信你和我一样,发自心底厌恶那些喧嚣的,肤浅的,而这些终将随风而去。

2009-2011年

2009年的夏天,一款叫作新浪微博的产品开始公测,这款产品最初被称为中国的Twitter,新浪微博在2010年-2011年之间击败了所有中国互联网巨头的同款产品。

很多倒推式的分析都很有道理,但我认为如果没有2009年秋季新浪管理层完成了中国互联网首例的MBO(管理层收购),这家公司不可能成为微博时代的最后赢家。在此之前,新浪一直被认为是没有老板的公司。

微博的诞生,迄今我都认为是划时代的,颠覆性的。它让自媒体1.0蓬勃得发展了起来。与此同时,传统媒体营收最好的光景,就定格在了这一年。

这一年,马云想退休,但是没有成功。为了退休,他又花了整整十年。他缔造了一套制度,一套文化,一个传奇。我认为:制度和文化是阿里巴巴最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因为业务本身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没有可能学习和复制。

我们或许无法想到2008年,华为想卖掉手机业务。但因为恰逢金融危机,没有人接盘,所以只能自己继续干。主要给通讯商做定制机。

到了2011年,iOS和Andriod在全球出现了井喷式的增长,华为开始押注手机端,经过了数代发展才有了今天的华为Mate 30 和P30。

2010年,一个数据发生了逆势波动。那就是中国的适龄小学人口增速。在此之前从1997年后,基本呈负增长。这是因为中国“80后”家长开始登上历史舞台。这带动了诸多产业的蓬勃发展,比如互联网教育,当然还有学区房。

故而,任何一国的任何产业,归根结底要与人口的一切特征相挂钩。

我们在做出任何投资决策时,都需要缜密地考虑。

2010年3月28日,吉利集团宣布签署最终股权收购协议,以18亿美元获得沃尔沃轿车公司100%的股权以及相关资产(包括知识产权)。据说,沃尔沃的总裁在签收购协议前都不知道中国吉利是什么汽车牌子。

8年后,吉利完成对奔驰母公司戴姆勒集团9.96%股份的收购。有个段子说:以后不管你买什么车,最后不都是图个吉利么?

中国企业家走出去的雄心从未泯灭,这便是中国企业最核心的资产。

几乎是吉利收购沃尔沃的同時。希腊债务危机大爆发,欧盟被迫联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建立7 500亿欧元稳定基金以控制局面。但希腊喘息甫定,爱尔兰在四季度也爆发债务危机。

从希腊到爱尔兰,再到西班牙、葡萄牙,进而波及意大利。这件事的影响到今天仍然还在持续。欧盟作为世界最重要的经济体之一,有着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影响。

2012-2014年

国家统计局2012年粮食产量数据公告显示,2012年全国粮食总产量58 957万吨,比2011年增加1 836万吨,增长3.2%,实现“九连增”。比起别的事情,这是顶顶要紧的大事之一了。

2012年12月,“八项规定”出台。一家叫做“湘鄂情”的高端餐饮上市企业从此一蹶不振,几次转型都不太妙。和它一样命运的还有俏江南。

这一年,腾讯不再和新浪PK微博了。因为它抓住了移动互联网的头等舱船票:微信。微信刚推出时,大多数人是不看好的,大家觉得和QQ没啥区别。随着漂流瓶、语音、微信公众号、朋友圈等功能的上线,迅速呈现出席卷之势。自此后,中国移动互联网甩掉了借鉴的帽子,开始走出了一条自己的道路。

也正是2012年前后,小米成为了最火热的名词。凡事都必须符合风口论,和互联网思维。小米最大的贡献是它有意无意得带动了整个行业彻底把手机平民化。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前,大众点评这样的企业估值并不太高。直到智能手机的LBS和实时UGC,使得它一下子就成为了香饽饽。

基于智能手机普及开启了算法革命,诞生了一个千亿级的企业:字节跳动。

因为移动时代对搜索的依赖下降,以及App们形成了一个个孤岛,百度无法抓取了。加之别的自身问题,百度从这一年开始走下了神坛。

2013年7月28号,是TFBOYS正式成立的日子。直到几年后,中老年人们才开始正视这种现象。这颠覆了老人家们对于明星的认知和想象。

妈妈粉,阿姨粉等等今天比较常见的词汇,在那个时候听起来都很新鲜。事实上,一个崭新的造星时代到来了。而背后的核心逻辑是更年轻的一代人,以及全新的文化圈层和价值观认同出现了。

2014年的新年刚过没几天。大洋彼岸一个快日薄西山的科技巨头迎来了新任CEO。这家公司叫微软。CEO叫纳德拉。

纳德拉改变了这个企业。今天他再一次回到了全球最值钱的科技公司的宝座上。超过了1.05万亿美金。比苹果多出200亿美金。

纳德拉说:“为74亿用户设计产品是从为1个用户设计产品开始的。”这句话对我产生了很大的震撼。中国本土企业关心的永远是14亿人,但大多数时候是14亿里的一部分。但真正国际化的企业是思考的全球74亿用户。

2015-2017年

2015年,屠呦呦作为首位中国科学家荣获诺贝尔奖。我认为这是真正值得被记住的事情。

这一年起,中国企业界的转型压力开始高度凸显。因为旧的模式基本到头了。投资拉动增长变得越来越有限。凯恩斯理论正在失效。

这一年,有一个日后饱受争议的企业创办了。它叫做拼多多。这一年发生了3件重要的事情:

1.以小米为首的中国国产手机开始推出几百元的手机,手机市场进入刺刀见红的肉搏战,但同时中国的智能手机普及率迅速拉高。

2.支付宝和微信钱包几十个亿砸下去,又是打车补贴,又是红包的,把手机支付这一环彻底打通了,卖红薯的大爷都用手机收钱了。

3.年初淘宝被反复质疑假货,开始大规模清理低端店铺,京东坚定得走品质路线。

于是,一个长达2年的真空期出现了,市场上没有任何一个高级玩家全力在基础条件完善的情况下做五环外的电商生意,只要你肯弯腰,最大的桃子就是你的。

2016年1月1日全面二孩政策正式实施。意味中国的人口政策出现了重大转向。目前中国每年净增人口数正在缩减,长远来看,需要更大的力度刺激生育。

中国学界用了无数的笔墨讨论日本沉沦的几十年是怎么发生的,原因总结了一大堆。归根结底核心就是:日本的老龄化是发达国家里最严重的。大量的老年人阻碍了企业的发展。老年人的选票又阻碍了倾向于年轻人的政策的落实。

日本曾经的那些世界顶级品牌和企业都爆发于战后婴儿潮长大后的那些年,但都沉沦于他们老去的那些年。

对比之,同年6月,上海迪士尼开业。无数的孩子和假装是孩子的大人拥向了这里。这便是中国市场的神奇之处。那就是存量太大了。10%的人就是1.4亿人。很多问题即使已经很大了,但不仔细看可能都发现不了。但机遇也是,看起来很小,其实垂直领域充满着机遇。

迪士尼的成功无独有偶,漫威和乐高都在中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证明了:IP化是大势所趋。

在全球范围内,有个大事发生了。2016年 2月20日,英国全民公投。2017年3月16日,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批准“脱欧”法案,授权英国首相正式启动脱欧程序。英国脱欧之事影响巨大。

欧洲市场是一个3亿人的成熟市场,同时北美与之同根同源。总体来说,我们对之的理解还处在比较初级的阶段。未来每一个国人,除了关心好自家门口的事情,要想真正拥有最高之格局,还得真正理解世界格局。

2018-2019年

2018年,存量的厮杀开始了。中国一二线城市的生意,基本做啥啥亏钱,基本投资回报率呈现出了倒挂。仅上海新开业的商场就多达70多个,而周边每新开一个商场,就將分流掉20%以上的顾客。以目前的情况来说,一半的商业地产项目都要黄。

这一年,有一个叫做“瑞幸咖啡”的公司,异军突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次年即2019年登陆了纳斯达克。有趣的是,它在上市前的布局大部分还是基本是中国的一二线城市。这意味着:中国生意进入了明显的局部繁荣阶段。同时意味着,数据化成为了企业增长的新引擎。

下沉和出海成为了核心关注点。这两年,拼多多在拼命上攻。淘宝京东在拼命下攻。中国互联网企业重镇南亚和东南亚,一家叫“传音”的手机公司拿下了非洲手机第一的宝座。

另一方面,最终中国会实现科技平权和价格平权。即使偏远到大兴安岭的小店老板都能使用微信支付工具来收款和管理用户。即使身处贫困县,都能用快手把老家的土特产卖到全国去。即使你没有太多的钱,都能买到足够具有性价比的产品。

从2009年到2019年,从中国到世界。我们恰逢一个空前繁荣的时代,恰逢祖国的崛起,这便是巨大的幸运之一。幸运之二,得靠自己去寻找。没有其二,也很难实现真正的成就。正如茨威格在《人类群星闪耀时》中所写:一个人生命中的最大幸运,莫过于在他的人生中途,即在他年富力强时发现了自己的人生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