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栖居在故乡的石磨

2020-02-03 09:33:55 《农村农业农民·A版》 2020年1期

管淑平

有很多东西,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弥足珍贵,就像我家的那口石磨。

那是一口极为普通的石磨,由两部分组成,上边是磨盘,下边是石墩,选取的石头都是灰黑色的花岗岩石,集优良的硬度、韧性、研磨度于一身。听父辈们说,那口石磨好像是民国时期的长辈们留下来的,想来那石磨定是见过了很多大世面的。

石磨,在饥寒交迫的年代总能见到它的身影。它是质朴的农家人的好帮手,为农人磨这磨那,把粗糙的食物研磨精细。像制作米糕、面糊、豆漿、苞谷浆、面糊、小麦等食品,都离不开石磨的参与。

石磨也继承了农家人大方朴素的品质,任劳任怨,默默无闻。那时候,村里人也常常借用我家的石磨来磨东西,磨完东西后定不忘留下一份礼物来。这时候,善良的父辈祖辈们就推托个不停,因为都是农家人,也都理解农人的辛苦。所以村人赠送的礼物都一份没收,考虑到村人们也不容易,身材魁梧的父亲总是在村人推磨推累了的时候,给他们倒杯茶水,然后亲自为他们推磨。父亲常和邻里人家在石磨旁边聊聊家常,一来二去,所有苦累在谈笑间就释然了。

推磨确实是个技术活儿,这需要靠劳力和智慧的分工配合。我小时候很是顽皮,闲着没事也去推过几次磨。学着长辈们推磨的样子,扶起木质的磨架子,推过来,摇过去,可还没晃几下,人的体力就透支了。有次,没掌握到重心,我刚一推过去,没及时反应过来,结果磨架子往回一伸,顿时就把我鼻子撞出血了。我哇哇就哭了起来,把长辈们吓坏了。奶奶把我的伤口简单包扎后,接着就迎来父母的一番思想教育了,那感受至今难忘!

时光的车轮匆匆而过,长江后浪推前浪。石磨也在老家退休多年,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精密的粉碎机械。石磨到底还是属于过去,可石磨的功劳终究是不能忽视的。

石磨的年岁老了,老得愈发有了滋味,那是乡愁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