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新疆女孩初雯雯: “河狸公主”的野外人生

2019-12-27 09:29:29 《伴侣》 2019年12期

青辰

本文主人公初雯雯

她是被父亲放养长大的孩子,无论走得多远,她的心永远留在新疆广袤的荒原上。她视野生动物们为心肝宝贝,她用一己微弱的力量为“宝贝们”提供救助,她用镜头和双臂为野生动物提供最大限度的庇护,她像一束光照亮荒原,温暖陷入困境的动物们——她就是被人称为“河狸公主”的新疆女孩初雯雯。

               在荒野中自在成长 

1994年出生的初雯雯有个从事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的父亲初红军,从她2岁起,父亲就抱着她去野生动物保护区。父亲工作时,雯雯就撒着欢地在宽天阔地间奔跑玩耍。

别的孩子忙着背古诗词,雯雯却在卡拉麦里的平原上努力地记住每一种植物或动物的名字,“这个是假木贼,这个是白梭梭,这个是柽柳……对野生动物和植物,雯雯可比对课本上的内容熟悉多了。

普氏野马是地球上唯一幸存的马的野生亚种,曾经在自己的故乡卡拉麦里绝迹,后来从国外引种回新疆。初红军带领团队为它们重建家园。在圈养阶段,雯雯成天围着野马转,其中有一匹叫“皇后”的母马深得她的喜爱,她常常远远地跟着马儿边走边看,或者用望远镜观察马儿的一举一动。刚刚7岁的雯雯用自己学会的为数不多的字写日记,记录怀孕的“皇后”。最后,终于等到小马出生。雯雯为“皇后”的孩子起了一个寓意美好的名字——古丽,古丽意为花儿,她想让小马做卡拉麦里最美的一朵花。

有一天,父亲送给她一台数码相机,并神神秘秘地叮嘱:“你要赶紧学会使用它,一个月后有大事要做!”雯雯的好奇心被激发了,再看看手上这个“铁疙瘩”,更是被迷住了,她拿着相机拍白云、戈壁、草地、河流……所有美的事物尽揽手中。一個月后,雯雯正要背起书包上学,父亲拦住她,说:“我帮你请假了,今天你和我们一起去看普氏野马野放!”“原来您说的大事就是这个呀!”雯雯欢呼着蹦起来。她想起了自己的小古丽,她要亲自看着它走向野外。

野放时刻到了,小古丽紧跟在妈妈身后“嘚嘚嘚”地跑远了。看着心爱的朋友奔向茫茫的荒原,然后彻底消失在视线之外,雯雯忍不住哭了起来。此后好些天,雯雯都和父亲一起去找野放的马群,她通过望远镜观察古丽,看见它在卡拉麦里平原上撒欢,累了就靠着妈妈躺下,雯雯似乎听到了古丽打着欢快的响鼻,那一刻,不舍和牵挂全化作了由衷的欢喜。

稍大些,雯雯在父亲的教导下学会了填写野外监测数据。为了培养雯雯野外独立生存的能力,父亲给她准备了一个大大的双肩包,里面装着水和口粮、GPS、风速仪、摄像机、照相机镜头等。工作队中,雯雯是最小的成员,也是唯一的女性。陡峭的山坡要爬,湍急的河流要趟,看见目标要火速前进……慢慢地,雯雯习惯了野外工作的节奏,也养成了挽起裤腿敢下冰河水,爬起山来决不落后半分的个性。

河狸

“残联主席”用镜头记录动物

高中时,初雯雯主导了《乌伦古河流域蒙新河狸》项目,获得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国家二等奖,也因此获得了中国农业大学的保送资格,主修英语和传媒。到北京林业大学读研究生时,她转到了野生动物保护与利用专业。

初雯雯救过一只被非法饲养的红隼,由于前任主人缺乏相关喂养知识,导致红隼左眼失去光感。雯雯把它接过来时,红隼翅膀和尾巴上的羽毛都秃了,尽管经过治疗,红隼恢复了健康,但它再也没有办法回到大自然了。后来,她把这只红隼放在了繁育基地,希望让更多人了解非法饲养给野生动物带来的巨大伤害。

有一年寒冬时节,一只小火烈鸟迷途来到阿勒泰市阿拉哈克乡盐湖边,又冷又饿。初雯雯发现它时,它正冻得原地踏步,半个脚掌都冻掉了。雯雯把它救回家,小心翼翼地给它处理伤口,给它取名“烈烈”,还给它建造了一间温暖的房子,又从外地找来特制的食物喂养它。就这样,故乡在热带地区的烈烈存活了下来,并完全恢复了健康。次年火烈鸟迁徒时初雯雯把烈烈放回原处,希望它的家族再次从这儿经过时,能带它重回队伍。结果却一直没有出现奇迹。无奈,初雯雯在取得有关部门的许可后,只好把烈烈长期养在了家里。

也有的动物没那么幸运,曾有一只威风凛凛的草原雕,因误食老鼠药,最终没能救过来,雯雯为此大哭了一场。

收治的形形色色的残疾动物多了,朋友们经常调侃初雯雯是“残联主席”,称呼她的家是“残疾动物保护联合会”。2016年,初雯雯站上《我是演说家》舞台,向观众介绍了黄羊、普氏野马、蒙新河狸等物种,她在演说中呼吁:“一个物种的生存情况,可以很好地代表它所处的生态环境的现状。每一个物种的灭绝,都会对生态环境造成影响,而生态环境持续恶化,会引起地球的大洗牌。”

之后,初雯雯一直在反思,自己还能为野生动物做点什么。最后,她决定用镜头把人们看不见的动物和景色记录并展现出来,让人们了解并亲近野生动物。2017年9月,初雯雯和搭档成立了以拍摄野生动物纪录片为主的“瞳之初自然影像工作室”。

为拍摄科克森山的盘羊,初雯雯和团队成员每天步行16个小时,翻过数座海拔落差上千米的山,背着行囊和相机在乱石险峰间小心前行。有时他们会在阳光过于强烈不宜拍摄的下午,像盘羊那样在山顶小憩。为了抓住光线最佳的落日时分,他们要工作到十一点左右才能收工,然后借着月光寻找盘羊行走的“捷径”摸索下山,等她们走到车前时常常已是凌晨三四点,休息没几个小时,第二天早上八九点又再次出发。

在阿尔金山,有野牦牛突然冲着初雯雯的车飞奔过来,幸而半路停住,不然它的冲力足以顶翻越野车;在寻找褐翅鸦鹃的途中,初雯雯穿着迷彩服趴伏在三轮板车后高高堆起的草垛上,由于重心不稳,车在过坑时被震翻,她直接抱着专业摄影器材跳到了地上;去拍摄黄羊时,车在公路上被打瞌睡的大车司机追尾,后座的护林员尾骨被撞裂,雯雯侥幸逃过一劫。尽管前路艰险,但倔强的初雯雯却从没退缩过,她常常自我打趣,“若一去不回,便一去不回!”

“河狸公主”为动物朋友谋福利

初雯雯白天拍照,晚上写文案,历时一年,终于拍摄完成了阿勒泰地区野生动物纪录片。她心中的野生动物保护事业正逐渐变得越来越清晰,她又成立了“瞳之初自然保护协会”。

乌伦古河流域曾经有很多河道适合河狸生存,近年来因为人类活动的加剧,它们的生存领地迅速缩减,目前河狸的数量不到500只,比熊猫还稀少。雯雯亟须把河狸的真实情况告诉更多人,让它们慢慢恢复种群和数量。由于河狸是昼伏夜出的动物,白天会在巢穴里睡觉,只有到了晚上才会出来觅食和筑坝。秋天,阿勒泰的夜晚气温很低,而雯雯架着照相机在草丛里一趴就是好几个小时。

2018年底,為了争取拿到项目的资助,雯雯策划并发起“蒙新河狸守护者”项目,希望联动社会各界的力量,让更多的人关注河狸,并亲身参与到蒙新河狸的保护中来。她常常白天在荒野考察河狸的生存状况,夜晚则伏在案前写讲稿、做PPT、寻找志同道合的同伴。看到女儿夜以继日地工作,初红军心疼地劝慰她:“工作急不得,还是得一步一步走哇!”

“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许多河狸可能早就死了,死于饥饿、寒冷或天敌。”每看到一个朋友,初雯雯总喜欢讲河狸的故事,强制分享已经成了她的日常操作。雯雯的目标是未来河狸家族能够破200个,数量达到1000只以上。

野生动物需要的是自然的一切,需要的是目之所及都是它的同伴和家人。给它们空间,这才是最好的保护。“河狸守护者”是“瞳之初”开展的第一个公益项目,该项目允许162个爱心人士通过捐资500元钱的方式认领162个河狸家族,将钱换成一车草,送给那些距离蒙新河狸家族最近的牧民,引导牧民主动守护蒙新河狸。雯雯还发起了“河狸食堂”的新项目,以发放补助的形式带动当地牧民为河狸种树,为河狸建立更多、更美好的家园。

渐渐地,牧民们保护河狸的积极性被调动起来,退伍军人塔里哈提每天都会砍树枝喂困在自家灌溉渠里的河狸一家,并想办法帮它们度过严寒,他觉得保护野生动物是一种荣誉。当地人也把初雯雯这个人美心善的女孩称为“河狸公主”。

除了关注蒙新河狸外,雯雯还常到各个学校去宣讲野生动物与人类的故事;她还与机构合作,为孩子和家长们组织阿勒泰科考夏令营,让他们吃住在牧民家里,带他们看动物们的生活环境和生存状态,同时也让牧民们感受到野生动物能给他们带来的好处。2019年3月,雯雯和王昱珩合作出版了新书《初瞳:我和我的野生动物朋友》,到各大城市宣传售书,将所得收益返给“河狸食堂”。

10月份,到了河狸筑坝的时候,雯雯带着团队在一个河狸家族洞口布置了许多红外相机,向全网直播河狸筑坝、囤粮食的全过程。看到河狸用嘴细细碎碎地啃着碗口粗的树干,忙忙碌碌的勤劳模样,网友们深受感动,看到老河狸带着小河狸出来闲逛时岁月静好的样子,大家倍觉温馨。许多网友向雯雯表达了敬意和对野生动物的保护之心,那一刻,雯雯觉得所有的辛苦都值了。

从野生动物爱好者到野生动物保护者,初雯雯说自己会永远和动物朋友们在一起,她要把野生动物保护这条路一直走下去。

责编/高爽

E-mail:[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