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狼人”王兴

2020-02-04 06:36:05 《商界》 2020年1期

马冬

从2007年到现在,十年多的时间里,王兴更新了12 838条饭否消息,很难想象,作为一个几乎已经被封神的人,会在一个公众空间,持续不断地吐露自己的心声。

前一篇章,小辈王兴刷着饭否微博,发出感慨:“大半夜才赶到乌镇会场。之前早到的朋友们估计晚饭都聚过好几拨了。突然觉得‘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应该是美好的场景。”

紧接着,又是一年乌镇相会,新篇章里,媒体的文章标题这样写:《大佬乌镇发言最全汇总:张勇、李彦宏、王兴、丁磊、沈南鹏一个都不能错过》。

上下篇章不同的是身份和江湖地位的转变,但是王兴还是那个王兴,“狼人”王兴。

王兴是通透的,有极强的好奇心,思维活跃,头脑开放,这让他能一眼看到底,也会想着一竿子捅到底。

美团荣光无限,离不开“狼人”王兴,此时回头看来路,他唯一的错误可能是生得太晚。

他比马化腾小8岁,比李彦宏小11岁,比马云小15岁。他也比刘强东小6岁,比王小川小1岁。这种尴尬的年龄注定了他要在大树的阴影下成长。但当这棵小树苗吸取了养分,便一发不可收拾……

当所有人都在为美团和王兴著书立传的时候,你可曾知道,王兴自己就是一本著作,每一个篇章回目都精彩绝伦……

第一章·师徒反目

“我最喜欢的态度是:一边建设一边建设性的批评。”——饭否@王兴

55岁的马云退下来了,40岁的王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经过那一战,美团已经在江湖里有了地位。本来,师父阿里巴巴和大师兄美团,很有可能成为“一家人”,马云和王兴也不至于“反目成仇”。事实上,在美团发展壮大的过程中,师父阿里的作用和助力还是很大的。

当年王兴去杭州见马云,谈阿里巴巴对美团的投资。第一次见面,十分好学的王兴就问了马云一个问题:你最强的地方是什么?

熟悉王兴的人都知道他很喜欢请教别人,今日资本的徐新就说看着王兴的眼睛,你会不由自主就把自己的经验说给他听。作为江湖后辈,王兴也是想请教下前辈马云的。

马云就反问他觉得是什么,王兴说是战略和忽悠。马云笑着说其实自己最强的是管理。

几个月后,阿里巴巴拿出5 000万美金投资美团,3年后又再次跟进美团的融资。

除了真金白银,阿里对美团还有更重要的信任背书以及资源扶持,比如阿里关闭了自己的口碑网,开放淘宝流量给美团等,那是阿里美团的“蜜月期”。不得不说,马云对王兴应该是很欣赏和看好的。

获得阿里的支持,美团以充裕的弹药储备赢在了最后,再加上干嘉伟给美团一手搭建起来的“阿里地推铁军”队伍,美团完成了一次重要的升级。

可是江湖就是江湖,如果没有恩怨情仇,那就太过无趣了。

矛盾是早就注定的,屡败屡战的连续创业者注定不是甘于人下的人物,王兴追求独立的个性和意志,与阿里巴巴商业生态体系的战略意图是有冲突的。毕竟,阿里要做的是商业操作系统。

从2014年底开始,冲突加剧了,王兴引进了多方投资以寻求“制衡”阿里。

2015年,腾讯支持的大众点评与美团合并,意味着矛盾彻底爆发。其后,王兴想要在巨头之间搞平衡,他不愿意做“棋子”,所以他再赴杭州向马云和逍遥子张勇解释。

他认为前面有滴滴、快的这个成功的例子——原来阿里巴巴、腾讯打得不共戴天,后面握手言和,都成为滴滴的股东。所以在王兴看来,美团完全可以像滴滴一样同时获得腾讯和阿里的支持。

但他没想到的是马云和逍遥子两人告诉他:“你完全搞错了,我们认为滴滴合并快的对阿里来说是一个失败的例子,我们不会让这种错误再次发生。”

一个向左,一個向右,阿里与美团终是分道扬镳。此后,王兴对阿里一直不乏批评。

“如果你有什么商业举措,他们就认为你是在偷他们的钱。”

在美团上市1周年前夕,美团点评Q2财报显示,首次实现整体盈利8.76亿元,当日股价大涨,市值达4359亿港元,折合556亿美元。这个数字仅次于阿里巴巴和腾讯控股,让美团点评位列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公司,比去年晋升了两位。

比如在一次采访中他评论阿里巴巴,从战斗力来说,阿里非常强;但如果他们各方面做得更有底线一点,我会更尊敬他们。

对此,阿里巴巴CEO的张勇曾在媒体访问中隔空回应,“我自己觉得,王兴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能够走到今天,一定有其独到之处。我曾经非常希望能够跟美团合作好,但后来发觉,这就跟谈朋友一样,你错过了这个点,可能缘分就没有了。”

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放到商业游戏里,也是这么回事。张勇还说,可能将来大家老了,坐下来喝杯小酒,还可以聊一聊。

而王兴似乎不在意张勇表露的善意,在今年对外媒的访谈中,王兴突然再次“开炮”,指责马云有“诚信问题”。阿里巴巴集团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则回应称:企业领导人的境界格局决定了企业的未来。恶意中伤伤害不了阿里,也减轻不了自己竞争的困局……

在外人看来,“反目”可能会出现两种情况,一是阿里巨大损失,另一种是得罪了阿里,美团会走向下坡路。

但王兴是“狼人”,比狠人还多一点。之后的发展,阿里的损失肉眼可见:王兴干翻了时常出现在风口浪尖的百度,一跃跻身江湖老三,与此前“A、T”二位大哥平起平坐。真不知阿里作何感想。

且不论是谁成就了谁,单从剧情来看,王兴为自己争了一口气。直到站在交易所大锣前,“3……2……1……”,倒计时结束,王兴使劲儿敲击大铜盘,嘴巴随即由微笑着的“U”变成“O”形——他注视着大屏幕上美团点评-W(03690)开盘价72.9港元,那一口气才松了下来。

第二章·生不逢时

“老祖宗们还真是有智慧,‘任劳任怨这两项放在一起,能同时做到就很难得了。有些人‘任劳不‘任怨。说来说去,关键依然是搞明白‘有什么,要什么,舍什么。”——饭否@王兴

早些年的一篇专访文章里,采访记者对王兴的印象是:“他说话声音很小,长着一副娃娃脸,却不太爱笑,是个一板一眼的人。”

但是当看到社交网站在美国蓬勃发展,他马上就感觉这会改变世界,一想到这个令人激动的未来,他做出了在别人看来不可思议的决定。

在他有次被问及关于行业发展的问题时,王兴自信地回答说:“有些事情总会发生”。

随着互联网大环境的变化,王兴似乎生不逢时,最起码从他在创办美团之前屡战屡败的6年创业经历来看是如此。

在这6年中,他有两个足以证明生不逢时、宿命未至的案例。

一个是王兴瞄准大学生群体用户所创立的SNS校内网站。当校内网的用户量暴增后,王兴没钱增加服务器和带宽,只能饮恨将校内网卖给千橡互动集团CEO陈一舟,并将校内网改为后来大家所熟知的人人网。

另一个是王兴推出微博“饭否”时,微博业公认的鼻祖Twitter在美国面世的时间也只有半年,后来饭否逐渐成为微博的领军者。

朱啸虎说,投资圈普遍不太敢投王兴,因为“一个人失败这么多次肯定是有原因的”。

王兴的一些性格特点,让他确实变成了互联网行业里的某种异类,不受一些投资人喜欢。但,有些事情,终于发生了,且与王兴有关。

2010年3月4日,美团网正式上线,这个网站被业界公认为内地首批真正意义上的团购网站先行者。之前的校内网或是饭否网,都是没有盈利点的企业。到了美团,王兴一开始就选择了盈利模式清晰的团购模式。

当美团网正式上线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问:多次创业之后,美团出道,王兴不老,还能“饭否”?

当年8月,美团就获得了红杉资本的1 200万美元风险投资。他在接受新加坡联合早报记者采访时,说过这样一句创业心得:“创业本身就是一个遇到困难、解决困难的过程。还能饭否,要看牙口。”

在当时还普遍缺乏“用户”思维的年代,或许正是他异于常人的思维,成就了自己与美团。

随即,在后来的“千团大战”(关于千团大战,后文详表)中,王兴的使命逐渐得到兑现,美团赢得了团购市场60%的市场份额。

获胜的美团以团购作为切入点,横向发展,深入生活服务的各个领域。截至到2015年8月与大众点评网的合并,美团2015年上半年的成就是:活跃用户数是1.3亿人,这个数据在当时跟京东差不多;2015年上半年的交易额为470亿元,这个数字相当于阿里巴巴同期的五十分之一,相当于京东的六分之一。

互联网江湖里,“狼人”王兴站住了脚,用他自己的方式,但此后他所面对的,还有更多……

第三章·“死人才能看到终结”

“韩寒的《独唱团》要关门了?哦,千团大战又少了一个选手。”——饭否@王兴

前面提到,互联网世界曾经发生了一件“小事”,名为千团大战。

千团大战不是一千个团购网站打群架,而是五千个。这场大战,对于阿里巴巴和腾讯来说,仅仅是侧面战场的一个不起眼的战役,但是对于王兴来说,至关重要。

2011年6月,才成立两年的Groupon申请上市,预估值250亿美金,融了10.6亿美金,国内的团购网站融了70亿元人民币。这一仗,中美的投入基本一致,都想占据这个市场,当时拉手、24券等投资人给创业者的话都是:“你往前冲,速度最重要,钱,不是问题!”

在千团大战地图中,时间轴上都是天在出牌。讲究的是,谁在带领市场节奏,市场拐点由什么构成。剩下的就是人间事,千团大战是典型的由VC吹起来的风口。

那个时候,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才是天选主角,创业者都感觉投资方“人傻钱多”。

问题是,在这场游戏当中,带领节奏的是美国的Groupon,而不是市场中的任何一个人。Groupon冲到IPO门口,突然遇阻。中国的VC瞬间就感到了恐惧,投资的风几乎瞬间就停了。

美团也遭遇到了这个窘境,然而命运的转折点发生在总部一个普通会议室里。

250亿美元 2011年6月,才成立两年的Groupon申请上市,预估值250亿美金,融了10.6亿美金,国内的团购网站融了70亿元人民币。

“戰火”中,王兴的团队们七嘴八舌地讨论美团的下一个方向在哪里,最终决定,模仿已经成立了5年的饿了么“外卖”方向,作为战略方向。

接下来几年,王兴与王慧文带领美团外卖迎击巨头的枪林弹雨,杀出一条血路。需要强调的是,在美团称呼“老王”,指的并不是王兴,而是八大金刚之一的王慧文。

王兴的凶猛之处在于懂得韬光养晦。就像我们人类祖先智人一样,大不了跟你耗个十几万年,但你有生之年想看到我主动犯错,门儿也没有。

一位参加过真正的战争的投资人曾说,多数人对战争的理解是错的,战争不是由拼搏和牺牲组成的,而是由忍耐和煎熬组成的。王兴本人的话更有深意:只有死者才能看到战争的终结。

在千团大战中,王兴守住了最后的堡垒。

美团在大王(王兴)和老王(王慧文)的把持下,在整个市场近乎疯狂的时候,守住了“什么不做,什么做"的准则。

阔别多年,王兴终于进入“主战场”。通过外卖,美团“刻画世界”的能力逐渐开挂,路越走越顺了。

王兴说,“有些事情,总会发生”,然也。

现在,王兴已经40岁。圣人说,这是一个不惑的年纪,但对于具有强烈好奇心的王兴而言,肯定还有很多迷惑。王兴的未来成就,也不会止步于此。

习惯持续学习和深入思考的人,年龄不是他的负担,而是财富。

从15年前到现在,王兴已经进化成为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从创业者到成熟的领头人,从大二时台下的青涩少年到与大佬一争江湖高下的侠客,这一路他已经创造了很多奇迹,再给他15年,或许还能创造新的奇迹。

时间回到2019年10月20日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会场,这是互联网届的“华山论剑”,群英荟萃,摩拳擦掌。

此时在台上演讲的,是百度掌门人李彦宏。王兴在台下,身着深蓝色西装配浅蓝色领带,精干的短发配银边眼镜,他已经是一个成熟的掌门人。反目也好,酣战也罢,那些过往似乎都已经化作另一股灵气融进了他深邃的眼睛。

等李彦宏演讲完毕,主持人报出:“请下一位演讲嘉宾,美团创始人兼CEO王兴”。

王兴深呼吸,抻了抻西装衣角,扶了扶眼镜,对擦身而过的李彦宏回应一个微笑,昂首迈步向台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