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用“镜头”叩开致富门,驻村书记唤醒贫困古村换新颜

2019-12-27 09:29:29 《伴侣》 2019年12期

惠之

本文主人公冷菊贞

主动请缨,驻村书记在贫困古村挖“商机”

2019年2月2日,农历二十八,北方的村庄处处是年的味道。“冷书记,啥时候来我家?”一大早,小南河村第一书记冷菊贞就接到了村民们的“预约”电话,“你帮我家的老房子做了翻新,現在住着可暖和了,你赶紧过来吃饺子吧!”“年三十晚上这顿饭,我最抢手,”冷菊贞忍不住笑了起来,“家家户户都叫我去吃饺子,村民把我当亲人,这饭咋吃都香。”

时间回溯至2015年10月,得知市直机关选派驻村书记的事情后,冷菊贞主动请缨,去黑龙江饶河县小南河这个全省闻名的贫困村任第一书记。当时有人说她傻,“何必去接这种棘手活”。可冷菊贞却说:“饶河是我的出生地,我爱这片土地,我不去谁去啊?”冷菊贞从小在城里长大,已习惯了城市舒适便捷的生活。“当时进村后,这里的一切让我傻了眼:每户门前都有一只比小孩还高的狼狗,每当我经过,它们都会凶狠地冲着我吼叫;屋里没有洗手间,上厕所得去室外;到处是泥泞的土路,白鞋出去走一圈,回来准变黑鞋……”村里人也看出了她的不习惯,有村民甚至当着她的面嘀咕:“一个女干部,在农村待得了吗?”“城里来的,能了解咱这儿的情况吗?”

小南河是典型的贫困村,贫瘠的岗子地,满村的土坯房,收入来源也仅靠种植玉米。更要命的是村穷人心散,农闲时村民就聚在一起打牌、喝酒。他们觉得日子就是这个样子,守着个破村子和几亩薄田,不需要有追求和向往。”冷菊贞问他们为啥爱喝酒,村民们回答她:“没啥营生,不喝酒,闲着干啥?”听着村民寒心的回答,冷菊贞暗下决心:来了,就要干好!

要赢得村民的信任,就要与大伙儿真诚相处。冷菊贞脱掉高跟鞋、剪掉披肩发、换上工作服。一次,单位几个同事前来看望她,惊讶地说:“这哪是以往的时尚女性啊,分明是个‘村姑嘛。”平日里冷菊贞找各种机会和村民“套近乎”,大伙儿去地里干活,她也帮着干,与村民搭话找共同语言。起初有个爱唱反调的农妇,常和冷菊贞对着干,冷菊贞就时常往她家跑,帮她清理臭水沟、擦洗窗台。后来那个村妇被冷菊贞感动了,不好意思地说:“冷书记,俺错了。”冷菊贞一笑了之,依然热心地帮村民干这干那。

村里没营生,就得创造营生。可这从哪儿着手呢?“刚到村里的时候,看别的村都在调结构,我也鼓动村民‘旱改水,没想到遭到村干部泼来的一盆冷水:小南河全都是岗子地,根本打不出水,没法种水稻。”蛮干肯定不行,可到底该怎么干?脱贫的突破口在哪里?“面对贫瘠的岗子地,我当时真有种束手无策的感觉,”

苦思冥想中,冷菊贞总是背着相机满山满村转悠。她以前是个摄影爱好者,一组照片拍下来,正是那些歪歪扭扭的篱笆墙、关东老院、老作坊给了她“打造乡村旅游基地”的灵感。小南河村古老原始,村子里保留着传统的生产生活习俗,有老豆腐坊、老牛马车和爬犁等传统劳作工具和老木刻楞房子的建筑,“是呀,这些看起来破旧的老古董,不都是可以好好利用的资源吗?”冷菊贞茅塞顿开,她看到了“穷”,但也发现了“美”。那一晚她为自己找到了小南河村脱贫的“突破口”而兴奋得辗转难眠。

“我感觉小南河生态资源十分独特”,这里有巍巍的大顶子山、清澈的山泉河,村内还留存着一批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关东特征明显的木刻楞老屋大院和做“传统老豆腐”的手艺人……冷菊贞以摄影人的独特视角,从古老破旧的房屋院落及小南河的生态资源中看到了商机和财富。“对,就从开发旅游业着手,好好动一番脑筋,必定能见效!”冷菊贞郑重地向村党支部提出整合开发风光、生态、民俗等资源,将小南河村打造成一个集观光、摄影、“农家乐”为一体的民俗摄影旅游基地的发展思路。不料,冷菊贞的这个方案在村“两委”反复论证后,很难形成一致意见。冷菊贞就苦口婆心地给村委班子成员一个一个上门做工作,精辟分析小南河村的贫困原因及发展方向,终于让全村党员干部的思想基本得到了统一。

呕心沥血,信念之下用“镜头”叩开致富门

脱贫的思路有了,可真干起来并不容易。选基地并还原出老关东味道;垫钱购置年画、窗花、红灯笼、土花布装饰老屋;发动村“两委”班子成员翻磨盘、钉冰板、挂灯笼;跑遍山头选雪道;多次登门求邻村有建雪场经验的“能人”帮忙建雪场……忙得不亦乐乎的冷菊贞怎么也没想到,村民们对她的行动并不支持。甚至有人在背地里冷言冷语,说她这是“瞎胡闹”。

对开办“农家乐”的号召,无论冷菊贞怎样挨家挨户做工作,村民们根本不信她那一套,仍然打麻将的打麻将,喝酒的喝酒,冷菊贞急得直跺脚。晚上在被窝里忍不住流下了委屈的泪水。

陷入沉思与“困境”中的冷菊贞没有退却。“只有用实实在在的效益说话,才能打消村民的疑虑。”冷菊贞动员3户党员骨干先开办农家乐,然后把满村的大红灯笼、周边的美景、老关东味道的民居拍成照片,同时也制作成视频,发到自己的朋友圈、微信群、QQ群、微博里进行广泛宣传。2016年元旦刚过,“大顶子山关东情——小南河村农家摄影旅游基地”迎来了首批游客:一个来自浙江萧山的50多人的旅游团。看着这些拿着“长枪短炮”的游客,村民们瞠目结舌:“真来人了?这小冷书记还真有两下子。”稍有经营头脑的村民不再犹豫,逐步参与到“农家乐”的打造中。

冷菊贞与村民互动

2016年除夕夜,万家团圆时,冷菊贞却独自一人在寒风中踏雪上山,用镜头定格了小南河村百盏红灯迎新春的经典画面及村庄夜景。她还挨家挨户地为村民拍摄全家福,只为用山村美丽的照片进行宣传。正月初二,民俗摄影专家肖殿昌和他的“东北过大年拍摄组”就被冷菊贞的照片吸引到了小南河村。几天后,肖殿昌将所拍的照片和撰写的散文《一个村子的年味》传到了朋友圈,引起了广泛关注。

独特的关东文化和民俗风情,吸引了一波又一波游客。那个正月,陆续有140多个团、1500多名游客来到小南河村。沉寂了多年的小南河村沸腾了,一下子火了!冷菊贞趁热打铁,利用“二月二”的契机打造了“开耕节”。为办好“开耕节”,冷菊贞连续几天晚上只睡三四个小时。为期两天的“开耕节”迎来了300多名摄影师和户外爱好者,两天的营业额达到了2.5万元。钱虽不多,但村民们却激动不已,因为,这次“开耕节”让小南河村第一次上了中央电视台《中国新闻》栏目,这可是一辈子守在大山里的村民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緊接着小南河村又利用“五一三天乐”“端午一日游”“七七乞巧节”“中秋情”等项目,共迎来1.8万人次的游客,小南河村民脸上乐开了花。村子里先后建起“农家乐”20家、关东民俗老屋11处。众多的摄影爱好者及游客前来采风、拍照、游玩。在冷菊贞的努力下,小南河成为了全省乡村旅游示范点,被国家旅游局列入能人带户扶持项目。

多元发展,“抱团”踏上振兴路

冷菊贞深知,小南河村从乡村旅游起步,但绝不能止步于此。要让村民腰包鼓起来,必须多元发展、多点开花。“实现旅游业的扩容与全产业链条的打造,才是乡村振兴的必由之路。”为实现统一管理,保证品质一致,冷菊贞发挥自己原单位“市场监督”的专业优势,抢先注册了“小南河村”牌4大类37件商品商标,并办理了条形码,推出了农家辣椒酱,恢复了酒坊、油坊、豆腐坊、绿色种养殖及加工等与旅游业相关的产业,组织妇女们自制各种口味的辣椒酱,让村民把小豆腐、冻饺子做成礼品,把小园里没上化肥的杂粮包上包装。接着,村农家旅游协会成立,冷菊贞亲自出任会长,下设餐饮、销售、文艺等7个部门。初步形成了集“吃、住、游、娱、购”为一体的服务链。贫困户和低收入群体一个不落,全都被纳入到旅游产业建设中。

说起小南河村的变化,冷菊贞感触颇深。“2016年,我第一次带村民到哈尔滨参加年货大集,谁承想,那只是个展示的地方,别家带的都是少量展品,只有我们大包小包,活像逃荒的。”眼见村民们的山货卖不出去,冷菊贞心急如焚。她赶忙联系自己的亲戚朋友,央求他们买。“那天飘着小雪,我当时只有一个想法: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将货物真拿回村里!”尽管已过去很多年了,可讲到动情处,冷菊贞仍忍不住眼眶泛红。

2017年元旦,冷菊贞带着村民及他们生产的辣椒酱、小豆腐、冻饺子、小园杂粮等食品参加了省委组织部和省电视台联合举办的“第一书记年货大集”,共销售了10余万元的“小南河村”牌系列农副产品。接着,村里完成了800平方米“辣椒酱”加工厂建设以及500升燃气炒锅、150个料缸和储备料箱、灌装机、打码机、封口机、消毒等设备采购,完成了标准化设计备案、商品送检等一系列程序,年产量达10万瓶。“2018年的年货大集,那可是另一番模样啦。年货大集上,小南河‘辣椒酱卖得特好。”冷菊贞笑着说,在小南河,每家都有个小坛子,专做辣椒酱。我到村民家去,经常被香味吸引得走不动路。“还是大伙有动力、有拼劲。”十几个村民将自家“秘方”贡献出来,大家围坐在一起,挨个品尝,吃到嘴麻上火,终于调出了最佳配方。“从配料到熬制,再到包装,都是冷书记领着大伙儿加班加点干的。”村民马莉说,“看到冷书记干得欢,我们也都像打了鸡血似的,跟着她干得可来劲儿了!”

“小南河”村辣椒酱标准化生产线、42座蔬菜大棚园、450平方米的游客接待中心、6处250平方米的旅游公厕等,小南河民俗村基础建设项目一一落地,并被列入省项目库。经冷菊贞的奔波和争取,300万千瓦的光伏发电项目,已经并网发电,当年可收入10万元;第一部赫哲族题材电视剧《黑金部落》影视基地也在村里落成……小南河村被国家旅游局列入乡村旅游扶贫村,列为国家住建部规划设计示范村。村民们的腰包越来越鼓。

产业越做越大,村里的风气也越来越好。而冷菊贞,这个曾经生活精致的时尚女性,如今皮肤比以前黑了,又添了许多皱纹和白发,原先细嫩的双手粗糙且布满老茧,她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农家女”。“为了能改变村里的贫困面貌,让村民们过上富裕的日子,我这一切值了!”冷菊贞笑言。由于村里事务繁多,冷菊贞每天只能睡4个小时左右,可她牺牲的何止是睡眠时间。任职四年,离小南河村只有20多公里的老家她仅回去过一次,甚至在过年的时候都没时间陪父母吃一顿年夜饭。说起对家人的亏欠,冷菊贞泪光闪烁。

2018年,小南河207户、596人全部脱贫。农产品销售收入达400余万元。全村人均经济收入由2015年的2100元猛增到1.5万元。被黑龙江省政府命名为脱贫攻坚明星村。夜深人静,高挂的灯笼映红了村头宽阔的水泥路,借着月色,冷菊贞在日记里写道:脱贫只是第一步,物质精神都要富!梦在,努力在,希望就在,小南河的故事精彩继续!2018年底,在任期将满之时,45岁的冷菊贞又主动申请延期任职三年,做出继续留在村里的决定,“我来这儿不是为了当官,更不是为了发财,我就是爱这片大山,爱这片土地,就是想让小南河村摆脱贫困,实现‘好风景变成大产业的理想。”小南河的村民们赞叹说:“咱第一书记姓‘冷,心中却藏着一团火。”

“冷书记不走了!”村民们奔走相告,一些老人热泪盈眶,抑制不住心头的喜悦与激动。“冷书记留下来继续做咱村的第一书记,这是咱小南河的福气啊!”一位年近八十岁的老太太热情地拉着冷菊贞的手说:“闺女,你真的留在咱村子了,这太好了!”“是的,奶奶,我留下来不走了。”2019年,小南河村兴建了规模化的辣椒加工厂,营造“福屋”等拓展旅游基地,大步发展民宿经济,提升游客入住率,每天可接待容纳食宿350人以上,接着村里还将筹建村史文化馆……

冷菊贞的付出让她荣誉满冠。2019年10月17日,全国脱贫攻坚表彰大会暨先进事迹报告会在北京召开,冷菊贞荣获全国脱贫攻坚创新奖,并作为代表在大会上做了个人事迹报告。铿锵有力的声音回荡在人民大会堂,冷菊贞在诉说小南河的变迁,也在诉说着自己“梦”的延续……

责编/高爽

E-mail:[email protected]