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生命里最后的柔情

2019-12-27 09:29:29 《伴侣》 2019年12期

莲影

1

遇见秦先生的时候,常小小正在失业,日子过得捉禁见肘。每天除了发简历找工作,其余的时间就夹着个速写本牵着她收养的流浪狗豆包去家附近的河边写生。

她平时很少画人,可是那个男人的背影实在太吸引人了,宽厚笔直得恰到好处,只是这个背影有些落寞,面对着太阳落山的方向一坐就是两个多小时,姿势都没怎么改变。

就在常小小准备回家的时候,她看到男人轻轻叹了口气,从身边的纸袋里取出一个汉堡,送到嘴边不知想起了什么,手又垂了下来。

就在他愣神的刹那,饿了半天的豆包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冲了过去,轻轻一跃便将那个汉堡占为己有。

男子吓了一跳,低呼一声站起身来。

常小小终于看清男子的庐山真面目,还好,配得上他的背影,虽谈不上十分英俊,却也生得端正体面,只是脸色有些憔悴,而且并不十分年轻,至少在三十五岁以上。

她硬着头皮走向那个男人,对他说,真对不起,这狗,是我的。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低头望着自己的手,他的手背被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虽然没出血,却也微微红肿。

常小小吃了一惊,一把抓过他的手,紧张地说,得赶快清理,然后不由分说,拽着那个男人的手一路跑回住处,找出酒精棉帮他清理了伤口,又贴了块创可贴。

2

其实常小小真正担心的是钱,去一次医院,再打一个星期的狂犬疫苗,足以让她紧巴巴的日子雪上加霜。

男子不动声色地看她做完这一切,突然淡淡地说:“我的手不是被狗抓伤的,而是被长椅上的一根木刺划伤的,再说如果真被狗抓伤你的处理方式也不对,用清水洗净再涂些肥皂,这样预防效果更好。”

常小小愣了一下,然后气急败坏地说:“那你为什么不早说!”

他看着她,觉得很好笑,他说:“你根本没给我说话的机会啊!再说,的确是你的狗害我受伤的,你帮我处理也是理所应当。”

男子漫不经心地打量了她简陋的房间,目光最后落到水池边的速写本上,那一页画的正是他的背影。

常小小的脸红了,希望他别误会什么。

男子说:“买你这个,需要多少钱?”

换作平时,她会大方地说,你喜欢就拿去好了,可是眼看日子就弹尽粮绝了,眼前的男人又衣冠楚楚的,应该不会跟她计较吧。于是她低声说:“你看着给就行了。”

男子从钱夹里拿出一沓钞票放在桌子上,拿着速写本便下了楼。

常小小数了数,正好一千元。

3

很久很久之后,常小小從别人那里知道,秦洛的手的确是被豆包抓伤的,以防万一,他回去还是打了疫苗。她还知道,他当时并不是真心想买她的画,他只是在她的住处看穿了她生活上的窘迫,顺便扶一下贫而已。

本来他们之间的故事到此就可以结束了。偏偏常小小数完钱,一眼看到坐在地上的豆包,它歪着头,目光清亮,像一个单纯的孩子,她的心震颤了一下。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常小小还是拿着钱追了出去。

秦洛并没有走太远,看到她不由得皱皱眉,他说:“我就这么多现金,你要嫌少我就不买了!”

她立刻摆摆手说:“不是不是,您给的太多了!它真不值这么多!”

她咬了咬牙,退还给他五百,她说:“看在这些画也是我认真画了很久的份上,我就收您这么多吧!”

他没有去接她的钱,眼前的女孩粉黛未施,额头上刚刚跑出了汗,几缕头发贴在上面,身上虽然穿着廉价的T恤短裙,目光却又清又亮,宛若星光,在她的身后跟着一只有着相同目光的小狗。她们一起站在夜色中,身后是灰白破旧的楼房,晚风阵阵袭来,整个画面有些飘摇,像一个梦。

他微微失神了片刻,然后温和地说:“钱就不必找了,如果你有时间,就再帮我画几张画吧,反正我每天下午都会去河边散步。”

4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们每天下午都会在河边相见。

秦洛的心情似乎比他们刚见面时好了很多,他的脸上偶尔会露出微笑,带着午后阳光一样的温度。他还会给豆包带一个牛肉汉堡,这令常小小对他的好感度迅速提升。

画完画,他们就闲聊一会儿,其实更多的时候是常小小在说,秦洛在听。

她同他讲起她的家乡,一个不太遥远的小镇,还有小镇上的亲人,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异了,然后又重新各自组建家庭,生儿育女,她是随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她成了一个彻底的编外人。

他说:“你应该找个男朋友照顾你。”

她笑着打了个哈哈说:“我现在最需要的是工作,工作可比男朋友靠谱多了。”

然后她很自然地讲到了她最近失业的原因。

她是美术专业出身,但学的是装潢设计,一如每一个稍有姿色又欠缺经验的女孩子,走向社会难免遇到别有用心的男人,就像她最近工作的那家装修公司的主管一样,明里暗里总想在她身上占点便宜。

一次深夜加班后,在空无一人的楼道里,主管凑近常小小的耳畔,轻轻地问:“你害怕吗?害怕就拉着我的手。”

常小小早已吓成了惊弓之鸟,还没等他摸到手,她立刻从包里取出一瓶防狼喷雾对着他的脸开始一通猛喷,只听“扑通”一声,紧接着在楼梯的震颤中传来一阵鬼哭狼嚎的叫声。

秦洛默默地听着,微微皱着眉,看她的目光一下子变得幽深难懂。

那个晚上常小小失眠了,她不停地回味着那个目光,她想起自己很小的时候,有一次扭伤了脚,父亲从地上抱起她时就是这样的目光。还有一次她闹肚子,非常难受,小豆包也是这样看着她。

她想,不会吧?这个陌生男人在心疼她?!

5

他们相处的第六天晚上,秦洛请常小小吃饭,地点是一家装修很优雅的私房菜馆,点菜的时候,常小小被上面的价钱吓得直吐舌头,她问:“你常来这种地方吃饭吗?看来你是有钱人啊!”

他温和地笑了笑说:“其实我也刚刚失业,我卖掉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

看她脸上现出忧色,他笑着说:“放心,我还有别的投资,虽然收入没那么多了,可是一顿饭还是请的起的。”

常小小说:“让你这么破费真不好意思,如果有机会,我也可以为你夫人和孩子画几张画,放心!不收钱的。”

他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他说:“我没有孩子,我三十岁就离婚了,到现在已经整整八年了,不过——我有很多女朋友,你可以给她们画。”

常小小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秦洛突然哈哈大笑,他说:“骗你玩的,你还当真了!”

看到常小小有些恼了,他缓和语气说:“其实我这顿饭是向你告别的,谢谢你,我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常小小的心一沉,她问:“你要出远门?去多久?”

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差不多吧,去多久我现在也不确定,等我回来的时候,你可不可以做我的……”他犹豫了一下说:“做我的朋友?”

她用力地点点头说:“那时候我一定找到工作了,等你回来我也请你吃饭,我虽然请不起这么好的,但是味道也不会差。”

他从始至终只是微笑地看着她,那微笑触手可及,却又仿佛非常遥远。

6

秦洛就这样从她的生活里消失了,好像他从来没来过一样,可常小小的心却再也不能平复如初。

夜里醒来,月光静静地洒在床边,豆包小小的身子蜷缩在角落里一起一伏,整个世界是那么安静。

她突然感到非常寂寞,她在大学里曾谈过两场失败的恋爱,爱情对于一个极度渴望爱却又没有安全感的女孩子来说,就像一场没有目的的旅行,注定到不了彼岸。其实她需要的不过是一些陪伴,一些温暖,而这些,豆包比那些荷尔蒙过胜的男生更能胜任。

可是秦洛是不一样的,他身上没有男孩子的浮躁,亦没有中年人的油腻,他给她的感覺如父如兄,又像一位亲切的老朋友,那是她一直以来渴望从异性身上得到的感觉。

当心底的思念和牵挂像藤蔓一样牵绊住她时,她终于明白,自己爱上了他。

秦洛却再也没有出现。

一个月后,常小小找到一份在儿童培训中心教小孩画画的工作,出去写生的时候,也渐渐有人请她画肖像,她收费不高,几十元一张,一个月下来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日子一天天好起来,她一直住在那个老旧的小区,每天傍晚牵着豆包去河边散步,因为她一直在等一个人的出现。

7

半年后的一天,常小小正在上班,一位年轻的男子找到她说,他是秦洛先生的律师,根据秦先生的遗嘱,有一些东西需要交给她。

常小小以为自己听错了,她重复道:“遗嘱?”

他点点头说,秦先生于一周前病逝,死于肝癌晚期。

她茫然地看着来人,一时还不能接受这个噩耗。

来人继续说,秦先生是八个月以前被检查出患有癌症,而且发现就已经是晚期了,所以他没有选择手术和化疗,而是像一棵开到极至的蒲公英,静静地等最后一场风。

他把两样东西交给常小小,一把公寓的钥匙和一枚精致的旧钻戒。

他说:“那幢公寓不大,你拥有永久使用权,如果你哪一天不想住了,它将被捐献给一家慈善机构。至于钻戒,是秦先生母亲的遗物,他觉得很合适你。”

常小小的眼前一点点模糊了,良久,她取出那枚钻戒戴在无名指上,大小正合适,钻石不大,款式也非常简洁,是她最喜欢的那种。

常小小像石像一样呆立在窗前,泪水在脸上静静流成了两条小河。

其实他有很多事没有告诉她,他的女朋友是秦洛的私人护士,在秦洛生命的最后时刻一直陪伴左右。

女朋友说秦先生一直惦念着那个姓常的女孩,一直到去世前,每天下午都让她开车带他去河边,他只是在车上坐着,一坐就是一个下午,有时候他能看见她,她牵着一只狗左顾右盼,似乎在寻找什么人。有时候他等一个下午也等不到她。

秦先生说,她还那么年轻,前路漫长,不应该被打扰,如果有下辈子,就算是千山万水,不惜一切代价他都会去赴她的约会。

可是这些并不在律师的宣读范围内,他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他想至少这个女孩是幸福的,虽然她自己不知道,因为一个男人曾经深爱过她,用他生命里最后的柔情。

责编/伊和和

E-mail:[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